笔趣阁 > 神界红包群 > 第129章 此生,非君不嫁!(二合一)

第129章 此生,非君不嫁!(二合一)

  “你,你,还有你,都自报一下家门吧。”

  鹿一凡负手而站,看着几人淡淡道。

  “回禀公子,我是花泽明,花泽家现任家主,上次您去的那个妖兽坐骑场,就是花泽家的。”

  花泽明跪着,头都不敢抬。

  “公子,我叫黑骑佐佐木,隶属于现在的须佐神社一虎大人麾下。”

  黑骑佐佐木道。

  “公子……我是龟田太一,是荒木财团的高管。”

  龟田太一哆嗦着道。

  “嗯,那我能求你们一件事吗?”

  鹿一凡淡淡的道。

  “哎哟,公子,您怎么能用求这个字眼呢?”

  “公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就是了!我花泽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公子的事,就是我的事,无论多困难,我都会想办法去完成!”

  三人争先恐后的道。

  “是这样,我这个朋友欠了她三叔四叔家,一共多少钱来着?反正就算是十万吧。

  你们帮我把钱还了吧。”

  鹿一凡道。

  顿时,波多鹰的三哥四哥,三嫂四嫂,还有波多晴子和波多拓斋都赶忙摆手:

  “不要了!!!我们不要了!!!”

  “没欠我们钱,公子,他们没欠我们家钱,是我们糊涂!”

  “公子,这次是我们错了,我们自己抽自己!求您了,饶了我们吧!”

  “……”

  接着,鹿一凡又道:

  “还完钱之后,就送他们一家上路吧。”

  “不要啊!!!”

  听到鹿一凡的话,这一家子奇葩全都吓傻了。

  纷纷哀嚎挣扎了起来。

  可惜,鹿一凡连求情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

  一群忍者直接把他们给拉出去了。

  “那个老不死的,是你们家族的人是吧?”

  鹿一凡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龟田太一问道。

  “是是是……”

  龟田太一抬起头,惶恐的道。

  “这件事,虽说与你没什么关系,但是我需要你拿出一个让我饶了你的态度出来。”

  鹿一凡淡定道。

  “嗨!”

  龟田太一狠狠的磕了一下头,然后对着自己带来的保镖道:

  “把龟田春二郎带回去,斩断四肢,关入水牢,到死为止!”

  龟田纯二郎被带走后,龟田太一跪下头继续贴着地面:

  “公子,水牢里环境比猪圈还差,我让他在里面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您看这样合适吗?”

  鹿一凡点点头道:“这个态度还可以,不过以后不要让我再听到任何一点你们龟田家发生这种事情。”

  “谢谢!谢谢公子不杀之恩!”

  龟田太一松了一口气,他以为自己死定了,没想到,捡回来一条命。

  “公子,我……”

  黑骑佐佐木有些忐忑的道:

  “我……我是须佐神社的……”

  “行了,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

  鹿一凡有点儿无奈道:“下次记得提前打听好,别好心办坏事。”

  “是!是!谢谢公子!”

  黑骑佐佐木终于松了一口气,额头上早已是大汗淋漓。

  “把这里收拾好,都退下吧。”

  鹿一凡摆了摆手道。

  几乎用时不超过半分钟。

  这么多人就把这个家收拾的焕然一新。

  然后,他们都退下了。

  “一凡君,谢谢,真的太谢谢你了……”

  波多芽衣感激的道。

  美眸一扫到鹿一凡的身上,她就立刻闪躲。

  因为她自卑!

  她感觉自己配不上如此优秀的男人!

  “没什么,举手之劳罢了。”

  鹿一凡直接席地一坐,完全没有嫌弃的意思。

  这让波多夫妇感觉受宠若惊。

  “一凡君……你……你能留下来吃晚饭吗?”

  鼓起勇气的波多芽衣开口说道。

  “如果是你亲手做的,那我就留下来吃。”

  说完,鹿一凡就后悔了。

  甚至想抽自己一巴掌。

  擦!

  老子怎么又撩妹了?

  果然,波多芽衣脸色一红。

  “哎哟,芽衣,你怎么能让公子这么大的人物,在这么脏乱差的小木屋里吃饭呢?”

  波多尤利娅责备的道:

  “赶紧带公子去对面的居酒屋,要上好的烤鸟肉和清酒!”

  “伯母,别破费了,我觉得这儿就挺好的,花那个钱干嘛?

  而且,自己家做的饭菜,干净卫生,比外面的强多了。”

  鹿一凡笑着道。

  “哎,好,那既然公子都这么说了,我们也就厚着脸皮,让您在这种环境里吃上一顿了。”

  波多尤利娅说完,转身就出去买菜了。

  很快的,一顿饭做好了。

  鳗鱼饭,烤秋刀鱼,自制的章鱼烧,烤鸟肉,还有几瓶清酒。

  看上去,就让人食指大动。

  “还真是饿了,我不客气先吃可以吗?”

  鹿一凡问道。

  “吃!公子您饿了就赶紧吃!我再让芽衣去做几个菜。”

  波多尤利娅眯着眼笑着道。

  “别了伯母,这些菜够吃了。”

  鹿一凡赶忙摆手道。

  “老婆,你真是没眼力见,你去做,让芽衣陪公子喝喝酒啊!”

  波多鹰责备的道。

  “啊?嗨,你看我!我这就去,这就去哈!”

  波多尤利娅赶忙去把那个小小的厨房里的波多芽衣给叫了回来。

  “芽衣,你可得好好陪陪鹿公子,好好感谢人家!

  咱们这一家子人的命,都是人家救的。

  可不能忘恩负义!”

  波多尤利娅语重心长的道。

  “妈,您放心吧,我怎么可能是那种忘恩负义的小人?”

  说完,波多芽衣羞红着脸,跪坐在了鹿一凡的对面。

  一杯清酒倒了出来,从未喝过酒的波多芽衣一饮而尽。

  好看的红霞,从脖子直接红到了她的脸上。

  “一凡君,虽然我知道感谢不足以表达我的心意,但是我还是要谢谢你!

  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治好我的父亲,谢谢你把我们一家子从绝望的谷底拉了回来。

  我再干一杯!”

  说完,波多芽衣又喝一杯。

  不胜酒意的她,眼神有些迷离了。

  头脑有点儿发胀。

  意识有些涣散。

  但是,看上去更加美艳不可方物了。

  “一凡君……我……我有话想对你说……”

  波多芽衣喝了几杯之后,意识开始恍惚了。

  “什么话?”

  鹿一凡问道。

  “我……我……喜欢你!”

  波多芽衣说完,嘿嘿的傻笑了起来,接着摆摆手道:

  “开玩笑的……我怎么配喜欢你……哈哈哈……”

  “你确实喝的有些多了。”

  鹿一凡低头吃饭不语。

  波多尤利娅心中叹了口气。

  自己这个苦命的女儿啊!

  喜欢上了一个注定无法在一起的男人。

  鹿一凡这种男人,如同天上的神龙一般!

  别说是他们了。

  就是花泽明,就是龟田纯二郎那些人都只配在大地之上仰望!

  鹿一凡叹了口气。

  自己是不是不该来帮这个小姑娘的?

  是不是,让他们一家子顺应他们应该有的命运?

  感觉,自己好像又让一个小姑娘挂念上了……

  甩了甩脑子里复杂的念头。

  鹿一凡拿起电话打给了荒木樱子:

  “源城大学附近最好的别墅给我买一套。

  另外再派一辆车过来,我要过去过夜。”

  “嗨!”

  很快的,一辆银光5000限量版停在了波多芽衣的家门口。

  波多芽衣以为鹿一凡要走了。

  一脸不舍,怅然若失的感觉。

  鹿一凡却是笑了笑道:

  “伯父伯母,不嫌弃的话,去和我一起住吧?

  我买了一套源城大学附近的别墅,应该有三层吧。

  不住也是空着,你们去住,还能帮忙打扫一下。”

  “这……这怎么能行?”

  波多尤利娅惶恐的摆手拒绝道。

  在她看来,她这种下贱的人,哪里有资格去住那种豪华别墅?

  “公子,谢谢您的好意,我们哪里配住别墅啊!

  而且……恐怕我们连那里的水电费都交不起……”

  波多鹰惭愧的说道。

  “伯父,我也跟您说实话吧。

  和之国,我不会呆很久,这里的一切,包括什么财富,什么房产,都对我而言,无所谓。

  我看您家挺困难的,如果不嫌弃的给我打工的话。

  去我那个别墅当个佣人吧。

  工作就是打扫打扫卫生,工资每个月1万,您愿意来吗?”

  鹿一凡道。

  实际上,在那种别墅的佣人,工资何止1万!

  鹿一凡给的少,算是把意思一下,要了他们点房租。

  这样他们也没有愧疚感,自己这边也不算是白送。

  “别别别,一万太多了!3000就可以了!就是打扫卫生而已,您还让我们白住,哪里用的了那么多啊!”

  波多鹰赶忙道。

  “伯父,一万其实不多,在我那个别墅里的佣人,没有低于2万工资的。

  只不过我把你的一部分工资算成租金了。”

  鹿一凡解释道。

  “那……那太谢谢您了!”

  波多鹰激动的站了起来,感激的鞠躬道。

  “我会根据您二老的体力,进行劳动分配,所以不必担心身体吃不消的事情。

  另外,您可以在我的别墅里进行调养,有我的药方,您二老应该能很快恢复到30多岁时的体力。”

  “别墅距离源城大学很久,你们可以抽空去看看芽衣。一起吃吃饭什么的。”

  “对了,我们这边走的可是正规劳务合同,如果您要是完不成工作的话,还是会被辞掉的。

  这一点,别怪我丑话说在前头。”

  鹿一凡解释道。

  “哎哟,实在是……实在是太感谢了!您放心,如果我工作做不好,别说您不辞退我了,让我厚着脸皮继续呆下去,我都待不下去!”

  波多鹰道。

  “好,有您这个态度我就放心了。五险一金我会让人帮您交上。

  咱们谁也别感谢谁,劳务关系,没有谁欠谁的。

  另外你们的医药费,我也会在工资里面进行扣除。”

  鹿一凡认真道。

  话是这么说。

  可是波多芽衣一家人又怎么能不在心里感谢鹿一凡?

  没有他,他们一家人很可能今天就已经被逼死了!

  很快的,一家人跟着鹿一凡来到了源城大学附近的一个高档别墅区里。

  当躺在大别墅的床上时。

  波多芽衣如同做梦一样。

  这么豪华的房间!

  这么好的房子!

  甚至这种连床垫都要几十万的大床!

  居然是她这种卑贱的女子能住的上的!

  这一切,居然是因为自己往鹿一凡身上浇了一盆水。

  一切,就如同一场梦一样。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过后。

  “芽衣睡了没?”

  鹿一凡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

  一听到鹿一凡的声音,波多芽衣全身都如同过电一样,一下子慌乱,手足无措了起来。

  他……

  他这么晚来找我,是想干什么?

  门打开之后。

  鹿一凡端着一杯热牛奶进来了。

  “你今天酒喝的太多了,来喝点这个,让胃舒服一些。”

  说完,鹿一凡把热牛奶放下,转身离开了。

  端着热乎乎的牛奶,波多芽衣的心里,一阵阵暖流。

  她紧攥着手掌,暗暗发誓:“一凡君,对不起了,这辈子,我可能已经无法爱上第二个男人了。请原谅我的自私,让我偷偷的爱着你吧!

  此生,非君不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