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气运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绿了!绿了!真的绿了!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绿了!绿了!真的绿了!

  “我顶不住?宫吉你也太瞧不起人了,我纵横酒场十余载,喝过的酒比你喝过的水都多!不是我吹牛,三四斤白酒进入到我肚子里面,那就跟喝两瓶啤酒一样!是真男人的话,我们就应该满杯地喝,只有娘们才一次喝半杯!”

  黄百富也是非常的刚,可不同意宫吉的这提议,他还恨不得去找人来把和不到一两的小杯子换成能盛半斤的那种大酒杯呢。

  今天不让宫吉他喝个吐,黄百富他都不会罢手。

  黄仕聪在一旁看着他三叔如此装逼地说道,他不由得撇过头,捂着眼睛不忍再看。

  尽力,他真的是尽力了!黄百富他不听劝,那黄仕聪也没有办法,只希望一会三叔他知难而退吧!

  “黄老板你真是豪气!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继续吧!我来给你斟满酒!”

  人家黄老板都如此说了,那宫吉还能怎么样?自然是不能退缩,只能跟上!

  “黄老板,你输了!喝!”

  “黄老板你又输了!喝!”

  “黄老板你再喝!”

  宫吉给黄百富斟酒的动作就没有停过,一杯接着一杯,没一会功夫就倒完了一大瓶白酒。

  “玛德!我不信,我就赢不了一次!再来!”

  “啊?宫吉你怎么还出剪刀?这已经是连续五次了吧?你就不怕我出拳头在等你?”

  “我这次真的出拳头了,宫吉你信不信?”

  黄百富这位自称是拳皇的猜拳高手,又一连喝了十多杯,喝得头开始有些晕晕,暗暗开始在怀疑人生。以前所使用的那些猜拳技巧,发现今天竟然全部都用不上。

  黄百富在一开始的确是有在故意输给宫吉的想法,可是当他真正想发力的时候,发现他竟然一次都赢不了宫吉。这不科学啊,就算宫吉的运气再好,也不可能每一次都是赢吧?

  “三叔,玩得差不多就可以了吧?你是猜不过宫吉的!一会晚点,你不是还有一个约会的吗?这还是少喝一点吧?”黄仕聪看黄百富的情况不对劲,又是忍不住开口劝道,希望他三叔冷静一点,别要再跟宫吉猜拳了,真的会喝死他的。

  黄仕聪随便给黄百富的他找一个台阶,聪明的话,就顺着这个台阶下来。

  然而已经快喝上头的黄百富,可一点都感受不到黄仕聪的良苦用心,一心只想赢宫吉一把,几乎不想就拒绝道:“今晚我还有约会吗?我怎么是不记得?管他呢,不管是谁的约,都要等我有空了再说!宫吉,再来!嗝……”

  黄百富拉着宫吉,继续猜拳。这不过才是刚开始,黄百富自问以自己的酒量还能顶得住。

  “呵呵!再来!白酒没了,要不这红酒也行的,这个度数低一点,多喝几杯也没事!哦,黄老板你又输了!喝!”宫吉笑着道,很随意地应付着黄百富。这次宫吉终于不出剪刀,出了拳头,可是黄百富却是又出了剪刀,因此黄百富他又输了。

  噗!啊!!

  黄百富暗暗抓狂,这个宫吉到底会不会玩猜拳的?怎么是一点规律都没有?我完全琢磨不透他猜拳的规律!

  咕咕!

  黄百富百般不甘地拿起酒杯,一口喝光那杯酒,又迫不及待再与宫吉继续,务必要找回场子。

  “再来!”

  “再来!”

  黄仕聪看见根本拉不住他三叔,最后终于是放弃了。一心想找死的人,真的是拉不住,只能放弃!

  所幸这个时候,司马王才他这个时候又再打电话过来,暗想这样或许能够分散一点宫吉的注意力,希望三叔他早点知难而退吧。

  但很快黄仕聪发现,这压根不存在的,宫吉分出一半精神,边接司马王才的电话,边跟黄百富他猜拳,也是一样能轻松保持着不输,而黄百富依旧还是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喝得在怀疑人生。

  偏偏黄百富就是一根筋,桌上都快摆满着酒瓶,肚子胀胀了,也是咬着牙要继续,他就不信这个邪,就赢不了宫吉他一次。

  如此喝酒,换做一般人,估计早就趴下来了,也就是黄百富这种天赋异禀,酒量惊人的高手才敢这样喝。可是继续这样下去,黄百富他也不一定能顶得住。

  很遗憾的是,黄百富他有多难受,宫吉并没有注意到,只是很随心地分出十分之一的精力在应付他。其实输赢,宫吉都没有多留意,这注意力都落在电话中的司马王才这。

  “哟?噗呲!司马王才你活着啊?看来你比想象中的要坚强!”

  宫吉并不接普通电话,拒绝了几次,当司马王才打着视频电话来时,宫吉才接通。而一接通,看见司马王才的脑袋缠着像是两牛角一样造型的纱布时,当场就憋不住笑了出来。

  视频中的司马王才的样子真的是搞笑之极,那位替他包扎的护士的手艺真心牛逼。

  “宫吉!笑尼玛!说!你跟江铃那贱人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玛德!你们有种,敢给我戴绿帽!”

  但是司马王才的脸色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从来都是他给别人戴绿帽,玩别人的女人,什么时候有人敢碰他的女人?这个世上,还有人不知道,江铃是他的女人吗?

  江铃这个女人也是狠心,真没想到,平时看她一副冰清玉洁的,谁料到她背地里竟然如此不守妇道,私下找野男人。

  司马王才更气的是,这江铃找谁都好,竟然找宫吉这种傻逼,真的是好没眼光。

  “呃?在一起?哦,司马王才你不知道?有快半年了……嗯?但这与你戴绿帽有什么关系……噢!你头顶上好像在滴水……噢,真的绿了!”

  面对司马王才他的怒火,宫吉一头雾水,还以为司马王才是问他什么时候入股染墨呢。

  对于这一点,宫吉倒是没打算隐瞒,相信只要稍微用心去查一下也能查到。只是司马王才再三说什么绿帽,难道他真的是那么喜欢戴绿帽?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宫吉在视频的镜头中看见电话那头的司马王才他那个牛角造型的纱布帽上的天花板,正有液体滴落下来,把纱布给打湿。

  好巧不巧的,这滴落下来的液体,颜色还是绿色的,转眼工夫就已经把纱布给染成了绿色,无比神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