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敌气运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闻歌而逃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闻歌而逃

  “别要出声!谁要出声,谁就死!”

  马空沉着声,威胁树上的几个人。

  很显然,马空并不希望树下的人发现他的存在,强忍被道插断脚趾的痛苦,也不要被树下的人发现。

  众人都能感觉到,马空对树下的来人表现出畏惧,但因为都还未能恢复行动能力,一时也没人会大喊而吸引树下人的注意。马空手握着的这把刀,也没人想先被插上一刀。

  庞战天看着眼前的这把刀晃来晃去,心更是慌,努力地抿着嘴,以减缓马空对他的仇恨。

  虽说一刀可能不一定会致死,可在这荒山野岭,一旦受刀伤,那差不多是距离死亡也不远。

  霍文耀同样是咬着嘴唇,努力给马空看见,他是不会发出声音的。

  马空悄悄探头下树,看见来人果真如他所料的人,脸色更是慌,已心生逃念。

  玛德!今天真的是倒霉!他们居然还派人进来,该死的!希望他们看见没人,赶紧就走!

  马空暗暗在骂道,祈祷着树下的那三个人赶紧离开。

  可天偏就是不从马空的意,那三人并没有要马上离开的意思,而是打算在原地休息。升起了火,拿出一些干粮在烤,没一会功夫,在树上都能闻到了烤香肠的味道。

  包括马空在内的众人,都情不自禁在咽口水,肚子发出咕咕的呼唤声。昨晚错失了一次吃蛇肉的机会,今天再闻到肉香,那滋味简直不要太爽。

  “嘘!不许发出声音,都给我憋着!要是让下面的人听到,不止是我,你们所有人都得死!”马空舔了舔舌头,小声地警告众人,别要给他整出声音来,不然他的刀可就不客气。

  “我……”庞战天的脸这时憋得通红,似乎在强忍着什么,看着挺辛苦的。

  “你……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给我安分一点。你敢乱来,我一刀捅死你!听到没有……”马空突然有一个不祥的预感,看庞战天这表情十分不对劲,再次警告说道。

  “我……我坚持不住了……”

  噗……

  庞战天感觉自己真的是已经尽力了,但是真的是憋不住。一个屁就蹦了出来。

  “什么声音?你们听到了没有?”

  “好像是后面那树上传来的,是爆炸声吗?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应该树皮膨胀自裂吧?应该是自然现象!啊雪,我给你烤的香肠好了,你先来尝一口。”

  “谢谢!我自己来……”

  ……

  呼!

  还好,他们没有过来,马空大呼吸一口气,真是要吓死了。

  “小子你找死……呃……卧草!什么味道,怎么这么臭?”马空挥拳打了一下庞战天的脑袋,差点以为是要暴露了呢。

  大吸一口气,结果是吸到了一大口庞战天刚放出来的屁,当场就险些要窒息过去。要不是树下有人,马空担心暴露,早就一刀捅死庞战天了。

  “咳咳……真的非常抱歉,这两天都吃干粮,蛋白质吃得有些多,没吃过蔬菜,屁的味道是重了一点。可我也不想的……”庞战天尴尬一笑,刚差点被这屁给憋死,放出来之后浑身都轻松。只是没料到,动静这么大,所幸没有出事。

  不过就在旁边的众人,眉头紧锁,都在屏息,已经足以说明这威力不低。再看碍着庞战天的霍文耀,翻着白眼,嘴角在微微抽搐,是众人当中最大的受灾户。

  马空以为这只个意外的小插曲,但很快发现自己想得太多天真了。

  “起床喽!起床喽!”

  闹钟响请起床

  不然上学会迟到

  贪睡几分钟虽然成功啦

  迟到的后果再也换不回啦

  快起床吧起床吧

  做个好学生

  闹钟响快起床

  上班就快要迟到

  被窝里虽然十分暖和啊

  不要再对它依依不舍了吧

  快起床吧起床吧

  ……

  就在这个时候,安静的密林里,突然冒出来一个歌声,一首《起床歌》响遍四周。

  这歌声并非是小声吟唱那种,而是采用了爬坡模式,一句歌词提升半个音调,音波输出爆炸,聋子想听不到都困难。神奇的是,如此方式来唱歌,居然还很流畅,还很好听。

  真的是声声入耳,是在熟睡中的人,耳朵遭受到这歌声的轰击,想再睡着怕也极为困难。

  “卧草!都把宫吉这个混蛋给忘记了,他怎么就恢复了行动?这不可能!”

  “宫吉你给我闭嘴!”

  马空一看,是宫吉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睡醒爬到了一边的树梢上,双手叉腰,四十五度仰望角天空,张嘴大声在唱歌。

  马空恼羞成怒,飞身冲过去要阻止宫吉再继续乱叫。

  “不得伤我师父!”

  折翼之舞!

  突然有一个人影出来,一剑,两剑,三剑!

  数道剑光,封住马空!

  “该死!怎么会这样?这玛丽怎么也是能行动?”

  马空手臂和胸口同时挨了一剑,也顾不得多想这是怎么回事,反手将短刀朝玛丽扔过去,转身朝着另一方向跳走,头也不回,直接跑路!

  玛丽也没想到,这马空竟然直接的就跑路了,丝毫没有继续交手的意思。

  “呃?怎么回事啊?刚这马空他发什么神经?我就起床吊吊嗓子而已,他反应怎么这大?咦?你们这又是怎么啦?为什么这么看我?起得真是早啊。哈哈!”

  宫吉停止唱歌,诧异地望着这突然跳下树的马空,还有朱日他们都吃惊地望着他和玛丽。

  一早起来,难得是在这么一个亲近大自然的地方,宫吉起床来,习惯性地吊吊嗓子。只是一时兴起,唱歌的动静大了一些而已,大家至于这么夸张的表情吗?还有,宫吉发现朱日他们一个个的姿势都好奇怪,像是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

  “宫吉你们……居然能动?你们没有中毒?”秋无双震惊宫吉和玛丽,以及被宫吉歌声吵醒的贺峰和杨虎,他们全都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一样,实在是令人费解。

  “中毒?中什么毒?毒蛇的蛇肉没有毒,这不是基本常识吗?现在我精神百倍,中气十足,秋哥你从刚才我的歌声中,没听得出来?”宫吉以为秋无双问的是蛇肉的那事,其实整个晚上睡得特别香,一觉睡到了天亮,压根不知昨晚还有那奇怪的白雾。

  “我们一直都能动啊?秋哥你们这怎么啦?你们都不能动了?怎么会这样?昨晚你们遇到了什么事?你们衣服怎么都湿了,是下雨了吗?”

  让秋无双等人更郁闷的是,杨虎一脸懵逼地走过来,同样是完全不知昨晚发生的事情,刚被宫吉的歌声吵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