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吟游刺杀录 > 第五百二十七章 杀手

第五百二十七章 杀手

  从萨卡城调兵过来,严格来说不是赛因一句话就行的,甚至就是雷之骑士团团长,也必须有相关的调令才能调动。特别还是外城往都城调兵。军队不是儿戏,赛因如今虽然是特别行动小组,但也没有到为所欲为的地步。这要是其他军队收到赛因的信件,完全可以不必理会。

  不过凡事都没有死板到这个地步,看似再严格的规矩条文,也总有些许漏洞可寻。除了上级的调令之外,还有士兵休假这一条可以利用一下。

  只要特批一个中队的人集体休假,那么让他们过来帮助赛因,当然就没有问题。毕竟休假了,士兵想去都城旅游也很正常。旅游途中遇到赛因,赛因有困难缺人手,于是热心的士兵们自告奋勇帮助赛因解决问题,这也是很正常的嘛。

  不过既然是休假,武器装备就都不能携带了,身上也都穿便服。但雷之骑士团毕竟精锐非常,六阶强者也有不少,就算空手前来也是极高的战斗力。

  片刻,鹦鹉已经携着信件飞回:“长官,欧德将军已经批复,不过最多只能派10个人过来。如果你需要更多兵力,则必须向上申请调令。”

  “我知道了。”赛因点头。心中遗憾10个人还是太少了,但也总比没有好。

  “他们什么时候到?”赛因再问。

  “大约傍晚左右。”鹦鹉回答。

  赛因点点头,心中有底,一边拿起笔和纸,准备通过正式程序,向上申请调兵。但提笔良久,却是一个字都写不出来。

  向上调兵的申请没这么容易写,赛因知道有专门的格式,但具体却并不清楚。其次,需要借兵多少?自己也没有具体概念。一旦借多或借少了,到时候都很麻烦。最后,借兵的理由是什么?

  仅仅怀疑本地的治安官本人渗透?仅仅是怀疑,没有切实证据显然是不可能的。就算申请上去,也是白申请。

  犹豫片刻,赛因决定索性不走正常渠道,继续写信,只是这次开始朝其他军队借兵。一封封信通过鹦鹉直接发往各驻地部队,澄清事态,言辞恳切,最后署名雷之骑士团团长儿子——赛因。

  要知道虽然雷之骑士团名气响彻全国,但和赛因熟悉的军团长,实在也没几个。此时把自己名字顶在上面,仿佛和所有人都很熟一般,估计收到信的军团长们都会嘲笑一番:“这个人不是扫厕所的吗?怎么要借兵了?难道厕所堵了?”

  赛因也是豁出脸面不要,不管熟的不熟的,全都一封信过去表示要借兵。反正现在厕所都扫了,还有什么更丢脸的呢?

  不过多数军队还都给他一个面子,或许也是好奇都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回信大都表示愿意派出一两个人过来,反正一个军队也不差这一两个人。

  但这么多军队都派出一两个人,赛因这边瞬间就多起来,稍稍已统计,竟然已经达到一百多人,而且大多都是各军队中的精锐。人才更是涵盖了几乎所有领域,除了战士法师这类基本战斗单位之外,治疗的、情报收集的、盖房子的、养马的、摸鱼的什么都有。

  而且大都表示最早傍晚左右,最迟明天肯定能到。得益于传送阵发达,单人行动何其迅捷。

  赛因长舒了一口气,这些人互相不认识,自己只要能统一调动。别说这里治安官被渗透,就算本地治安官全部辞退,这些人也足以完成工作。

  此时另一边,小勺子正在带着几个治安官四处出击。首先来到一处大街上,人群已经围着一圈,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刚刚谁报案?”小勺子直接气势汹汹的冲到人群里。

  “是我!”有人回答,“他们两个在打架。”

  众人转头去看,却见两个青年男人正在抱着摔跤,围观众人指指点点,不少人捂嘴偷笑。这种打架……虽然也可以算作打架,但其实更像是闹着玩。但是作为治安官,有人报案,而且确实在打架,也得管一下。

  “你们搞什么?”小勺子揪住一个人的衣领,试图分开两人。

  不料衣服质量似乎极差,刚一用力,撕拉一声,扯成了两半。两个年轻人都露出一身肥宅肉。引得周围群众真正哄笑。

  “你为什么要撕我衣服?”打架青年怒斥小勺子。周围群众见小勺子年轻漂亮,不由越加起哄,口哨不断。虽然没说什么,但表情已经很恶心。

  小勺子心中火起,也不想多废话,直接招呼手下:“来,把两人带走!”

  “凭什么?凭什么抓我?”两个青年人都十分不服,“我们没有打架,我们只是在玩而已。你还撕坏我的衣服!”“就是,你知道我的衣服多贵吗?”……

  “禁言!”小勺子虽然没有值班剑权限,但治安官的权限还是有的。

  但周围群众却是依旧闲言碎语:“治安官可以这样吗?”“哇,动不动就禁言啊?”“还能不能说话了?”“权限狗!权限狗!”“这两人就在那边玩一会儿,警告一下就行了,有必要抓走吗?”……

  小勺子听在耳里,火在心里。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但群众全然不怕:“哇!这治安官好凶啊!”“这样的治安官,真的能治安吗?能带来平安吗?”……

  小勺子也没别的办法,总不能冲过去把他们都打一顿。最终只能挥挥手,带队离开,前往下一个报案地点。

  “谁报案?”

  “是我,看!他们在打架!”报案人站出来,一指那边。

  小勺子扫了一眼,又是两个年轻人在摔跤,套路都不换一下。这种小事不管又不行,真按规矩办事,也构不成什么问题。现在他们就雇佣大量年轻人,拼命消耗治安官的精力,小勺子却也没什么好办法对付他们。

  “你们两个!”小勺子索性放弃思考,顺手把他们两个的衣服撕烂。

  “你干什么?”两人惊恐,下意识抱住胳膊。

  “禁言!带走!”不再废话,后面治安官上前,把两人拷走。

  下一个地方……“谁报案?”……小勺子撕烂他们衣服:“禁言!带走!”……下一个地方……“谁报案?”……

  一连去了六个地方,连抓了十二人,全部押回治安官大楼内的牢房,全塞一个牢房里。一众**的摔跤男互相对视,都处于禁言中,也没法交流。只能干瞪眼,然后默默的等待着下一对被送进来的摔跤男。

  下一个地方……“恩?”小勺子终于有些奇怪,“这地方不是刚刚去过吗?”

  “是的,刚刚抓走两个,现在又有人在那里摔跤了。”空中鹦鹉回答。

  小勺子:“……”

  “而且这一次他们摔跤好像更加危险了,”鹦鹉回答,“因为他们已经脱掉了衣服,让你没有衣服可以撕……”

  小勺子:“……”

  “长,长官?”边上人见小勺子长时间不说话,不由担心了一下,这长官不会气出毛病来吧?

  “不太对劲,”小勺子倒是反而冷静了下来,“拿地图给我看!”

  众人急忙拿出地图给她,小勺子认真观察:“我们去过的地方,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些都是我们还没去的地方。”

  “对,”治安官们点头,“怎么了?”

  “你不觉得这个位置分布,很均匀么?”小勺子问。

  “恩,毕竟这都是他们雇佣的人,为的就是消耗我们。其实我们完全不去管他们,也没有问题。”手下治安官倒是实实在在。

  “这怎么可以?”小勺子却是义正言辞的反驳,“如果说一堆假报案中,真有人遭遇危险,我们岂不是失职吗?”

  手下治安官们无言以对,只能低头。

  小勺子重新回到地图上:“我想问的就是,你们不觉得这里空了一块么?报案地点都是平均分布在市内的街道上,但这里却没有报案的人。”

  “也许……人数不够了吧?”手下治安官们如此猜测。

  “不太对劲,这一块是传送阵,”小勺子皱着眉头思考,“难道他们要搞什么大动作,担心我们去传送阵附近,撞破什么吗?”

  手下治安官们一时沉默,小勺子扫了他们一眼,心中暗叹自己疏忽了一下。有些推测不应该全说给他们听,这些人站哪一边还不好说。

  “走!马上前往传送阵附近搜查!”小勺子当即手一挥,坐上车准备上路。

  “那这些报案的人?”手下人不得不拿出地图询问。

  “哦,那你们几个接着抓人,我一个人去传送阵附近看看。”话音刚落,小勺子已经开车离开,留下一缕尘烟。

  与此同时,刺杀凯文的杀手已经就位。中年男子模样,中等身材,身穿一身黑色长袍,手里拿着一把长柄雨伞,面无表情,眼神冷漠。

  作为屑教高层花大价钱请来的杀手,作为一个号称“杀不掉人不要钱”的杀手,他的实力毋庸置疑。这会儿他就坐在传送阵外围的路边长椅上,看着路边人来人往,静等他动手的时机。

  传送阵作为重要交通要道,其重要程度等同于古代的城门口,自然防卫也是十分严密。周围还有一圈内城墙,城墙上常年有卫兵巡逻。

  内城墙是制高点,如果想要在高处狙杀,城墙上无疑是最合适的地点。但内城墙上他是上不去的,杀手没有这么高的权限。而且即便实施狙杀,之后也不可能从城墙上逃下来。

  但是也不是毫无没有办法,毕竟有魔法的存在,有宠物的存在。只需要通过其他手段确定凯文的确切位置,那么即便在城墙外的大街上,计算弹道,抛物线发射,绕过内城墙,一样可以狙杀目标。

  当然,能做到这些的人,就没几个。作为一流杀手,根本不需要什么华丽的战斗,他唯一会做的,就是对着天空,打开他手里的长柄伞。实力较低的人根本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无法看穿他的攻击方式。

  然后,不论目标是否被击毙,他都会就此离去。成功,则收钱。不成功,则不要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