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吟游刺杀录 > 第五百二十六章

第五百二十六章

  就在凯文还在和伪圣女进行人体形态讨论之时,其他的屑教头目们早已经如坐针毡。他们通过各种方式调查凯文行踪,但自从凯文传送走之后,就彻底失踪。

  一个小时了,两个小时了。在他们所有部下眼线的主要城市,凯文都没有出现。凯文到底有什么阴谋?有什么大招?

  “我觉得我们再这样下去不行!”有人终于坐针毡太久,以至于坐不住了。

  他们也召开了一个小型会议。不过眼下他们可不敢亲自去聚拢开会,这要是中了什么计策,那就被一锅端了。得益于眼下网络发达,众人可以直接通过鹦鹉远程连线。乍一看,只是几只鹦鹉蹲在树梢上聊天,但实际上都是远程法师之间相互对话。

  “那你想怎么办?”有人反问。

  “我认为我们太被动了。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早晚我们几个都要被揪出来干掉,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刺杀凯文吧!”有人已经把压箱底的方案又翻了出来。

  有人马上表示反对,并表示凯文手持值班剑,刺杀难度极高,后果严重等等。

  “这不一定,你们想想。国家本来就没怎么管我们,是这个人老是跳出来和我们作对,如今事情闹大,国家才不得不下定义。但实际上,国家还是不想管,于是直接把包袱踢给他,让他自己解决,他自己搞出的事情让他自己解决,”有人分析的头头是道,“而如果从这种角度分析,那也许杀掉凯文,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不要这么乐观,”依然还有不少人反对,“即便是没出事之前,就已经被上层关照过,凯文不能杀。”

  “现在的机会可以说是得天独厚,”有人继续劝解,“他早晚要回都城的治安官大楼,他也没有带兵,就带了一个中校军官。只要我们守着传送阵到治安官大楼这段位置,可以说手到擒来。虽然他手持值班剑,但只要在他拔剑之前,用远程手段将他狙杀就可以了。”

  “这……就算他能被狙杀,这里是都城,我们的狙击手还能跑的掉吗?”有人反问。

  “具体细节我们可以具体查看实际地形,然后讨论。但我首先认为,狙杀凯文已经是当务之急!”有人坚持。

  “现在时间非常紧迫,没有人知道凯文到底去哪儿了,也许他下一刻就回来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以后不见得他会这么单独行动。”……

  众人一时间展开激烈的辩论,再外人看来,那就是几只鹦鹉在树梢上,疯狂叽叽喳喳,也听不清到底在说什么。

  但他们很快发现,争论不会有结果。有的人和凯文关联性很高,很可能下一步就被突一脸,他们迫切的希望凯文死掉。但有的人则不然,他既不认识凯文,同时凯文抓的几个和自己关联也不大,怎么看都不会是下一个被突的目标。自然极力反对那种极端做法。

  会议陷入沉默,如果说实在无法达成一致,那就……只能各行其事。刺杀者自行安排人手,把凯文干掉。但不支持刺杀的人该怎么办?难道说自行安排人手,强行阻止刺杀?这就等于直接跳反了……

  “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内部先乱了,”首领终于在此时发话,“凯文做事经常不安常理,也许就是为了增加我们的心里压力,让我们内乱而露出破绽。也许这会儿安排刺杀,反而中了他的圈套。”

  这话一出,众人不由又陷入了沉默。首领当然不是那个金光男子布德·豪斯,金光男子不过是推举出来的傀儡而已。

  不过首领发话,有时候也不好使。眼下已经是生存问题,如果生存问题大于首领的威严,那首领也等被怼。

  “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激进者回答,“凯文不死,我们就完了。”

  “或者我们可以先威胁一下凯文,”有人尝试折中一下办法,“比如先给凯文寄刀片,警告一下?”

  “没用的,凯文可能会以为是读者寄的。”激进者依然反对。

  “那我们在刀片上写明‘不是读者’。”

  “这太蠢了,而且凯文一定会以为这是某个更加顽皮的读者,”激进者继续反对,“我可以公开我的刺杀方案和细节。我手下有一个非常优秀的杀手,当初在莫思业城就经常接黑活。手段干净利索,要价合理。而且先杀人,后要价。杀不掉人,不要钱。业内好评无数,而且从未失手。”

  众人:“……”

  “我已经和他联系上了,目前他已经到达都城。我也已经把凯文的相关资料都透露给他了,他昨天晚上就已经对我表示,他有三种方案可以刺杀凯文。让我可以任选其一。”

  “其一自然是远距离狙杀,杀手有信心能在凯文反应过来之前把他秒杀掉。其二,那就是下毒了,不过这里毒药很多,具体实施方法也不少,就不多说了。其三,那就是正面对决!”

  “凯文所持有的,终究只是权限之剑。我们只要先一步停转周围所有的魔法塔,或者把凯文引诱到没有魔法塔的山里,就算他权限再高也是枉然。届时我们直接正面对决,也不会怕他。当然,我说的只是大体方向,细节问题我们可以再考究。”激进者倒是解释的非常清楚。

  然而首领却直接驳回:“值班剑本身就具有小型魔法塔的能力,外加召唤术。就算周围没有魔法塔,正面对决也没有胜算。第三个方案驳回。”

  “那,那还有前面两个……”激进者不甘心,“刺杀不成功不要钱啊!你们还在等什么?不要钱啊!”

  “行了行了,”首领也不耐烦起来,“既然都考虑到这一步了,你就先把人埋伏上。不过是否最终出手,听我口令。”

  “另外,准备煽动民众,”首领再次下令,“凯文目前是治安官总队长,如果治安出了问题,显然他负主要责任。虽然多半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但给他点压力也是好的。”

  “另外还有,即便我们不杀凯文,我们仍然可以散布凯文已死的谣言。到时候混乱恐怕会进一步增加。”有人还补充一句。

  方案敲定,下面马上紧锣密鼓的部署开来。一切暗中进行,表面上却还是风和日丽。

  此时,小勺子还在负责审问那几个抓来的人,她并不擅长这方面,不过既然是凯文交代的任务,她也会认真完成。当然她也有自知之明,这里治安官云集,专业的事情自然交给专业的人,她只是负责监督和旁听而已。

  但这几个人仿佛都聋了一般,对所有问话全都置若罔闻。别说什么城主,什么老板,就连和城主一同抓来小姐,居然也是一言不发。这经验和心理素质老道的,简直不像是一般人。

  小勺子皱眉思考,很快明白过来。治安官内部到底还是有内奸的,趁着她不足以,稍稍指点他们几句,就已经足够难办了。

  “能打他们吗?”小勺子问的很直接。

  治安官们干笑着摇摇头。

  “可他们什么都不说,怎么办?”小勺子也急了。

  “这也不能打啊。这是规定。”治安官们只能如此回答。

  片刻,赛因却是一路小跑上来:“嘿,你们审的怎么样了?下面来了一个律师,我现在把他晾在会客室里。要求这个要求那个,我也不太懂法律这一块。但毕竟是城主被逮,据说莫思业城那边已经快要翻天了。”

  “这……这可怎么办?”小勺子捏拳头,“要不先打一顿再说。”

  治安官们急忙阻拦:“千万别,现在是关键时刻,一旦打了人,我们反而更加被动。”

  “要不……”小勺子心一横,“我们把那个律师也抓起来!这时候跑来给他们辩护,肯定是一伙儿的!”

  这次连赛因都阻拦:“别别别,太过了。”

  “报告!”说话间,一个卫兵匆匆闯进来,“长官,我们接到大量报案。目前已经人手不够,忙不过来了!”

  “怎么会?”小勺子一惊,“故意的吗?”

  “这……”卫兵随手翻出几张,“大都是流氓斗殴,不过地点十分分散,规模不大,但数量庞大。已达两百多起。”

  “明显是故意的,”赛因点头,“想让我们忙不过来。但如果真要是不去,也不行。”

  “全部抓起来!”小勺子火气上来,“出了事情我负责!”

  “可是,全抓起来我们这里也关不下这么多人……”治安官显得有些消极怠工。

  “怎么会关不下?一个卫生间至少可以塞下八个人,怎么可能塞不下?”小勺子亲自拔出长枪,“我和你们一起出去抓人,我还是干这个比较擅长。留守就交给你了,赛因。”

  赛因此时也有些头痛,眼见治安官大量外出抓流氓,本部变得十分空虚。心中也是惴惴不安,当即拿起笔和纸,直接一封书信交给传讯鹦鹉:“把这封信交给我爹,希望能借调一个中队的兵力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