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二千七百九十四章 宴会

第二千七百九十四章 宴会

  妖精女皇的表情并无任何异常,只是眉梢微颤,片刻后,吐了口气,道:“这也是无能为力的事,毕竟对方是灾厄。”

  说完,她转过头,一边给牡丹花修剪枝条,一边喃喃道:“你也不要太在意,损失的,以后再补回来就好了。”

  我面色微动,欲言又止,少顷,叹息道:“现在的技术仍远不足以修复驱逐者。”

  闻言,她动作微滞,但很快又恢复过来,轻声道:“你可以找龙族帮忙。”

  “龙族不会帮忙的,奶奶。”

  咬了咬嘴唇,与投来诧异目光的妖精女皇对视片刻,我黯然道:“驱逐者是龙族摒弃的技术结晶,他们不会耗费更多力气在这上面。”

  妖精女皇微垂下头,让人无法看清她的表情,片刻之后,又道:“只要关系不断,总会有机会的。”

  这话说的好有水平,就跟‘只要活着,总会有机会的’一个意思。

  无力吐槽。

  妖精女皇对这场对抗灾厄的战役中,精灵冒险家的表现,以及我的表现感到满意。

  她之所以在通话水晶里让我直接来皇宫,无外乎是想安慰一下我,毕竟驱逐者是我最大的底牌,而这张底牌,却在对抗灾厄的战役中,折损近五分之一。

  这不仅仅是在削弱我的实力,同时也是变相削弱月光城的势力。

  因为我是她孙女婿,因为我是精灵女皇的未婚夫,因为我与月光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但事已至此,哀叹无用。

  妖精女皇让我回去准备准备,晚上还有一场晚宴,庆祝将士们凯旋而归。

  回到家,找了套干净整洁的衣服叠好,放在一旁备用,这时,身后传来略显沙哑疲惫的声音:“你去皇宫了?”

  “嗯”我转过身,靠坐在矮几上,抬起头,与卡嘉莉目光相对。

  卡嘉莉仍一副疲惫的表情,她拿起水壶,倒了杯水,喝了一口,道:“陛下怎么说?”

  “都是客套话与安慰话,没什么特别有用的。”

  我望了望四周,没见到小灯笼人影,这才想起,似乎从进屋开始,就没见到她,不禁疑惑道:“小灯笼呢?”

  “被猫女接走了”卡嘉莉随口道。

  我笑着摇摇头:“她和小灯笼关系还真好。”

  “说不定只是因为喜欢鱼腥味儿。”

  听着卡嘉莉幽怨的语气,我有点想笑。

  站起身,走到沙发边上,把被子重新给她掖好,柔声道:“再休息会儿吧,晚上有个晚宴。”

  “我不想去。”

  卡嘉莉眼中闪过一丝忧伤。

  她又想家了?

  笑了笑,我继续柔声安慰道:“不想去就好好在家休息会儿,恢复一下体力,好有精力刷怪。”

  她轻轻‘嗯’了声,闭上了眼睛。

  我拿着冒险家手册,出了槅门,来到后院。

  小吱不在,大概是跟随队伍刷怪去了,只有火焰龙息·塞仑,懒洋洋趴在地上瞌睡。

  没理会他,我靠坐在台阶上,冒险家手册摊开平放在双腿上,一页一页翻起来。

  刚看了不到十页,耳边传来低沉声音:“这就是地下城的怪物吗?长得可真丑。”

  一抬头,塞仑正蹲在我旁边,龙眼一眨不眨盯着手册看。

  “什么时候醒的?”我问。

  “刚醒。”

  “吃饭了吗?”我又问道。

  “吃了。”

  他的回答言简意赅。

  我继续泛起手册里来,刚翻两页,塞仑的喙就伸到了书页前面,挡住了我的视线。

  “啥事?”我问。

  “这趟驱逐灾厄,战果如何?”塞仑没话找话问道。

  “显著。”

  “损失呢?”

  “惨重。”

  塞仑转过头,与我大眼瞪小眼儿对视半天,突然嘎嘎笑起来,边笑边道:“你今儿怎么了,说话如此言简意赅?”

  蹙起眉头,我不爽道:“我平时说的也不多。”

  “对,这才是你平时说话的样子”塞仑道:“像刚才崩豆那种,可不符合你性格。”

  “是吗?”我捏了捏下巴,问道:“你觉得我啥性格?”

  “说不好,就是觉得你挺有意思”塞仑歪着脑袋思索片刻,低声道:“时而开朗,时而低沉,时而冲动,时而谨慎,反正比普通人类要复杂得多。”

  摆了摆手,我道:“我又不是人类。”

  “这又不是你的错”塞仑坏笑着道。

  我放下手册,和塞仑你一言我一语吐槽起对方来。

  经过这番吐槽,我心情稍好,抻了个懒腰,站起身,抬头望了望西斜的太阳,心想着家人们很快就要回来了,我也该出发去皇宫了,便推开水晶门,进了大厅。

  换好衣服,又把脏了的衣服叠好,放到我的脏衣篮里,便转身出门了。

  路上行人并不多,大多数都回家准备晚餐去了,只剩下几个孩子在夕阳下玩耍。

  这场景,令我不禁回想起昔日童年。

  进了皇宫,来到偏殿,果然,两位陛下都在。

  今天的精灵女皇的心情比较好,大概是因为活着回来的冒险家数量明显比她想象中更多的原因。

  或许那些活着回来的冒险家和精灵女皇的心情一样,都是既高兴又激动,只是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其实早就被梅拉长老给卖了,而且是炮灰价。

  不然他们不可能刚下飞艇就朝着梅拉长老敬礼,肯定会唾她一脸口水。

  这不是失礼,而是愤怒。

  见到我,精灵女皇很开心,她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番,笑着道:“今天的你,格外帅呢。”

  “承蒙夸奖”我躬身致意。

  妖精女皇淡淡的瞥了眼我身后,问道:“你的副领队呢?”

  “累了,还在休息。”

  她略作沉吟,点了点头。

  老人家心里明镜似的,知道卡嘉莉是在闹脾气,毕竟她父母仍在老公爵的监视之中,而她这个曾经看着兽人王夫妇长大的人,却毫无作为,换成是谁,都会对她有怨气。

  伴随着清脆悦耳的铃声响起,晚宴正是开始。

  晚宴的过程千篇一律,先是陛下致辞,然后长老致辞,接着领队致辞,最后陛下宣布,晚宴开始。

  夹起一片烤牛排,端起一杯鸡尾酒,我来到桌旁,一边切牛排,一边寻思要不要建议陛下以后晚宴直接开宴会,也甭致辞了,反正没人听。

  正寻思着,突然一阵轻微的喧哗声自门口处传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