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773章:洞悉之光

第1773章:洞悉之光

  九鼎被吸空之后,又迅速的从哪些冒泡的岩浆里吸收能量,不一会儿又满了。

  如此循环反复,不断的被抽空,又不断的从神界通道里冒出来的气体能量中吸收。

  此刻的九鼎就成为了一个能量的中转站和转化器了。

  因为我尝试过,那些冒出来的气体,我们压根就没办法直接吸收了。

  好像它特定就是传到九鼎里的,不会被外界所截取掉。

  我想起了一个事情,那就是我们所拥有的九鼎都是赝品,仿制神界里九鼎而制作的,并且与神界里的九鼎是有联系的,可以源源不断的吸收真品九鼎传递出来的能量。

  而此刻神界的通道正在打通,也就是说从神界真品九鼎传递过来能量会随着打通进度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快。

  而且这些能量都是一对一的,确实不会被其他人截取,只从真品九鼎到达赝品九鼎。

  还有就是,只有九鼎的主人才能够吸收到,其他鼎的主人是不能够分享到别人鼎里的。

  好比我和月兰是夫妻,但我们就没办法分享到彼此鼎里的能量,因为我的鼎是我的本命法器,是我的身躯一部分,能量到了我的鼎里,也就相当于直接进入了我的身躯,是不会分到月兰的身躯里的。

  同样的,月兰的天巫鼎里的能量也分不到我的身躯里来。

  虽然我们处于风暴的正中心,外面已经混沌一片,分不清楚天与地了。

  但我们在这里面受到的影响却不大,并不会被刮走。

  而且我们也根本不会主动走。

  面对着如此大的机遇,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肯定不会就此离去的。

  从一开始抢夺九鼎,到现在九鼎连珠,这好比是种下一棵小树苗,到如今过去百年了,这棵树长成参天大树,开花结果了。

  此刻正是果实成熟,采摘果实的时候,怎么可能就此离去?

  我晋升到双至尊的时间比他们都早,而且我的累积比他们要牢靠,所以晋升双至尊之后,所拓展的容量比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多。

  至于墨子这棵大树,那就不好去衡量了,毕竟它的身躯太庞大了,不是一个人可以比的。

  在他们晋升双至尊之后,我所吸收的那些容量全部沉积了起来。

  到后面,我甚至感觉到身躯有些胀了,有种要被撑爆的感觉。

  这是最可怕的事情,不仅是我,其他人也要面对,甚至于墨子也需要面对。

  只不过我比他们要更早面对这个问题。

  我不断的压缩这些能量,并且把能想到的办法都想了,把能转移的能量也都转移了。

  甚至于我把很多的能量,都转移到了地界里。

  毕竟地界是一方世界,所以整个人才稍稍感觉好些。

  那接下来我要担心的就是月兰,小月,还有这帮朋友了。

  他们很多人都没有地界可以吸纳这些能量,只见每个人撑得圆滚滚的,仿佛充气了一样,随时都有可能被撑爆。

  “如果你们的能量消化不了了,赶紧传递到墨子的身上,它的身躯庞大,可以容纳多余的能量。”我对着所有人传音道:“此刻神界通道还没有打通,九鼎不能散,我们也不能离开,任何一个人离开,我们都会前功尽弃,所以赶紧转移能量。”

  所有人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唯独太子,有些不情愿。

  我知道他有储物仙器,可以储存不少的能量。

  我对着太子说道:“太子,我奉劝你一句,如果你敢有其他的想法,甚至于逃跑,你绝对会死得很难看,哪怕你实力大增,摆脱了我的精神烙印,那你能逃脱得了外面那几尊半圣的联手吗?”

  太子一听,虽然没有反驳,但他知道我说的不假。

  所以他也很配合的把其他人传递过去的能量,传到了墨子的身上。

  虽然如此,每个人在传递的过程当中,也在不断的吸收和压制,只比多余的传递给墨子。

  墨子对着我点点头,相比较于其他人,它所需的能量更多。

  “大家快看,通道里有光亮了。”突然有人说了一句。

  所有人低头一看,通道里确实是忽明忽暗,一闪一灭,如同灯塔一样,有个频率,隔了差不多十秒就亮一次,每次亮大约三秒就熄灭。

  而且这光芒与九鼎散发出来的光芒是一样的。

  这种光芒看得人的眼睛很刺眼很难受。

  所以一亮的话,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闭上眼睛,用感应去看。

  “这光亮很漂亮,乍一看觉得很刺眼,但是看多了,反而倒习惯了。”月兰出声说道:“虽然带不走,但绝对忘不掉,眼睛看不了,但脑子里记下了。”

  “嗯,确实很漂亮。”我微微笑说道:“在地球的时候,电视上有极光,那极光很漂亮的,一直都梦想着能到现场去看,一直没能实现这愿望,可没想到此刻竟然亲眼所见。”

  “这光很厉害,这光能够驱除所有的虚假,一下子照射出现实。”墨子补充了一句:“我奉劝你们所有人,赶紧多多储存这些光芒,这绝对是另外一种稀有的能源,在外面肯定是找不得的。”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我点了点头,因为这种光芒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过,但一时却记不起来。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那就是在光亮的时候,我不闭上眼睛,我看看能够承受不能。

  嗡的一声,这一次,光亮了。

  所有人闭上了眼睛,但我却睁开了。

  这些光立马刺入了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一阵生疼,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下一刻,我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眼前是一片白光的世界。

  “这是哪里?”我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想起:“这是我的脑海。”

  我怎么跑回脑海里了?

  对了,我想起来了。

  我记得我在哪里看过这种光芒了,那是在西王母的眼里看过,当时与其四目相对,发现她的眼珠子咕噜噜的转,并且散发出这种光芒,所以我一下子就被带入到脑海当中。

  没错,这种光就是西王母眼中洞悉之眼的光芒。

  这种光芒去伪存真。

  或许这种光芒就是成就洞悉之眼的根本所在,所以它应该叫做洞悉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