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742章:意念之笔

第1742章:意念之笔

  “我师尊不周道人肯定是想等我双至尊知道再教我凝结符文的。”我微微笑的看着西王母,说道:“您要教我,我自然很荣幸,但毕竟我有师尊的,如果从您这边学艺,师尊会不高兴的,到时候就麻烦了。”

  “你小子别找借口了,我还不知道你的想法。”西王母看着我的眼睛,只是此刻她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蓝色,如同两颗缩小版的地球一般,正在咕噜噜的转着。

  一不下心与其对视之后,我整个人沦陷了,失神了,甚至都不知道我身处于何方。

  当再次睁眼之时,发现自个深处在一处光的世界。

  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凉亭没了,瑶池没了,蟠桃树也没了,连巨人前辈也不见了,只有不远处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一位少女。

  不错,正是西王母。

  她的身材很好,很标准,高挑,很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不胖不瘦,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

  “这是你的脑海世界,真的很有意思。”西王母仰头看着天空中那些飘忽不定的云,那些云是乳白色的。

  “我的脑海?”我特么明了了,刚才与其对视,被她侵入了脑海,现在她什么都看到了,怪不得说什么都知道的。

  “你的脑海很干净,而且也开辟得很辽阔,不错不错。”西王母啧啧称赞说道:“而且我发现,我是第一个进入你脑海的人,没想到不周老道竟然没有进入你的脑海,真是稀奇。”

  她果然什么都知道,连有没有人进入我的脑海都知道。

  “显露吧,隐藏也没有用。”只见西王母大手一挥,原本白茫茫的天空中突然出现了几十枚的金光符文。

  显露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懵了,原本这些符文确实是被我隐藏了起来,因为它们无比的珍贵,我不想让西王母看到的。

  但是现在貌似完蛋了,被她看到了,这是要抢走了吗?

  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也没有办法了,打不过再硬上的话,就是真的愚蠢了。

  大不了让不周道人自己来要回去吧。

  “都跟你说了,你在想什么我都清楚的,你还在胡思乱想?”西王母猛然转头来看我,脸上尽是无语的冷笑,说道:“这些符文虽然珍贵,但我堂堂西王母,会抢你这几个破符文。”

  ……我特么直接无语了,她果然什么都知道。

  但想想也是,都直接进入我脑海了,我想什么,她能不知道吗?

  “这些符文都是不周老道在古遗迹里得到的,是挺珍贵的,珍贵在于它的完整性,它是一套完整的灵修顶级功法,是陨落在古遗迹里的某位大能留下的。”西王母深呼吸一口气说道:“但你此刻是不知道自己的本事,以你现在的双至尊水准,你完全可以自己凝聚金色符文了,只是以前都没人告诉你,所以你不懂。”

  我瞪大眼睛看着西王母,我不敢说话,更不敢呼吸乱想了,只能打起精神,听她说话。

  “你会感谢我的。”她对着我微微笑说道:“我会帮你把这些符文变成完全是你的,与你融为一体,变成你真正的东西,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即便是不周老道来拿都拿不走了。”

  “这,这不大好吧。”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说道:“这貌似就是他借给我的,没说要送给我。”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不周老道消失了几千年,而且一辈子只收了他们前面的八个徒弟,特别是在被四个徒弟背叛了之后,当时就说过不再收徒了,可最后还是收了你,那就表示对你的重视,而且我感觉你才是他最后一个徒弟,所以这套收徒专用的符文,他肯定不会收回去了。”

  我自然是知道,在不周道人回不周山之前,我就跟他说过,剥夺别人的精神力,虽然是捷径,但这有可能就是他晋升不了圣人的根本原因。

  他大彻大悟,似乎解开了困惑他一辈子的难题,他便回了不周山。

  那意思就是这套符文,他绝对不会要了。

  只不过我现在不敢乱想,因为西王母都会知道的。

  “那多谢前辈了。”我道谢道。

  “你看那些飘着的浮云,那都是你的精神力,只不过很多都不是你自己修炼来的,而是别人的,这很显然就是这些金色符文掠夺来的。”西王母说道。

  我的老脸一红,被她识破了。

  “但没事,你得把它们完全消化分解了,变成你自己的,这样才行。”说话的同时,她朝着我招招手,说道:“你过来,我教你。”

  我朝着她走了过去,站在了她的身边。

  “像我这样,伸出手。”她的右手慢慢抬起,而后说道:“精神力说白了,就是每个人的意念,精神力的强弱,其实就是意念的强弱,作为灵修的至尊,那意念肯定弱不了,而你的意念甚至比我的那几个徒儿还要强,这当然都是这些符文的功劳了。”

  “扯远了,说正事,意念的强大有一个妙用,很多人都不懂,按就是可以凝聚起意念之笔,像我这样。”

  她说完,嗡的一声,手中出现了一杆金碧辉煌的笔,那笔竟然是青铜色的,上面竟然有各种图案,云霞纹,回字纹,看上去古朴,洪荒,也只有像他这样的老古董,才能凝聚成这样的笔。

  “想象自己手中有一杆笔。”她指引道。

  我努力想象,但我没有概念,所以定睛看着她的那根笔,想象着我手中也有那样的一根笔。

  果然,我的手中慢慢显现了同样的一根笔,只不过这笔上面没有那些图案,也没有那些符文,只是空白的一片。

  而且颜色也不是青铜色的,而且金黄色的。

  西王母看着我的笔,笑笑说道:“果然是块璞玉,从未经过任何的雕琢,所以笔上面没有任何的痕迹。”

  “那现在怎么办?”我疑惑的问道。

  “来。”西王母对着天空中的那些符文招招手,而后轻轻一指,那些符文嗡嗡嗡的朝着我手中的那杆笔飞了进去。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我的闭上冒出一个个的符文。

  而我感觉这些符文已经变成了我身体的一部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