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675章:一招毙命

第1675章:一招毙命

  “我们几个都知道您高风亮节,但有时候并不是您不争名利,别人就不会找你麻烦的,有的就想着以切磋的名义,趁机教训你一顿,或者想借机在王爷面前展现下实力,以争取机会啥的,所以您还是小心一点吧。”大壮再次压低声音说道。

  “好,我知道。”我再次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大堂门口来了两个人,他们扫视着大堂里的所有人一眼,眼里充满了不屑,随口说道:“这么多人?都干的?”

  大壮非常恭敬的站了起来,并且抱拳陪着笑说道:“我们是定北侯府的,跟随侯爷来见王爷的。”

  “定北侯府的啊,哦。”那两人点了点头,而后说道:“那你们就等着吧。”

  随后便走开了,那态度十分之嚣张,刚才听说是定北侯府的,眼神瞬间放松了,显然知道这些人不是来抢他们饭碗的,所以也收起了戒备心。

  这两人才走不久,又过来一个老头,跟老学究似的,瞥了我们一眼,问道:“议事呢?怎么没人通知我啊,真不像话。”

  说完还气呼呼的往门外看了一眼,然后就往大堂里走。

  “老先生,我们不议事,我们是定北侯府的,跟随侯爷来见王爷的。”大壮赶紧解释。

  “哦,不议事啊?”老头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再次扫视我们一眼,包括我,目光在我身上短暂停留之后便移开了,然后退了出去。

  我感觉怎么王爷府里的上宾都这么奇葩?难道是竞争的压力太大了,个个都搞得神经兮兮的?

  我了个去,地球的就业压力都没这么大,这也太可怕了吧?

  然后老头走后没多久,那两个气势非常嚣张的人又走回来了。

  他看向屋里,而后问道:“我听说你们定北侯府有个叫古枫的老头,今天没来吗?”

  “古枫前辈在府里修炼呢,今天没有过来。”大壮说道。

  “那你们这里谁最强?”那两个人无比的霸道,带头的壮汉说道:“本来是想找古枫切磋的,既然他不在,我又手痒了,你们应该不差,谁出来过两招?”

  所有人对视一眼,依旧是由大壮开口说道:“不好意思,侯爷有命令过,来王爷府上必须规规矩矩,别说是切磋了,就是这上宾堂的门,没有他的允许,我们一步都不能踏出。”

  那人脸色瞬间就拉了下来,冷笑一声骂道:“看你长得也五大三粗的,难道是没卵蛋的主?切磋也不是生死剥夺,怕什么?只是交流交流……”

  大壮微微皱眉,我能感觉到他被激怒了,但是他还没气到失去理智,而后转头看向了我。

  顺着大壮的目光,那两个人也看向了我,问道:“他在向你请示?你是他们的头?”

  “你是体修?什么境界?”我问向了他。

  他抬起一脚在大门前的测力碑上踢了过去。

  测力碑闪耀金光,显示出了是四阳的境界。

  我看着那测力碑,问道:“没隐藏实力吧?”

  “没这个必要?”那人上下打量着我问道:“怎么样?你上还是他上?”

  “大壮,你的伤有没有事?”我转头看向大壮。

  “没事,被您治好了。”他与我眼神交流,我点点头,示意他出战。

  他一步出门,抬起一脚,砰的一声,也踢向了测力碑。

  嗡的一声,同样是四阳境。

  “妙哉,势均力敌啊。”那人冷笑一声,说道:“关山,请指教!”

  “大壮。”大壮也抱拳道:“我们不惹事,但我们也不怕死,想把我们当软实力捏,妄想。”

  我们便走到了门口,大门前是一片巨大的青石广场,这青石可比侯府的大得多,显然扛击打能力也强。

  这广场貌似就是为了比斗而建立的。

  “起。”那人大喊一声,浑身立马像充气了一样,全身膨胀了起来,身躯瞬间宽大了一倍,如同昨天晚上的大壮一样。

  大壮没有往肌肉里充气,而是全身憋了力气,而后脚步的步子微微拉起了弓步。

  显然昨天我的话他听进去了,一个速度,一个步法,一个全力于一点。

  嗖嗖嗖嗖……

  在两人还未动手之际,广场上突然落下了无数道强横的气息。

  很多人从其他的地方,直接落在广场的四周。

  “哈哈哈,竟然有比对看啊,多久都没有人比试过来。”

  “两个体修,貌似也没啥好看的,无比就是硬碰硬,然后看谁更硬……”

  “聊胜于无嘛,一般体修和灵修打不起来,除非有什么生死大仇不得不抱的,要不然灵修都不屑和体修打,一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根本不堪一击。”一位灵修说道。

  “其实都是速战速决的,无论是体修对灵修,还是灵修对灵修,战斗都很快,几招就能分出生胜负,唯独体修对体修,就好比斗狗一样,又得看,慢慢磨。”

  从他们的言语当中,我觉得他们很鄙视体修。

  “这比试的人一个是关山,另外一个人是谁?”

  “不知道啊,好像有些眼熟,但是一时半会叫不上名字。”

  “好像你是咱们王府的啊。”

  “不是咱们王府的?那竟然敢来王府比试?”

  “好像是定北侯的人。”

  “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是定北侯身边的体修,这么说,应该是切磋了。”

  “来来来,前排押注了,两个人貌似一样的境界,赔率一比一。”

  “押押押……”

  “我押关山,当然是买自己王府的人了。”

  “我押对方胜,我早就看这关山不爽了,碍于是同僚,要不然早出手打他了,没什么本事又整天到处装比……”

  “别说话了,快看,他们出手了。”

  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全都看向了广场正中央。

  两人全身蓄力,全身的力量都用上了,如同两辆汽车对撞一般。

  只不过大壮的身形小了一些,但速度快了不少。

  轰隆一声!

  两人撞在了一起,瞬间又全部弹开了。

  各自后退了一二十步才刹住了脚步。

  噗……

  大壮扬天出了一口血雾。

  所有人大吃一惊。

  “不是吧,定北侯府的人这么菜,对战一招就吐老血了?”

  “光看体型就知道不是一个重要级的了,他身躯那么弱小,体修没那么多讲究,重要的一点,也是唯一的一点,那就是力量。”

  “哎,本来还以为是一场好戏,此刻看来,完全是吊打了,没意思。”

  “可惜了,以为有人可能教训关山一顿,没想到……”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之时,轰隆一声,关山扬天倒下,整个人如同‘大’字一般,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倒是身上的肉还摇晃了几下。

  “什么?”

  “不可能?关山倒下了?”

  “怎么回事?上去看看……”

  “天啊,他是不是死了?怎么一点气息也没有?”

  “有气息,气若游丝,时有时无,快,快喊郎中来医治。”

  “简直不可思议,竟然一招干倒了关山,这人是谁?”

  “定北侯府竟然也有如此厉害的猛人?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

  大壮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用手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对着对面倒在地上的关山抱拳道:“承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