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647章:测力碑

第1647章:测力碑

  当当当……

  那些长矛锋利的枪头刺在了我的肉身甲胄上,发出当当当的响声,甚至擦出了火花,有些用力过猛的,直接折断。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这……”那些士兵吓得连连后退。

  那小将顿时瞪大了眼睛,惊叹道:“好强横的肉身铠甲,大家住手。”

  嗖的一声,一尊强大的身影落在了小将的边上,他上下打量着我,眼里满是疑惑:“肉身甲胄?”

  “还算有点眼力!”我冷笑一声说道。

  “本人是勇武王手下前将军孔五,奉命镇守要塞,不知道阁下找我有何事?”对方一身将袍,对着我抱拳说道。

  “距离这里最近的王城在哪里?”我开口问道。

  “正是八百里外的勇武王城。”孔五开口说道。

  “怎么去?有地图吗?”我也没有拐弯抹角,或许只有到了这么大的王城,才有所谓的传送阵。

  孔五上下打量着我,问道:“阁下是体修?不知道是什么境界了?”

  “你看不出来吗?”我反问他,因为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境界!

  孔五微微笑点头说道:“体修当然看出来了,这肉身甲胄是体修的一大瓶颈期,从星级到月级就是这个坎,一旦突破了九星,到达一月的境界,便能凝聚肉身甲胄,但见阁下的肉身甲胄显然不是刚刚凝练而成,显然已经超过了一月的修为,所以才问向阁下。”

  “九星,一月?这是境界?”我心里嘀咕,微微笑说道:“境界都是虚的,只有实力才是最真的。”

  孔五一怔,瞪大眼睛点点头说道:“阁下说得好啊,没错,同一个境界,也分三六九等,广场上有测力碑,阁下可以过去用最强的一击打在测力碑上,让我看看阁下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我一听,有点意思,竟然还有这个玩意,顿时来了兴致。

  我点了点头说:“好啊,那就去测试试呗。”

  我也想试试,看看我的力量有多大,因为以前学的很模糊,只知道自己修习了锻体功法和精神力战法,但有多强却不知道。

  来到广场上,只见一块巨大的透明石碑矗立在广场之上。

  这块碑看上去像是透明是玻璃一般,我抬头看了上去,万一打坏了,那该怎么办?

  “来吧,打出最强一击,可以是手,可以是脚,也可以全身冲击而去,反正你认为你哪一击最强,你就打上去。”孔五上下打量着我,周围的卫兵也寸步不离。

  就在此时,神石前辈总算是开口了。

  “小子,这是测力碑,放心打吧,不会坏的,这是圣山上的圣石所制作,天君一击都能扛得住,所以你也别担心打坏。”

  我松了一口气,私下沟通了前辈:“这人界的功法到底怎么个情况,您老当时传我功法,却也没有跟我说是人族的,现在过来,一无所知,就跟白痴一样。”

  “大境界分为星,月,日,从一星到九星,从一月到九月,从一日到九日。”前辈解释说道:“人族比较古朴,信封的是天地日月星,相应的是什么境界,如果是灵修,那便在袍子的袖子上刺绣上相应的星星或者月亮,或者太阳,体修的话一般会绣在铠甲的胸口上。”

  “原来如此。”我转头看向孔五,只见其胸口的铠甲上有五个月亮,显然这是五个月亮的将领了。

  “打呀。”孔五见我发愣,催促道,其他的士兵也全都看向了我,如果说是有肉身甲胄了,那么我现在肯定超过一个月亮了。

  “星为士,月为将,日为侯,超过九日的存在则为王。”前辈继续开口说道。

  “灵修也是如此吗?”我继续私下沟通。

  “灵修也是如此,就是集中精神力,对着测力碑冲击,不用担心反弹,这测力碑是吸能的,无论是物理攻击还是精神力冲击,所有力道都会被吸收掉的。”神石前辈介绍说道:“如果力量为一星,那么表示力量就是一鼎之力,一鼎千斤,九星就是九鼎,一月是十鼎,九月是九十鼎,一日是一百鼎,九日就是九百鼎,但如果想从九日超过去,突破一千鼎,那就是人王了,可以统领一域。”

  我点了点头,很简单粗暴啊。

  “那如果是体法双修呢?”我再次反问。

  “体法双修绝对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有史以来,能够体法双修的人一般都是天才,但是能够走得远的并不多,也就是体法双修能够达到的高度都非常的有限。”前辈说的这话我自然明白,因为我本身就是体法双修的存在,自然知道其中的难度。

  “很多都是先把其中的一项修到极致,修到不能再进半步了,才试图去修另外一项,企望利用另一项的进步带到主修的突破,但你不一样,你是两个车轮并行的,虽然精神力比身躯强度高了不少,但也还算并驾齐驱。”前辈解释说:“体法双修的人是哪项强,显露哪项,以哪项为准。”

  “我知道了。”我深呼吸一口气。

  “像我这样……”说话的同时,孔五握紧了拳头,身上的气势迸发而出,全部的力量积蓄在他的右拳之上,而后猛然一拳砸在了测力碑之上。

  砰的一声!

  虽然发出声响,但是测力碑纹丝不动,只不过原本透明的碑石上面,爆发出一团的金光。

  碑石上面显露出了六个月亮,只不过前面五个是实心的,金黄色的,但是第六个是空心的。

  “哇,将军已经在突破六月的边缘了,只差那么一丁点就能突破了。”那些士兵个个兴奋不已,拍掌叫好。

  我看向了测力碑,那个空心的月亮忽明忽暗,在闪烁了几下之后,便消失了,测力碑上只剩下五个金黄色的月亮。

  孔五看了看自己的拳头,而后叹了口气说道:“从显示第六个月亮虚影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月了,不管我如何努力,就是无法突破,就差这临门一脚了,哎。”

  说完之后,孔五看向了我,说道:“谦虚是好的,但是过分谦虚就有点过了。”

  他是打出了五个月的实力了,内心膨胀了吗?竟然敢对我说这种话?

  我微微皱眉,握了握拳头,沟通前辈道:“我可以隐藏实力,用一半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