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197章:阴谋,又是阴谋

第1197章:阴谋,又是阴谋

  我没有回答,而是做了戒备,然后回想起之前得到的消息,说苏醒的恶魔是一尊有三层楼高的巨人,莫非眼前的巨人就是那尊恶魔?

  如果真是,那么今天我算是栽了,那么多人围攻他,死的死,伤的伤,连地仙都被他打重伤了,而我根本就连地仙的一招都没接住,只能是落荒而逃。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至少目前我还没和他动手,至少他现在的心情还没那么糟糕,我最好还是不要激怒他。

  我咽了口口水说道:“我答应过他,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

  我本以为巨人听到这句话会生气,没想到对方竟然笑了,比之前笑得更灿烂,然后说道:“不错,你这小孩不错,面对强敌,还能记得信守承诺,不错不错。”

  我试探性问道:“他们说苏醒了一尊恶魔,是个巨人,说的就是你吧?”

  “呵呵,是,他们称呼我为恶魔,那你怕我吗?”他饶有兴趣的问。

  “说实话,确实有点怕,要是你跟我个头一样高,我早和你打起来了,但是目前看来,我没有把握打赢你,因为你连我的底牌都摸得一清二楚,甚至这两样你都会,还比我强大,所以不用打,我都知道我输了。”我叹了口气说道。

  “还真挺聪明。”巨人笑笑说道:“那你知道我是为什么而来的吗?”

  他这么一问,我的心里砰砰直跳了,这特么不是为了九鼎吗?

  如此看来,这就是个打不开的死结了,九鼎大部分都掌握在我们的人手里,他来收鼎,我们难道真的要双手奉上吗?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也不想装傻了,显然双方都是明白人,没必要欺瞒,瞒也瞒不过,说不知道更会让他对我反感,我想了想说道:“你应该是奔着九鼎来的,刚才桌子上有一个鼎,听说是寿鼎,我都还没动,你要就拿去吧。”

  那玩意我不知道真伪,而且我也不是那么看重它,所以希望能用这个东西打发掉他。

  巨人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个东西是假的。”

  “啊?”我问道:“你确定?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这九个鼎我熟悉得很,真假看一眼便知,而且这个寿鼎本身就不存在了,你说它是不是假的?”

  “不存在?”我瞪大眼睛看着巨人。

  “是啊,九鼎当中只存在六个鼎,其他三个都不在了,命,运,寿,三个都不在了。”巨人再次重复道。

  “去了哪里?”

  “都化成了地生胎,我这次赶过来就是想看看寿鼎化成的地生胎是啥样的,没想到竟然有惊喜,你竟然会古锻体功法和精神力战法,着实是不错。”他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他竟然是奔着我来的,而且知道我是寿鼎所化的地生胎?我张了张嘴巴,赶紧转移话题说道:“不是里面的寿元化成了地生胎,鼎还完好的吗?”

  “瞎说,是整个鼎,包括里面所凝聚的寿元一起化成了地生胎,不只是寿鼎,命鼎和运鼎也是如此,只是你气运比较好,竟然化成了人形。”

  “那另外两个地生胎呢?”我焦急的问道。

  “不知所踪,我也在寻找。”巨人叹了口气说道。

  “如果桌上的那个是假话,那三个人肯定不会认不出来,他们干嘛给我假货,到底想干什么?”我转头想看那鼎,一回头却是白茫茫的一片,忘了自己在幻境里,看不到外面。

  “他们想害你,这个鼎是仿造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取你的寿元,然后去救躺在秦陵里的那个人。”巨人说道。

  “秦陵里的那个人?你说的是秦始皇?”我追问道。

  “不错。”

  “秦始皇不是活了吗?难道坐在大厅的那个人不是?”我瞪大眼睛。

  “当然不是,那人只不过是那一男一女找来假扮的而已。”

  “怪不得,怪不得啊,我就觉得那个人很奇怪,现在想想,便不奇怪了,从始至终,一言不发,都是阿房女和秦不阿在说话。”我咬着牙齿说道:“幸好我谨慎,要不然就中了他们的诡计了。”

  “你即便是不融合,你与这鼎共处一室,身上的寿元也在源源不断的被它吸收啊,难道你没有发觉吗?”巨人反问我。

  我猛然一怔,突然想起刚才一打坐,身上就有东西在动,衣服也跟着动,原来是寿元被吸收了,整个人的心跳都在加速。

  “妈的,这三个贱人……”我破口大骂。

  “没事的,现在我已经破坏了那个鼎,不会再吸收你的寿元了。”巨人叹了口气说道:“也只有你的寿元才能救醒秦始皇,其他人的不行,因为你是寿鼎所化的地生胎,他们一直在等你成年,目的就是等今天这一刻。”

  我总算是明白了,还好没有相信他们,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抬眼望着巨人,凝视许久才问道:“那你是来杀我的吗?”

  巨人嘿嘿一笑,说道:“来之前有想过,但是现在不想了。”

  “为什么?”我竟然冒出一句,差点打自己嘴巴,人家不想杀我了,我竟然还问原因……

  “因为你不是修士,不是恶魔,而是和我一样的古人类……”巨人说道。

  “什么意思?古人类?”

  “就是保持着人的本性,修习古锻体功法的人,而不是那些修士和仙人,他们才是恶魔,为了一己之私,将自身凌驾于万物众生之上,掠夺掠夺还是掠夺,甚至视人命如草芥,所以这帮修士都该死……”巨人咬着牙齿说道,身上强大的杀气迸发出来,显得狰狞无比,让人一阵阵胆寒。

  他说的我都懂,但修行本来不就是这样吗?

  而精神力战法不也是剥夺别人成为自己的养分?难道这就不是掠夺了吗?

  不过我现在不敢问他这个问题,那是自找不自在。

  我附和了一句:“对,那帮人确实是该死。”

  我说的也是实话,这帮从地界来的修士都该死,好好的地界不呆,借着除魔的名义到俗世来争夺利益,难道不该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