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192章:约见那个女人

第1192章:约见那个女人

  “我们现在都在墨子这棵大树上,他带着我们四处走,到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呢?”我哥说道。

  可真难为了他们,我不在的这些天,竟然有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整个朝天门也都过着东北西走,四处逃亡的日子。

  但即便我在,或许我也得跟他们一样,四处躲藏,着实是对手太过强大了。

  别的不说,就说地界的朝天门,一个地仙就能让我落荒而逃,侥幸是逃走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而地界的朝天门所派来这里的人当中,一样有地仙级别的老祖,但不知道是几位,只知道其中一位受了重伤。

  以我那天与那位地仙老祖的过招,我能够断定,哪怕是赔上整个朝天门,甚至是手持九鼎的人全部一起上,也未必能干掉一位地仙。

  地仙真是霸道,似乎已经超出了人这个范畴了,地仙,是仙吗?

  一个幻化的真气手掌,就能够让我落荒而逃,这是人的手段吗?

  修士说到底也还是人,哪怕是融魂境的高手,一样是人。

  但地仙,似乎已经不再是人了,手段着实是可怕。

  真气外放,但凡是道境以上的修士,那都会。

  但真气外放之后,根据真气的强弱来说,一般十几米,有的几十米,上百米的基本很少。

  而且百米之外,真气也彻底弱了,最多就是一阵微风扑面的感觉,根本伤不了人。

  而且并非是实质性的东西,就是一拳气,看不见,摸不着,闻不到,仅仅是凝结而成的一团气而已。

  但是那晚上,地仙幻化的手掌,是可以看见的实质手掌,能够将通天塔紧握其中,而且还威力巨大。

  当晚我们相距朝天门宫殿的位置起码得有几公里远,几公里之外的真气手掌还拥有如此巨大的威力,足见地仙之强大。

  真气手掌都打不过,何况是本人,而且他肯定有手段万千,怎么去抵抗?

  我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目前安全吗?你确认下位置,然后发短信给我。”

  “好的。”我哥说完,便挂了电话。

  我还想问吴勉和嫂子好不好,却没来得及开口问,他就挂了。

  但我哥安好,她们势必安好。

  我深呼吸一口气,脑子里快速的盘算着,这下去可如何是好?一直东奔西走,四处躲藏绝对不是办法。

  我记得之前,那个用怀清电话打给我的女人,她的言语当中,似乎是跟我们一伙的,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会不会是掌握命运,运鼎和寿鼎的其中一人?

  如果是,那必须联合起来。

  我犹豫了一会,还是拨通了怀清的那个号码。

  电话只想了两声,对方就接了起来,问道:“你在哪里?”

  “你到底是谁?”我直接开口问道:“你所说的那个恶魔到底是什么来历?”

  “你别问那么多,你只要告诉我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女人直接开口要找我。

  “我连你是敌还是友都不知道,怎么告诉你地点?你当我傻呀?”我冷笑一声说道。

  “你既然这样说,那我们便没有合作的必要了,再见。”

  女人说完,立马要挂掉电话。

  我赶紧出声说道:“你来重庆,靠近重庆这边的神龙架,有一个叫神龙架旅社的地方。”

  “行,我很快会到,到时候咱们再谈。”女人在挂掉电话之前,交代了一句:“现在很危险,你最好注意一点。”

  “嗯。”我轻轻嗯了一声,手机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

  告诉了对方地址之后,突然感觉似乎在中计了。

  但想想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敌人都那么多了,不差这么一个。

  只要对方不是地仙,我还是有绝对把握可以逃跑的。

  而据我所知,除了地界有地仙过来,整个俗世是不存在地仙的,所以告诉她也无妨。

  咚咚咚。

  就在这时,门被敲响了。

  我闭眼感应门外,竟然是那个前台的妹纸。

  我特么都懵了,这货怎么上来了?

  我将信将疑的走到门口,打开了门之后,定睛看着妹纸,问道:“姑娘,您有啥事吗?”

  “喊姐……”那妹纸一点都不矜持,笑笑的看着我。

  “别闹,这都三更半天了,我都想洗洗睡了,太困了。”

  “那个,你刚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我刚才肚子就饿了,这附近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麻辣烫店,去不去?”女人直接开口。

  我咕噜一声,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这妞还真当真了。

  但对方竟然开口了,也不好意思拒绝,我说:“你等等。”

  我转身回了房间,然后从钱包里掏出两百块钱,走到门口说道:“我请你,这应该够了,但我实在是累了,想睡觉,不能陪你去。”

  女人瞪大眼睛看着我手里的两百块钱,楞了足足十秒,然后瞬间就脸色不对了,她低声问我:“不懂情趣……”

  咕噜一声,我又咽了口口水,然后说道:“不够吗?那你要多少?”

  “把手机充电线还我,我手机也没电了。”女人瞬间就变脸了。

  “别啊,姐,我喊你姐了,行不,这才刚冲半个小时不到,你多借我一会呗。”我看着女人的脸色不对,然后说道:“要不然我买也行……”

  “不行,拿给我,立刻马上。”女人毫无商量的口气说道。

  女人心真的是猜不透啊,她到底想干嘛?

  无奈便回头进屋,拔了充电线,递给女人说道:“还是谢谢你。”

  女人瞪了我一眼,然后气呼呼的从我手里拿过充电线,快速的下楼去了,听下楼噔噔噔的声音,显然很重,估计有点生气。

  我了个去,生哪门子气哦,老子又不是随便的人,即便是随便的人,月兰在,我也随便不起来啊。

  我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随口说道:“神经病,莫名其妙。”

  然后这时,从通天塔里传出来月兰的声音说道:“是真傻,还是演戏给我看呢?”

  “媳妇,啥意思?”我明知故问。

  沉默了一会,月兰才说道:“没啥,累了就去休息会。”

  “没事,我跟用怀清电话的那个女人联系了,告诉她这里的地址了,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到,我倒要看看,这个女人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