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155章:白马门
  “这你就错了。”器灵没有说话,但是爷爷先开口说了:“这不一定是从活人身上剥下来的脸皮,很有可能是是从死人的身上剥下来的。”

  “死人?”我瞪大眼睛问下爷爷:“怎么可能?难道墓主人死的时候,这些人也都死了吗?”

  “是的,这些人应该是比他早死,比如战死沙场之后,在尸体被收回来的时候,主公不舍得爱将,就让人将其脸皮给剥了下来,用秘法给保存住了,每当思念爱将之时,就拿出来看看,对着爱将的脸皮说说心里话,看到脸皮就如同看到本人一样,而墓主人死了之后,就把这些脸皮带下来陪葬,然后让人制作了这些傀儡,而后把脸皮贴上去,代表着这些爱将死后也跟着主公到地府继续征战,其实也是为其守陵。”爷爷解释说。

  “啊?还有这种说法?”我吃惊的说道:“这种独特的爱好,真让人受不了。”

  “古代人的想法其实是很难理解的,这种剥皮的做法在三国时期更是流行,如果痛恨一个人,经常会想着把对方剥皮吃肉喝血,剥了皮之后,每日穿着他的皮睡觉,也是羞辱对方的意思。”爷爷继续说道。

  “寝皮吃肉?”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胃里的酸水都快呕出来了。

  “那这个墓是三个时期的墓吗?会不会是曹操墓?”我问向爷爷。

  “基本可以确定就是曹操墓了。”爷爷自信满满的说道。

  “您是从哪里看出来的?”我不解的问道。

  “第一,三国时期,有能力有身份能够布置这样的墓的人不多,曹操是其中一个;第二,你看看那个白马门,曹操将天子请到许昌之时,宫中就有这么一个白马门,这个门只有天子能够通过;第三,历史上懂得机关傀儡术的能人不多,三国时期的诸葛孔明就是个中好手,他造出来的木牛流马那时候可是起了大作用,并且一直流传至今。”爷爷解释道。

  “那诸葛亮帮曹操设置这个墓室,不对吧?”我张大了嘴巴,即便我不懂历史,但是三国也没少看,诸葛亮可是站在曹操的对立面的。

  “不是诸葛亮,而是最了解诸葛亮的人。”爷爷卖了个关子。

  “谁?”

  “司马懿。”爷爷侃侃而谈道:“如果问谁是三国当中最了解诸葛亮的人,那非司马懿莫属了,而此人都是不世奇才,顶级的谋略家,彼此相爱相杀,活着的时候都在揣测对方,恨不得把对方给摸透了,懂对方甚至于懂自己,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傀儡术必定是从诸葛亮那里得来的,也说不定司马懿本身就会。”

  我恍然大悟,果然还是要多读点书啊。

  既然可以肯定这个就是曹操墓了,那心里就有底了,玄晶也找到了不少,但就此离去是不可能的。

  我看着地上的那些玄铁傀儡,笑笑说道:“这么多的玄铁,拿回去给墨子研究一下,肯定能把他高兴死,曹操收集这些玄铁不知道花了多少时间。”

  器灵将这些玄铁傀儡一个个的收进了通天塔内,这次的收获不可谓不丰富啊。

  然后扫视了一圈,看向了那个拱门,白马门,问向爷爷:“爷爷,您说这个白马门的后面,是不是就是曹操的墓室了?”

  “等等,先不急着进去。”爷爷出声制止了我。

  “这四堵墙,就只有这么一个门,不从这里进去,难道还要其他的暗门吗?”我走到其他三堵墙的面前,用手敲了敲墙壁,却发现都是货真价实的大石头,根本没有空洞的响声。

  但也可能石头封门,无比的厚,根本看不出来,感应也看不穿。

  “哎。”爷爷叹了口气说道:“这白马门只怕有诈。”

  “爷爷,这怎么说?”我真的想不通,明明就一个门了,不从这里进,那曹操的棺椁放哪里?

  “这白马门有个典故,那就是曹操被封了魏王之时,公子曹植急着到城外去庆祝,想省时间要从白马门过,但却被曹操的老不下荀彧给拦下了,死活不让过,争执之下,闹到了曹操那里,曹操当时不怒不喜,只是一脸假笑的说道:不就一个门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后来呢?”我被调起了兴趣,问向爷爷。

  “曹操当面训斥责罚了曹植,并且安慰荀彧,说曹植不懂事,让荀彧不要生气。”爷爷叹了一口气说道:“但后来,曹操让人拆了白马门,并且逼死了荀彧。”

  “啊?他竟然是这些小人?”我倒吸一口凉气:“果然是乱世奸雄。”

  “曹操是有帝王的抱负,却没有称帝,因为他的脖子上戴着一把枷锁。”

  “什么枷锁?”

  “挟天子以令诸侯。”爷爷冷笑一声说道:“他是以替天子打工的名义,四处去征讨,名正言顺,而且也是以这个名义,笼络了很多心向汉朝的能人,甚至于他的很多老部下都是汉朝的忠臣,这个荀彧便是其中一个,如果他称帝,很多人反过来会以他谋逆,而来讨伐他,其他的不说,就刘备和孙权就等着他给这个借口呢,他是何等精明的一个人,岂能看不出这一点,而且他也不想晚节不保,他也是一个比较务实的人,有天子的实权了,何必为了一个虚名而招致各种麻烦?”

  “说得也是。”我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那扇白马门,不解的问道:“那他在墓室里弄这个白马门到底是什么意思?生前当不成皇帝,死后想当皇帝,过这个白马门吗?”

  “曹操是一个多疑的人,而且也是一个诡计多端的人,这个墓只怕是早早就亲自设计好的,这个门……”爷爷也犹豫了。

  “管他们的,来都来了,肯定就不能这么回去的,前面的机关都过了,后面的自然也不怕。”我索性说道,不撞南墙不回头。

  “不对。”爷爷突然出声,而后说道:“这三堵墙后面肯定有入口。”

  “暗门吗?那机关在哪里?”我扫视着那三堵墙。

  “上面的四象棺椁就是机关。”爷爷很肯定的说道:“小凡,上去,再次转动那四个棺椁,肯定能打开另外这三堵墙。”

  “好。”我走到石灰上,而后轻轻一跃,飞到了上面一层密室,那四个棺椁依旧,只不过当时看向白虎棺椁之时,却发现棺椁的边上多了一个血肉模糊的怪物。

  不错,就是那具血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