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079章:好大一棵树

第1079章:好大一棵树

  一路上,没有多少话,是深夜的时候才到达的七星岩山脚。

  这里也都是满满的回忆,我来过这里几次,每一次都能经历一些事情,此刻故地重游,颇为感慨。

  正当我们驱车来到半山腰之时,有一段车上不去的路,我们便下车,准备上山。

  嗖嗖两声,有两道身影落在了我们的面前,其中一人大声呵斥道:“什么人?”

  我定睛一看,来人不正是邱洪正吗?以前和冯子道一起,去接龙蟒的那位青年道士,是七星观的中流砥柱。

  “邱师兄,是我,小凡。”我开心的说道,一步上前。

  “小凡。”邱洪正一怔,认出我来,惊喜的说道:“你可算是回来啦。”

  他往身后一看,看了老棺材和吴小月一眼,微微皱眉,说道:“他们?”

  “我朋友,小月,你应该见过的,这是她爹老棺材。”我介绍了一下。

  邱洪正微微惊讶,估计是被老棺材的僵尸模样吓到了,不过有我在,他也不好说什么,对我说道:“走,你们跟我来。”

  临走前,他对另外一个人说道:“林师弟,你继续在这里守着,如果有人进犯七星观,直接发门派令。”

  “好的。”那林师弟我是没见过,应该是新招来的。

  我们便跟着邱洪正上了七星岩,只是到达七星观的门口之时,我特么傻眼了,因为原本七星观所在的山顶,竟然没有了七星观的那些宫观。

  “这?七星观呢?”我傻眼的看着他。

  他笑笑说:“在上面呢。”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了过去,在原来七星观所在的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长了一棵大树。

  这棵大树很大,至于有多大,目测起码得有上百人环绕一圈才能合围住树干,这棵树的大小丝毫不比昆仑神树来得小。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问道:“哪来的树?”

  身后的老棺材却嘿嘿一声笑道:“这不就是老树吗?看来之前的计划他已经开始实施了,不错不错。”

  “你的意思是墨子?”我猛然瞪大眼睛。

  “不是他还能有谁?”老棺材对着大树喊道:“老树,这么高不想爬,拉我们一把。”

  嗖嗖嗖嗖!

  突然几条青藤从树上飘落下来,朝着我们飞了过来,而后快速的缠绕住我们的腰肢,把我们往上拉。

  我知道这是墨子的手段,倒也没有反抗。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伴随着夜风,倒是有些凉。

  青藤拉着我们一直往上升,只见地上的台阶正在一点点的变小,我们已经升了几十米,却也不见到顶。

  然后突然见到眼前出现了一座灯火通明的宫殿,但青藤并没有停下,继续把我们往上拉。

  树的枝干展开,一层一层的,层次分明,而每一层都有宫殿座落在枝干之上,让我目瞪口呆。

  如此手段,我竟然想象不到,墨子是如何办到的。

  我们一直往上升,起码看到了不下二十座的宫观,而且每一处都灯火通明,与周围的雾气相融合,却是那般的梦幻,如临仙境。

  到了最上面的一层,青藤总算是停下了,把我们放在一支粗大的树干上面,而树干的尽头又是一处大殿,大殿上面有个牌匾:议事殿。

  殿门口站着十来个人,都惊喜的看着我。

  其中就有爷爷,哥哥嫂子,嫂子的手里抱着吴勉,其中还有龙腾掌教,老狗,龙蟒一家子,除此之外,竟然还看到了墨门巨子,鲁门顶梁,还有老杨头和杨姐。

  这帮人竟然都聚集到了一起,我的天啊。

  “小凡。”嫂子出声,打破了平静。

  我一把冲上去,从嫂子的怀里接过了吴勉,吴勉睡得很香,均匀的呼吸。

  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我回来了,当我接过他之时,嘴角竟然闪过一抹浅浅的弧度。

  “这小家伙,都知道爸爸回来了,在梦里也偷着乐呢。”嫂子抹了下眼角说道。

  看到吴勉的那一刻,我的两眼都模糊了,这才几个月没看,孩子都长大了好多。

  我按了下飞碟,月兰便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她一出来,立马从我手里接过吴勉,整个人哭得跟孩子一样。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爷爷跟我走之前的模样一样,还是鸟人的模样,他说道:“进去里面说吧,这里冷。”

  大家都陆续进去了,我这才想起吴小月和老棺材,我对着他们喊道:“小月,前辈,进来啊。”

  两个人才慢慢的朝着大殿这里走了进来。

  众人也都定睛看着老棺材,嫂子更是害怕的抱着我哥的臂膀,我哥安慰着她。

  然后这时,整个人大殿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小凡,你终于回来了。”是墨子的声音,我瞬间就认出来了。

  “墨子,你这七星观是怎么弄的,太厉害了。”我抬头望着屋顶。

  “这是我的本体,只是无限放大了而已,将整座七星观建在树上,一是为了安全,另外一个是进行我们的计划,想必老棺材已经跟你说了吧?”墨子回复道。

  “嗯。”我点了点头,之前想着这么搞没有领袖,但是此刻看来,这个墨子当领袖再合适不过了,一个是威望,一个是资历,一个是能力,他全齐了。

  “那你对我们的计划有什么看法?”墨子反问我。

  “之前一直担心我们就是一帮乌合之众,不堪一击,还能正式成型就被打散了,但到了七星观之后,信心大增啊。”我实话实说。

  “你有信心就好。”墨子说道:“这也是我们不愿意屈服的抗争,要嘛向他们低头,成为他们的奴隶,要嘛就是奋起抗争,在乱世当中,争得一席立足之地,在场的各位都是不甘做人奴隶的人,虽然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强,但至少我们行动了,相信会有成功的一天。”

  在场的所有人都兴奋的点了点头,看到大家的信心,我自知我也应该为大家做些什么。

  虽然我知道这个抗争,这个新的联合,不是因为我吴凡一个人而设定的,但却也为我开辟了避难所和一个归属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