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046章:大师姐来访

第1046章:大师姐来访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握在床板上休息,虽然伤势恢复得很快,可我却不愿起来。

  倒不是我想偷懒,而是自第二天开始,就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信函交由良伯拿进来的,看了这些信函,我感觉特别的无语,甚至是好笑。

  比如有个叫五虎团的小团体,邀请我加入到他们的团队当中,并且说愿意把五虎团改名为刘虎团,并且详细跟我说了加入团队的好处,比如受人欺负的时候,可以替我出面,再比如可以一起做师门任务,下地下魔域或者去喜马拉雅雪山狩猎等等。

  相比于这份纯邀请的信函,有一封让老子很冒火的,那就是威逼,甚至连利诱都没有,就是要我加入,并且奉上五行丹的方子,要不然怎样怎样,这是来自于白虎堂的团队,果然是嚣张得不行,老子当场就把信函给烧了。

  而其中最让我想不到的是,一名自称是青龙堂的长老,来信函说我喜欢炼丹,他愿意收我为徒,倾囊相授他的毕生所学,还有只要成了他的弟子,整个昆仑仙宗,没有人敢欺负我。

  不算留下信函的,就光登门拜访的人,就被良伯给拒下了不下十位,甚至还有人数次登门的,不过都被良伯以我的伤势太严重,卧床不起,需要静养的理由给推掉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的良伯的声音:“小凡,有人找你。”

  “良伯,我不是说了吗?我受伤严重,需要静养,一概不见客,让他走吧。”我对着门外喊道。

  “听你这声音如此浑厚有力,不像是很严重啊,伤应该好很多了吧。”一听到这个声音,我一咕噜爬了起来,因为这个声音是大师姐的。

  咯吱一声,我赶紧打开门,见门外站着微微笑的大师姐,而且良伯的手里还提着东西,显然是大师姐给的礼物。

  “大师姐,不知道您来了,还请赎罪。”我挤出笑容说道。

  “没事,一切都在预料当中,是不是来了很多人拉拢你,让你心烦意乱?”大师姐开门见山的说道。

  “您都知道?”我微微惊讶。

  “当然,如果不知道,还怎么当青龙堂的堂主?”她上下打量着我,笑着说道:“看来你恢复得不错啊。”

  “还好吧,多亏了五行丹。”我随口说道:“大师姐,不知道您找我有啥事,有事的话,直接让彩蝶师姐来喊我就好了,何必劳师动众,还要您亲自跑一趟?”

  “也没啥事,就是之前答应你,把你内门弟子和三品丹师的一应用度都给你送到了门外,一会让人给你送进来。”大师姐笑笑说道。

  “多谢大师姐,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了,您大可直接让人送或者等我好了之后,我自己去拿,又何敢劳烦您亲自送呢?”其实当她登门的时候,我就知道她的来意了,那便是五行丹的方子。

  而且我也已经写好了,不过都是简体,不知道她看不看得懂。

  大师姐却说道:“之前你被打了四十辫子,非同小可,所以顺便过来看看你的伤势,既然安然无恙,恢复良好,我也便放心了。”

  “多谢大师姐挂念,正好有事想请教大师姐,可否借一步说话?”我对着她做了个请的姿势。

  “好。”大师姐点了点头,与我眼神交流之后,仿佛偷情的男女,一个眼神就足够了,她一步踏进门来,而我也顺便关上了门,留下门外的良伯目瞪口呆。

  我从怀里掏出了早就写好的五行丹的方子,双手递给大师姐,压低声音说道:“这是五行丹的方子,您收好。”

  大师姐眼前一亮,双手摊开了方子,只一眼就微微皱眉,然后笑着问我:“这是什么字?原丹方呢?”

  “原丹方早已腐烂了,根本带不进来,我只能记在脑子里,但我保证,与原丹方一模一样,这些是俗世的字,如果您看不懂,我可以把不懂的念给您听,你注释上就好了。”我解释说道。

  “好。”她便从我的手里接过了笔,然后指着上面的字问我:“这是什么字?”

  “孔雀草!”我解释说。

  “别那么大声,你过来一点,小点声说。”她微微皱眉。

  我赶紧靠了过去,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陈婧梅,我了个去,好香啊,让人心里一片涟漪,只不过月兰在飞碟里可是看着呢,我可不敢乱来。

  “这个呢?”她再次指着不懂的字问我。

  “鹿活草。”

  “那这个呢?”

  “龙之心屑。”

  ……

  一个丹方,总的一百零八味药,竟然有七八十个她看不懂的,没文化真可怕……

  然后她注释完了之后,再次问我:“齐全吗?”

  “齐全,一味不少,我怎么敢骗您!”我陪着笑脸说道:“但这个方子的成功率真的很低,得多多练才行,我三百多炉才出了两颗,只不过丹药确实很有效。”

  “我知道的。”大师姐收了方子,而后站了起来,我赶紧退后一步,不敢距离太近了。

  她笑了笑说:“我有那么可怕吗?”

  “那倒不是。”我深呼吸一口气说道:“这是礼貌。”

  “行,不过有一点我可得告诫你。”

  “您说。”我定睛看着她,如同小学生一样。

  “此丹方,我不希望有第三个人知道,如果这丹方再次从你的口中传出去,那结果你应该清楚。”大师姐很平淡的说,但对我而言,却是很致命的威胁。

  “我明白的。”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说道:“只不过我修为低微,势单力薄,如果有关于这丹方的麻烦,还请大师姐多多照应。”

  “那是自然。”大师姐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好好休息吧。”

  “恭送大师姐。”我抱拳说道。

  大师姐正欲出门,猛然转头说道:“对了,这两天我把小雀儿关在笼子里了,我怕它跑来找你,看到你被打得如此严重,会伤心难过,所以只能这么做了。”

  “好的,您想得周到,谢谢您了。”这个女人真是有心思,故意提起小雀儿,分明就是在拉关系。

  我深呼吸一口气,虽然没有明言拉拢,但是一提小雀儿,分明就是在拉拢。

  但为了小雀儿,我确实也应该做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