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964章:又生事端

第964章:又生事端

  爷爷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只听说过在苏门答腊有这种植物产出,没想到漠北草原竟然有。”

  “不仅有,而且还很多,你们看那边。”老狗指着不远处。

  我们再次看去,顿时傻眼了,何止是一株,起码有几十上百株,但是只有这一棵比较大,比较高,有一米二的样子,在草原的草丛里比较显眼,其他的只不过跟草一样高,而且比较小株,还没长成。

  “这好像不是那种紫红色的尸香魔芋,跟苏门答腊岛上的不一样,应该是另外一个亚种。”爷爷仔细观察了一会说道:“奇了怪了,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尸香魔芋在这里?”

  “爷爷,先别管这么多了,那小马驹一直在往前面走,我们快跟上。”嫂子说完,先一步追上了小马驹,不过始终是捂着嘴巴,我看她捂得脸都红了,着实是这个气味太难闻了。

  就别说是她了,就我们倒斗的,闻了那么多的尸臭,也都受不了这样的味道,这个臭味对比尸体发出来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们很快就追上了小马驹,我发现小马驹一直在流泪,至始至终都在流泪,让人看了于心不忍。

  回想起昨日,它还跟小男孩,还是它妈妈玩得那么开心,可今天就成了这样子。

  估计是离开了妈妈和小男孩,所以难过伤心了。

  就在这时,一阵风从身后吹来,尸臭味就更加浓烈了。

  我们回头一看,竟然看见有很多如蒲公英一样的东西随着风吹吹上了天,飘飘洒洒,甚是漂亮。

  只不过当看清这些如蒲公英一般的东西是从那朵巨大的尸香魔芋上吹下来的时候,瞬间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感觉这个东西很恶心,生怕被沾染到身上。

  “大家小心,不要被这东西沾到,太恶心了。”我随口提醒道。

  然后我们一直跟着小马驹往前面走,而且是绕着那些尸香魔芋走,我只是粗略的估计了一下,起码得有几百朵,有的甚至只是冒出了一个芽,还在草丛的底下。

  突然扑通一声,小马驹竟然趴下了。

  “小马驹!”我快步的走上前去,趴倒之后的小马驹挣扎着站了起来,踉跄走了两步,再次摔了下去。

  这个是彻底的躺下了,它的肚子上下起伏,不知道是走太久了,体力不支引起的,还是因为伤心过度。

  “先别动了。”我伸手摸了摸它,爷爷也走到它的身边,看着它。

  突然它猛然的挣扎,四个蹄子不断的在空中踢腾着,然后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白膜,眼睛一直翻白。

  “小马驹……”嫂子竟然哭喊了出来。

  “估计是中毒了。”爷爷说道:“可能刚才闻多了尸香魔芋的味道受不了了,大家小心了,这种尸香魔芋的味道可能有毒。”

  我从背包里掏出了一个杯子,然后运转水元素,手心不断有桃花圣水滴落下来,不一会儿就装满了一小杯。

  我拿着杯子,到了小马驹的嘴巴,说道:“快喝下这水,这水能解毒,喝完你就没事了。”

  其他人帮着把小马驹的头抬高,有的帮忙扒开它的嘴巴,我把圣水倒了进去,虽然洒了一大半,但是还有一大半进入了它的嘴里。

  说来也神奇,这圣水进入小马驹的嘴里没多久,原本直翻白的小马驹竟然眼睛睁开了,然后也不踢腾了,并且开始大口的呼吸了。

  “神了,竟然这么有效果。”胖子在旁边不敢相信的说道,然后把我手里的杯子接了过去,杯子里还有一点,他直接扬起脖子,咕噜一声咽了下去。

  我赶紧有弄了一大杯,让其他人都喝了几口,以防万一。

  虽然小马驹的毒应该是解了,但是看样子它是有心无力,走不了了,爷爷看了看它说:“现在走不了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你们把小马驹抬回车上,我们先把它带回去,当修养好了,咱们再来。”

  “好咧。”老狗和胖子,还有我们几个,则是小心翼翼的抬起小马驹。

  还真别说,这小马驹似乎是听懂了我们的话一样,竟然十分的配合,也不挣扎,任凭我们抬起。

  因为走出去的距离太远了,几个人抬也麻烦,而这小马驹也不是很重,索性就由一个人来背。

  然后就出现了有趣的一幕,从来都是人骑马,但此刻却是马骑人,老狗,胖子,还有我,一人背了一段路。

  好不容易是把小马驹给背上了巴士,也幸好小马驹的体型不大,刚刚好能通过车门,将其小心的放在走廊上。

  我们便开车往矿场的宿舍而去,胖子开的车。

  这一次就没有发生昨晚的那种情况了,我们顺利的到达了矿场。

  下了车之时,工头惊讶的看着我们,问道:“你们昨晚怎么没回来?”

  “住巴特的蒙古包里看星星了。”我随口说道。

  工头的表情很不自然,问道:“那巴特呢?”

  他这么一问,把我问懵了,爷爷接过话说:“当然在他们的部落里啦,我们玩累了就先回来,这不,我们把小马驹也带回来玩了。”

  “哦。”工头微微笑说:“玩得开心就好。”

  “嗯。”

  我们点点头,然后把小马驹抬上了宿舍里,嫂子强烈要求把小马驹放在她宿舍,主动请缨说要照顾,我们也只有从了。

  “胖子,你是怎么联系上这工头的?”爷爷突然转头问向胖子。

  “中介联系的。”胖子抓了抓脑门说道:“那中介说,这个人带过来很多人,包括几个考古的外国人,都是他这么带过来的,我们不也安全的过来了,怎么啦?你怀疑他有问题?”

  爷爷微微皱眉,说道:“刚才他见我们回来,眼神不对。”

  “是不是您多疑了。”胖子说道:“人家管理着矿上的几百号人,应该没有问题的。”

  “也是。”爷爷点了点头说:“但愿是我多心了,大家也累了,回去补眠吧。”

  “好的!”所有人便回了各自的房间。

  我把月兰放了出来,月兰的怀里还抱着吴勉,看到吴勉的时候,我猛然想起了昨晚的事,为何吴勉一哭,就发生了这么多奇怪的事。

  “老公,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月兰问我。

  我便把吴勉哭过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她说了,月兰微微皱眉,看着怀里的吴勉,说道:“这会不会是吴勉的感知能力强,预感到我们有危险,所以就出声提醒我们。”

  我一怔,感觉还真是有道理,因为吴勉本身对于环境的要求很高,比如我进入某些感觉不适的环境,好比在广州的南湖里,吴勉就哭闹,或许昨晚他也感觉到蒙古包不安全,所以也哭闹了。

  啊……突然一声凄厉的喊叫声响彻整个宿舍。

  “不好,是嫂子的叫声!”我嗖的一声冲出了门,朝着隔壁的宿舍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