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866章:单挑
  杨老头等人则是在我的背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背上的寄生胎,特别是寄生胎额头上的符文。

  今天的这个符水有点不一样,以前爷爷给烧符文给我们喝的,比如受惊啥的,但是那个符文喝下去之后,人就会犯困,然后很安心入眠,不会做噩梦。

  这个符文喝下去之后,感觉整个肚子,特别是胃和食道,然后喉咙,还有就是嘴巴里,一阵冰凉清爽,犹如喝了薄荷水一样。

  喝下去大概半分钟之后,感觉后背也清凉一片,特别是寄生胎的位置。

  我闭眼感应,却见寄生胎头上的符文正一点点的消失。

  “哎,真是神了啊,真是立竿见影。”迟海惊叹一声。

  杨老头也是满脸的惊奇,而后伸手要去摸寄生胎,不想对面的那个古怪人却突然出声呵斥道:“别摸!”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杨老头也赶紧收回了手,但是众人都戒备了起来,其他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伸手摸武器了。

  对方见自己失态,便挤出笑容说:“这寄生胎是纯阴,它的寄主身上阴气无比的重,适合它生长,但你身上的阳气太重,用手摸它,会使他很难受,甚至可能伤到它,这驱魔符也便是以阳克阴的原理,所以它才那么难受,此刻消除了,它自然就无大碍了。”

  我很惊讶,对方竟然还跟我们解释这些,而且听上去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至少我身上的阴气弥漫没错,而且寄生胎确实很喜欢我的阴气。

  每次啼哭的时候,我都会运转阴气和圣水给它吸收,这两样东西就如同正常婴儿喜欢的奶粉一样。

  “好了,这符也已经解了,你们这么多人,我可不留你们吃晚饭了。”他乐呵呵的说道。

  “等等。”我眯着眼睛,厉声问道:“就这么暗算完了,折磨了我们这么久,还发消息出去,诋毁我们猎人,就想这么算了吗?”

  “不然还想怎样?”我耸耸肩,摊开双手说道:“下符是那六个族人的个人行为,我们一点也不知道,他们犯下大错之后,家族就惩罚了他们,这样的结果不是你们想看到的吗?还有,这有人站出来承认了,这就跟你们猎人没多大关系了。”

  “禽兽,连那么小的孩子都杀了,你们已经没了人性,我媳妇说了,要给那个小孩子报仇。”说完,我准备上去一步,杨老头却出手按住了我的肩膀。

  我疑惑的用余光瞄了他一眼,只见他摇了摇头,示意我不要。

  或许杨老头是担心猎人和钟氏一族发生全面的摩擦,但必须个那个小孩子报仇,我说:“我要向你挑战,我们单挑,不涉及到你我背后的势力,这纯属我们自己的个人行为。”

  见我如此说,身后的几个人微微皱眉,他们很明显是希望我不要把事情闹大,但是我和月兰说过要给小孩子报仇的,说到要做到。

  “为了那个小孩?”对面的人淡淡一笑。

  “没错,公平决斗,不论生死。”我咬紧了牙根,很久没有出手了。

  但我还是很有把握的,至少我认为,一般的人很少能够敌得过我,一路以来,吃过的亏都是在那些大能的身上。

  比如巫神神像,比如会斗转星移的蒙面人,但一般门派的一般人,基本上不是我的对手。

  眼前的这个人看上去很强大,刚才看后背的时候,也悄悄的感应了一下,他身上的光芒挺奇怪,竟然和我自个的是一样的,一种中灰色,而且是雾蒙蒙的一片,看不清轮廓的。

  他扫了我们一眼,然后定睛看着我,很霸道的说:“你不是我的对手,敢跟我叫板,后果很严重。”

  “你吓唬不了我,也别虚张声势,我要向你挑战。”我再次重申。

  “也行。”他点了点头说:“正好我也想看看你的实力如何了,也别再挑地了,就这个地方吧,还有,你们几个出去外面,顺手把门关上。”

  几个人眼神交流了一番,迟海等人先退了出去,然后杨老头和偷偷用手指我的后背处画了个圈圈,我顿时醒悟,他是让我在危急之时,弄出飞碟,这玩意无论是当盾牌还是当躲藏的地方,都是绝佳的选择。

  但这样真的好吗?

  我想了想,心一横,怪他的,反正我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弄死眼前这个人,替那小孩子报仇,月兰现在生我气,我要把这仇报了,也是替她了了一件心事,她会开心一点的。

  何况我也没有叫人,只不过是借助了强力的法宝而已,这人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暴戾,连小孩子都杀。

  杨老头和杨姐出了门,然后把玻璃门给带上了。

  这间办公室的墙是一扇落地窗,整面墙都是。

  杨姐等人就全部站在落地窗的外面,全都定睛看着里面,但有一旦我落败或者有性命之危,他们就冲进来救我的意思。

  对方也看向了玻璃窗外,笑笑说:“这么多人给你助阵,你不用怕,万一你输了,他们会冲进来的。”

  有了飞碟这个杀手锏,我的把握很大的,所以不需要他们的帮忙,然后正在这时,他又说道:“你去把帘子给拉上,看到他们我头疼。”

  这提议有点无语了,打个架还这么多的要求,然后却又听到他说:“你把帘子拉上,或许我还能告诉你点,关于十八年之约的内容。”

  “什么?”我猛吃一惊,我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知道十八年之约?”

  “想知道,去拉帘子。”他戏谑的说道,一脸的坏笑。

  我便倒退着走到了玻璃墙的面前,然后伸手拉了下帘子,外面的人一阵骚动,但是下一刻,就被帘子给挡住了,整个房间的光线也黯淡了不少。

  不过我的夜视能力很好,这一点也不影响我的战斗力,或许对方打的就是这个算盘,但是他错了。

  “告诉我,什么是十八年之约?”我已经握紧了君生剑,也暗暗戒备着他。

  “你不是想替那个孩子报仇吗?使出你的最强一击,让我看看如今的你有多强大?打败了我,我就告诉你什么是十八年之约!”对方并没有动,而是把双脚,连同靴子又翘在了桌子之上。

  好生狂妄的姿势,就这姿势来应敌,哪怕再强大,也把自己至于危险的境地。

  但他的这番言语与蒙面人的一模一样,只怕又是一个斗转星移的阴谋,我冷笑一声说:“之前我对战过一个蒙面人,我不知道他会斗转星移,他也让我使出最强的一招,我中计了,使出全力,却把自己的筋脉震得寸断,我不可能被同样的诡计伤到两次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