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818章:可怕的荣叔

第818章:可怕的荣叔

  ??然后我就没敢还嘴了,因为月兰已经瞪着我了。

  而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杨姐都那么大方,开得起任何玩笑,但这两次开玩笑,好像是生气了。

  “姐姐,我们出去走走,不要理他,他坏人一个。”月兰白了我一眼。

  “知道他坏就行,你得防着她点,别没心没肺的,掏心掏肺的把什么都给他了,小心以后他变心了,把你给卖了。”杨姐气呼呼的说。

  “姐,你要说其他的,那也就算了,但你要说这个,我还真得回你一句了,我哪怕抛弃全世界,也不会抛弃月兰。”我信誓旦旦的看着她说。

  她本来还想还嘴的,但貌似看出我也有点生气了,便岔开话题说:“我爹说那个看守祠堂的大爷已经请回来了,此刻就在派出所,让我来通知你们两个过去。”

  “行,那就走吧。”我一听便站了起来,跟在她们的身后出了门。

  杨姐开的车,虽然我自己也有证,但我可一次都没开过车,我很想让杨姐下来,让我试试,但刚跟她拌过嘴,心想还是算了,别自找不痛快。

  派出所的审讯室内,我和月兰坐在了一边,而看守祠堂的那位荣叔就坐在了对面,杨老头还真是有意思,自己不审问,还特地等我和月兰过来,让我审问。

  不过也是,我是见过这个荣叔的。

  而且他那天警告蒙汉耀的话很明显就是让蒙汉耀不要和我们合作,因为我们是信不过的。

  他既然看出了我们是去取磁铁印玺的,那么偷偷掉包的事肯定也干得出来咯,所以他的嫌疑很大。

  “小伙子,我见过你。”荣叔看上去有七十多岁了,眉毛头发都白了,而且眉毛很长,显示年纪真不小了,他眯着眼看着我说:“你们把我请过来也那么久了,有什么事情就问吧,我还得赶回去照顾我老太婆,那天你也看到了,她行动很不方便的。”

  “行,那我就长话短说,昨天秦陵打雷闪电了,这事您知道吧?”我定睛看着他。

  “嗯?”他猛然瞪大眼睛看着我说:“昨晚几点啊,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我们夫妻俩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而且睡得也沉,再说了,早上起来也不见地面湿啊?”

  “是打雷闪电,不是下雨。”我与其四目相对,提醒他说。

  “那即便是有,那又怎么啦?你们大老远的把我请过来,就是问我知不知道有打雷,是吗?这不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吗?”他一脸扭曲的看着我和月兰。

  “看来您老是不着急着回去啊。”我笑笑说:“您年纪这么大了,如此和蔼慈祥,我以为您也会表里如一,跟我说大实话,可您这一支打马虎眼。”

  “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只不过是一个小老头儿,你何必如此为难于我?”荣叔压根就不想说。

  “你们蒙氏一族守护秦陵,这事您会不知道?守护秦陵有一方磁铁印玺,用以开启秦陵的机关,而这机关就是引天上的天雷闪电来做催动机关的能量,这个您不会不知道吧?还有这方印玺一直都在你们族里流传,一任接一任的族长,任任相传,这个你也不会不知道吧?”我一连问了他三个问题,他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这些是蒙汉耀跟您说的?”过了许久,荣叔才开口问我。

  “不是。”我一本正经的说:“有个叫怀清的女人,活了两千多年,她告诉我的,你们家族很多人知道她的存在,您不会又说不清楚吧?”

  荣叔一听这话,右边的眼皮跳了跳,然后叹了口气说:“她怎么会如此执着,都过去两千多年,换了多少朝代,要是我,早就忘记自己叫什么,从哪里来了,这记仇两千年,这不得累死。”

  “您先别管她会不会累死,我先问您,那枚印玺是不是您给掉包的?”我一本正经的问他。

  “怎么可能?那印玺一直在族长手里,族长死了之后,传给了他儿子,他儿子去上学,就交给蒙汉耀保管,蒙汉耀不是和你们合作了吗?你找他要就行了。”他摊开双手说。

  “蒙汉耀把印玺藏在了上任族长的骨灰盒里,而祠堂是您看守的,我们那天去祠堂就是去拿印玺,拿是拿到了,但是却已经被人掉包了,所以您最可疑。”我毫不避讳的看着他。

  “那你可就冤枉我了,这东西其实现在也没什么用,知道国家接管了秦陵,这东西也便失去了作用,所以现在谁还在意这个东西呢?”他反问我说:“其实要说最有可疑的,那就是你提起的这个女人,她可是活了两千年,什么时候动手掉包都可能的,我才活几十年,而且从未接触过那枚印玺,不知道长什么样。”

  荣叔一本正经的说,我看着他的眼睛,眼里没有波澜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撒谎。

  “要不信上我家搜去,我家就在祠堂,地方小,很好搜的。”荣叔继续说道。

  “您这要给藏起来了,那真没地方找去。”我深呼吸一口气说:“那您还有什么补充的没有,毕竟官民合作,都是为了保护秦陵,昨晚有人打开了机关,有人下了秦陵,估计秦陵都被破坏了。”

  “我真不知道啥了,我跟你说,我在族里也不是什么高层,就是个守祠堂的,知道的不多,也没什么权利地位,无非就是年纪大点而已。”荣叔再次解释道。

  “那谁是高层,谁的权利大?”我追问道。

  “蒙汉耀啊,他可是护卫队的队长,除族长之外,他的地位就最高了。”荣叔看向我问道:“对了,蒙汉耀人呢?我怎么没瞧见他,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他没事,他好着呢。”我说道。

  “不行,我得见见他,你们让我见见他,我正好有话跟他说,而且见他好好的,回去也好好跟乡亲们说,免得以为被你们怎么样了。”荣叔站起来,强调道。

  我与月兰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说:“好吧。”

  然后不一会儿,蒙汉耀就被请了过来,手里还端着那个盒子,他一见荣叔,荣叔也定睛看着他,然后招招手说:“蒙汉耀,你手里的是印玺是吗?我看看。”

  蒙汉耀便走了过去,双手捧着盒子,说道:“可是被掉包了。”

  蒙汉耀打开了盒子,荣叔瞄了一眼,然后作势要跟蒙汉耀说悄悄话,蒙汉耀便附耳过去。

  扑哧一声。

  “荣叔,你……”蒙汉耀的嘴角溢出鲜血来。

  “你背叛了家族,我代表蒙氏一族对你审判!”荣叔面容狰狞而且坚毅,从蒙汉耀的胸口抽出了手,那纤细如匕首的手指插进了蒙汉耀的胸腔里,甚至已经插断了他的肋骨,直达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