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730章:他还知道些什么?

第730章:他还知道些什么?

  彻底探查了一遍之后,发现整个阴阳当铺此刻真的是人去楼空,我才慢慢的退了出来。

  退出来之后,我便转身朝着布达拉宫广场狂奔而去,我很怕我到广场之时,那个小男孩又不见了,那才是最痛苦的事。

  幸好,当我到达广场之时,那个小男孩依旧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微微笑的看着我。

  我便走了过去,到了他跟前,他说:“去迟了吗?”

  “嗯,早已经没有人了。”我深呼吸一口气说:“可能最近布达拉宫要开法会,所以把周围的人和店铺都清退了吧?”

  “你这是在欺骗自己。”他定睛看着我。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看着他。

  “是开法会,还是其他的什么事情,其实你很清楚。”他一副什么都看透的模样,而且语气完全就是一个大人的口气,跟我眼前的小男孩完全对不上。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说:“你之前说我把朋友交给了咬死他的人,你的意思是阴阳当铺的脸谱男是僵尸?”

  他敛去了笑容点了点头,我惊讶的问他:“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的前世也是被他咬死的。”小男孩压低声音说。

  “你的前世?”我一惊,上下打量着小男孩,我警觉的看着他,他又不像是在说谎,如果换成别的小孩子,我肯定会以为他在胡说八道,但是他不一样,我也压低了声音,我说:“你的前世是谁?”

  “连秃鹫都不吃的人。”小男孩重复道。

  “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有什么证据没有?”我自然不能轻信于他。

  他淡淡一笑说:“不出意料的话,昨日你们帮我葬在悬崖上的悬棺已经落水了吧?”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点了点头,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悬棺落水,便是重生的开始,昨日悬棺一落水,这具小男孩的身躯便觉醒了我前世的记忆,这小男孩便是我的灵童转世了。”他笑笑说。

  呼!

  我深呼吸了这口气,原来是这么一层意思。

  “昨日我与脸谱男斗法,输了,便被他咬了,我便用法刀在他的脸上划了一刀,才得以逃脱,所幸是这十七年来我当葬师所累积的阴德让我成功转世,并且是当即转世。”他看了看我,又转头看扫了一眼在场所有的人,他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你带我回天葬台去吧。”

  “嗯,好。”我赶紧抱起小男孩,边上的好几个大人很奇怪的看着我,还有个老汉站了起来,对我说道:“小伙子,你干什么?”

  “乌图爷爷,我跟叔叔去一下,很快就回来,不用担心我的。”小男孩开口说。

  但是边上的人都很警惕,不过倒也有几个人认识我的,其中一个说:“他是好人,那天还在这里给咱们发食物的。”

  “没事的,我去一下就回来。”小男孩微微笑说:“叔叔,我们走吧。”

  我便抱着小男孩往天葬台的位置而去,但是走到一半的时候,小男孩突然开口说:“去斗狗场。”

  他突然改变主意,可能是怕有人跟踪,我也便没问,而是调转方向,往斗狗场而去。

  到了斗狗场,年轻力壮的藏獒都出去了,只留下一个小的和老的,还有一些哺乳期的母藏獒,我直接把小男孩带进山洞,周围的藏獒都认识我,对于我们的到来也没太在意,大部分又继续趴下睡觉。

  我把小男孩放了下来,他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而且他也不怕这些藏獒,相反的,还跟这些藏獒讲起了狗语。

  我目瞪口呆,我以为就老狗会狗语,没想到小男孩也会,那些藏獒竟然汪汪回应。

  然后他转头看向我说:“这个地方比在天葬台安全。”

  我就那么定睛看着他,我说:“雪猿是你抓到这里来的吗?”

  他摇了摇头说:“不是我,但是每一任的葬师都必须把死者的人头扔下来喂他。”

  “为什么?是不是得了谁的命令?”我追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就是这么一套程序,死者的遗体,肉身喂秃鹫,头颅就下地葬台,我问我师傅到底是为什么,他却摇摇头不说。”小男孩摇了摇头。

  “雪猿的身上都是尸虫,尸虫是墙壁那边的尸蛾通过小孔来在他的身上下卵,之后孵化,以便使得尸蛾不会绝后,而源源不断的繁衍,如果看来,尸蛾的一大作用,就是防止有人从地葬台进入,显然墙壁的另外一端有东西。”我毫无隐瞒的跟他说。

  他定睛看着我,而后说:“墙的那头肯定就是女魔了,这雪猿是圣兽,肯定就是镇守这里,防止女魔从这里逃跑。”

  我与其四目相对,女魔我倒是不信,应该是古墓,放雪猿在这里应该是一道防盗机关。

  第一雪猿的模样可以吓退很多盗墓贼,即便下不退的,碰到尸蛾,一般的盗墓贼也得死。

  而且蒙面人也说了,在布达拉宫的大殿里,十二岁释迦摩尼等身像的下面有一个入口,应该就是进入古墓的入口。

  “前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看着他说。

  “脸谱男来对雪猿下手,被我发现了,我便追了出去,之后不小心陷入了他设计好的陷阱,中了法阵,我便与其斗法,却不想不敌他,之后你也看到了。”他想了想说:“我脖子上的牙洞不会假的,你放心,不用如此谨慎,我当时想提气交代你帮我寻找转世之身的,没想到一口气没提起来就断气了,幸好咱们有缘,没想到隔天就见面了,这转世灵童竟然就在布达拉宫前面的小广场上。”

  “那你现在要我帮你做什么?”我深呼吸一口气说。

  “我们都想找出那只僵尸,那只僵尸奔着什么而来的,你也很清楚,但是我现在的这个身躯很脆弱,你必须得保护我。”他看着我的眼睛说。

  “你为什么如此相信我?”

  “因为你是好人。”他微微笑说:“不用狡辩,好人坏人虽然没写在脸上,但是看人得用心看,不是用眼。”

  “好吧,你说对了,我是好人,我可以保护你,那接下来怎么做?”我定睛看着他。

  “你准备去布达拉宫做金瓶掣签吗?”他再问。

  我微微皱眉看着他,心里砰砰直跳,为何他知道的会这么多?他到底还知道些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