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729章:你来迟了

第729章:你来迟了

  我觉得很好奇,而且觉得这个小男孩有些眼熟,特别是他的那眼神,好像在哪里见过。

  我也便驻足,微微皱眉,与其对视。

  我记得我的背包里还有一包的压缩饼干,我便放下背包,拿了出来,然后走到小男孩的面前,将饼干递到了小男孩的手里,我说:“小弟弟,吃吧。”

  他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压缩饼干,我想他应该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赶紧说:“这是蔬菜饼干,很好吃的。”

  “谢谢你啊,大哥哥,你是个好人。”他对我挤出微笑。

  “不用谢。”我很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他,他的手上,手腕,肘弯以及膝盖上都有一层垫子,这垫子是用废弃的汽车轮胎上割下来的,不过从上面可以看见因跪拜而磨出来的痕迹,我惊讶的问:“小弟弟,你也是磕长头的吗?”

  “嗯。”他点了点头说:“从贵州来的。”

  “你们一家人都来了吗?”我很惊讶的问道。

  “嗯。”他坚毅的眼里露出了精光,然后说:“可是我父母在路上得重病死了,我是跟着其他人,一路到这里的,有了他们的照顾,我才能平安到这里。”

  我震惊了,心里又很不能理解,为何有这么年幼的孩子,却要带着孩子这样三跪九叩两三千公里,到达这里吗?这对父母是不是疯了?

  我说:“你们走了多久?”

  “我四岁的时候,他们就出发了,我现在五岁半,我们走了一年半。”他很平淡的回答,而且他的口吻很成熟,跟他的年龄完全不相符,这让我更加吃惊了,难道是这一年半的磨难磨炼出来的吗?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也比较懂事,但是他这也太早了吧?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反问。

  “我娘有病,治不好,所以我爹就陪着我娘,带着我来这里朝圣,希望我娘的病能好,也当是还一个愿。”他再次说。

  “是治不好,还是没钱治?”我与小男孩四目相对。

  “有区别吗?”他的小嘴微动。

  我本能的想解释治不好和没钱治的区别,正准备开口,顿时一怔,发现小男孩的眼神里不是疑问,而是看淡一切的那些淡然,我倒吸一口冷气,是我自己愚蠢了。

  是啊,治不好和没钱治有区别吗?

  没有钱,没有人会给你看病,再简单的病也看不好。

  只是他们把治好病的希望全部寄托在佛祖身上,这一点很不可取,如果当做是还愿,那可以理解,但是还带着这些小的孩子,我真不能理解。

  “哥哥,你信佛吗?”小男孩再次问我。

  “我……”我一时语塞,我信佛吗?我也不知道我信不信佛,但是我是道教的人,七星观是道观,所以我不敢贸贸然的回答小男孩。

  虽然他只是个小男孩,我却不能敷衍或者草率的回答他,我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会随大流,见到有佛祖的寺庙,我也会去上香拜拜的。”

  “哥哥,谢谢你的诚实。”他微微笑看着我,继续问道:“那你相信转世轮回吗?”

  我再次吃了一惊,这小男孩懂得也太多了吧,但是一想,这或许是他的父母在临终的时候跟他这么说的,说会转世轮回来找他的,这是给他希望和活下去的勇气。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小弟弟,等这次法会完了,如果你没地方去的话,你就跟哥哥回去吧,哥哥保证你三餐不会饿着,秋冬不会冻着。”

  “不用了,谢谢你,哥哥。”他笑着拒绝了,他说:“我虽然是个连秃鹫都不吃的人,但是我有去处的。”

  “什么?”这一刻,我的头发全部竖了起来,头皮阵阵发麻。

  连秃鹫都不吃的人?这句话葬师说过,而葬师昨晚死了,今天这小男孩就这么遇到我了?这仅仅是巧合吗?

  我深呼吸一口气,然后强自镇定,而后用很平淡的口气问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秃鹫都不吃?”

  “我是谁并不重要。”他天真的微笑却让我感觉到无边的恐怖,随后他说:“哥哥,你相信我吗?”

  “我连你是谁我都不知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我反问道。

  “好吧,那我敢你说,你现在就去救你伙伴吧,你把他交给害死他的人,真是可悲。”小男孩突然开口。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明白了。

  他小嘴微张,冒出四个字:“阴阳当铺。”

  嘶!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然后想都没想,转身朝着阴阳当铺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在三岔路口处,已经见不到那辆五菱荣光了,也见不到其他任何人了,显然都已经被遣散走了。

  我朝着阴阳当铺的位置冲了过去,来到了那座卷闸门的前面。

  此刻卷闸门紧闭,貌似是锁上了。

  闭眼感应里面没人之后,刷的一声,一道白光闪过,君生剑出鞘,直接把卷闸门给劈成了两半。

  下面的一半落地,上面的一半则是哗啦啦的往上卷。

  我跨过卷闸门,冲进了升降梯,然后按了下旁边的开关。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升降梯往下慢慢的降下去。

  然后到了地下一层,漆黑一片,所有的灯都关上了。

  不过我的夜视能力超强,开不开灯都一样。

  我一眼望去,整个过道空荡荡的,之前有那些小混混把守,但是此刻一个人都没有。

  我提着剑,通过过道,往里面一步步的走了进去,甚至边走边闭眼感应,生怕被脸谱男伏击。

  然而当我走到尽头之时,却没有任何发现。

  或许是被全部劝走了,可能等法会结束了,就会回来。

  突然发现墙壁上有字,我走近一看,顿时傻眼了。

  墙壁上的那个‘当’字,依旧那么显眼。

  只不过在‘当’字的下面却用利器刻了一行字:你来迟了!

  我的心里猛然咯噔一下。

  还是出事了,蒙面人果然跟着脸谱男有关系,我刚跟蒙面人撕破脸,这脸谱男人去楼空了。

  哎,这下糟糕了,王川的尸体还能够找回吗?一会见了茜茜,该如何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