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698章:王川尸变

第698章:王川尸变

  川藏线上的风景真的很美,没有现代工业的污染,没有人类文明的产物,纯一色的自然风景,美不胜收。

  路上果然遇到了很多旅游的人,有骑自行车的,有骑摩托车的,有自驾游的车队,也有徒步旅行的人,当然还有好几拨磕长头的人。

  路上真有举着牌子‘求搭车’的女生,两手举着牌子,左脚站立,右脚微微抬起拦车,司机说这就是分腿拦车的标准姿势。

  他都没有停车,他说有的司机愿意的会停车……

  然后还未进入到藏区,就收到了王川的短信:一路追查,按现有的线索推断,僵尸已经往藏区而去,你们在藏区截它,我们在拉萨回合。

  我无语的看看,这僵尸可真能跑,但我心里也很矛盾,如果真是那只橙眼僵尸,那我该怎么办?

  我到底能不能救得了他,据说已经有命案在他手里。

  然后顺利到了拉萨,给了司机一千块钱,然后找了一间宾馆,叫卓玛宾馆,并且把地址发给了王川,约好了他们到拉萨之后,就到这家宾馆。

  然后第二天凌晨五点,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是茜茜打来的电话,我赶紧接了起来,应该是他们到了。

  “喂,茜茜,到了是吗?”

  “小凡……”茜茜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和月兰同时吓了一跳,我说:“茜茜,怎么啦?你先别哭啊,什么事你说。”

  “我师兄被僵尸咬死了……”说完之后,茜茜再次放声大哭。

  “怎么会,你现在在哪?”我一下就坐了起来,月兰也跟着坐了起来。

  “我在……这是哪里?”茜茜估计也是六神无主了,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你别说了,咱们的扑克牌相互间可以定位,你在那里呆着,我们马上过来。”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什么情况?”月兰瞪大眼睛看着我。

  “茜茜说王川被僵尸咬死了,走,去看看。”我一咕噜爬了起来。

  我们根据扑克牌上的定位,此刻往前和茜茜的定位是重合的,说明在一起。

  然后一大早的,这个地方的出租车又不好叫,所以找宾馆的前台帮我们打电话约了一辆车,直奔扑克牌所标记的位置。

  那是一处荒山,茜茜整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周围是膝盖高的杂草,此刻她坐在草堆之上,草堆中间深陷入一个凹槽,那是王川的身躯压倒了杂草,所产生的凹槽。

  虽然还是那身迷彩服,但是整个人已经失了形,整个人被吸成了皮包骨,俨然成为了一具干尸,那容貌连我都不敢认了,这还是那干练,壮实的王川吗?

  脖子上两个深深的牙洞,茜茜整个人就坐在他的边上,面无表情,傻傻的……

  “茜茜。”月兰赶紧小跑过去,搀扶住茜茜,巨大的精神打击,估计压垮了她的承受力,王川在她心目中的重量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我蹲在王川的尸体前面,木然的看着他的脸,回想着以前跟他一起经历过的战斗,仿佛就在昨天,历历在目,如今成了这模样,我整个人心里非常的重。

  是他引荐我们进入到猎人部队的,他的耿直是我最欣赏的……

  我伸手摸向了他枯瘦如柴的手指,只有一层皮包裹着指骨,手背上的手骨都显现了出来,指骨与指骨之间的沟壑如此的分明。

  我闭眼感应着四周,四周灰蒙蒙的一片,清晨的阴冷,根本就没有僵尸的潜伏。

  “茜茜,是什么颜色的僵尸,眼睛什么颜色?”月兰小声的问茜茜。

  茜茜木然的摇了摇头,见他这样子,估计现在问什么也问不出来。

  “月兰,跟杨老头和杨姐他们报个信。”我抬头对月兰说。

  “嗯。”月兰赶紧掏出了手机。

  我低头仔细打量着王川的尸体,突然发现他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猛吃一惊,本能的做出戒备。

  嗖的一声,突然见他猛然抬手,如同匕首一把的手指,直接抓向月兰的胸口。

  “小心。”由于有了发现,所以我快速出手,一把抓住了王川的手腕,而后整个人翻身而上,两手禁锢住了王川的手。

  而后吼道:“王川,王川,你醒醒……”

  但是此刻的王川无比的狰狞,眼睛里充满了贪婪的血红色,到东西了一口气,这王川难道是尸变了吗?

  然后下一刻,他张开了嘴巴,露出了两颗锋利的獠牙,被我按住手腕的双手也露出了锋利的指甲,他果然尸变了……

  “师兄,师兄……”茜茜歇斯底里的对着王川吼道,但是月兰一直抱着她,不让她靠近。

  “媳妇,你的血能解尸毒……”我转头对月兰说。

  哗啦一声,一道寒光闪过,月兰的手指划破,而后手指直接塞进了王川的嘴里,但是另外一只手则是紧紧的捏住王川的颚骨,不让他咬下去。

  她的血一点点的流入王川的嘴里,王川虽然咬不下来,但是喉咙一直有吞咽的动作,显然是在吞咽月兰的血。

  只见他的眼睛从猩红浑浊变成了清澈,只不过却越来越无神,眼睛便慢慢的闭上了,我感觉他挣扎的手腕也变得没有力气了。

  最后闭上了眼睛,整个人耷拉了下去,全身无力了。

  “师兄,师兄……”茜茜赶紧扑了上来。

  我感受王川的气息和心跳,脉搏,全然没有……

  “小凡,月兰,我师兄是怎么了?”茜茜哭喊着问我们。

  “尸变。”我不乐观的说:“他已经变成了僵尸,月兰的血能解尸毒,但是……”

  “但是什么?”茜茜瞪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问。

  “我当时是以活人的身份拥有的僵尸状态,月兰的血帮我解了尸毒,我不至于疯狂而丧失理智去到处咬人,我虽然有了僵尸状态,但是却是可以自我控制,有自我意识的,但是你师兄……”我低头看着王川。

  “我师兄怎么啦?”茜茜已经没了主意。

  “你师兄已经被吸干了血液,刚才之所以能动,完全是凭借尸毒的激发,而本能的吸血,如果解了尸毒,那只怕就彻底死了,成为一具尸体。”我有些后怕的说。

  “不,千万别让我师兄死,不要,我宁可他变成僵尸,也不要让他离开我。”茜茜疯狂的喊道:“小凡,你救救我师兄,我求求你了,你救救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