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673章:不是好同志

第673章:不是好同志

  虽然蒙面人是答应了,但是这个答复的背后却隐藏着重重的杀机。

  以至于出门回到宾馆之后的杨姐也是一脸的凝重,还特地把大家叫到她的房间开了个碰头会。

  直到门关上三分钟了,杨姐依旧一声不吭。

  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说:“杨姐,这蒙面人虽然答应了,但是宝藏一出土,他势必带人抢夺,此刻搞不好就在调兵遣将了。”

  “这个我自然知道,我们目前的猎人成员就我们六人,为了预防不测,迟海你去联络一下,找点人到墨家村待命,坚决不允许其他人进入墨斗山。”

  “嗯,好,我马上联络。”迟海便掏出电话联系了。

  杨姐这才看向了我,说:“明天你和你媳妇,还有我,我们三人到桃花潭去,迟海和王川茜茜则在附近戒备,一有情况,立马通知我们。”

  “好。”所有人都点了点头。

  “我想老七他们会有一条应急的逃生路线,当小凡下桃花潭去开启入口之时,岸上就只有我和月兰,还有那位老者,如果蒙面人不带人的话,那倒是可以应付,但只怕他会请其他的高手一同前往,反正大家小心一点,一切见机行事。”杨姐继续吩咐。

  “知道了。”我叹了口气说:“这次迟海没让我们把那些装备带上,不然战力能增强不少。”

  杨姐微微笑说:“小凡,其实不让你带那些东西是我的意思,一来是那些东西太强大的,我怕一旦使用会伤及无辜,特别是墨家村的人,毕竟大家师出同门,何况当时任务需要,你们也带不来这些东西,其次,如果一切凭借外物,而忽略了自身水平实力的提高和磨练,那就本末倒置了,自身实力的增强才是最主要的。”

  我了个去,杨姐大我没几岁,但是浑身上下却是领导范,而且说的话也都很在理,完完全全的高人风范,我连连点头,表示知道了。

  “行啦,本来还有一肚子的话要交待,我现在突然却说不出来,你们回去休息吧,好好养足精神,明天早上六点准时出去墨家村。”杨姐叹了口气,挥挥手说。

  “好的。”我们便退了出来,却碰到迟海打完电话进门。

  深夜,我和月兰两人仰面躺在床上,月兰是醋意大点,不过也无可厚非,女人不都这样吗?

  只不过此刻,月兰明显不是在吃醋,而是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媳妇,你怎么不睡,在想什么?”我转头看着她的侧脸,月兰的侧脸很好看,清秀而又分明,特别是耳朵,如凝脂一般粉嫩,也是她最敏感的部位之一。

  “明天之后,我们会是怎么样的?”她喃喃自语说:“我也没想到,我们的对手竟然是大丰茶楼的幕后老板,这个对手很可怕。”

  “别太担心了,以前多少大风大浪,我们不都挺过来了吗?没什么好怕的,那蒙面人不也被我的雷电给电到了。”我安慰道。

  “你有没有现,今晚的他跟个没事的人似的,估计他已经驱除了你释放的雷电,如果让其找到方法,或许你这杀招对其就没有作用了,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月兰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我。

  “没事。”嘴里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依旧没底,倒不是怕,而是对阵蒙面人的移花接木,至今没有破解的办法,照理说我的是阴气,通过他身躯之时,他应该受不了才对,可他却原原本本的将阴气当做他的手段,调转方向攻击我,这是跟可怕的手段。

  如今在破解掉我的雷电,我都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办法来跟他决战。

  月兰伸出双手,捧着我的脸,气呼呼的说:“每次都说没事没事,每次都出大事,不是重伤就是半死,你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呵呵,或许是我命太贱,老天爷不收我啊。”我呵呵笑。

  “不准这么说,我只希望你平平安安的,老公,其实我也渴望平凡的生活,这一年来的奔波,我也有些倦了,也有些怕了,我不知道哪一天,突然就现失去你了。”月兰感伤的说。

  “傻瓜,想什么呢?我对你的爱是永恒的,在我所经历过的这些事情当中,难免会有碰到一些误解或者误会,好比墨染,我纯粹就当她是个妹妹,你别想太多了,至于安定平静的生活,你以为我不想啊,我答应你,等这件事忙完了,我就跟杨姐说,咱两不干了,咱们回家过小日子去。”我坏坏一笑,捏了捏月兰的鼻子。

  “嗯。”月兰这次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说:“好久都没双修了,来一下。”

  “好呀,正好我存了好多的水要给你……”我一本正经的说。

  “你流氓。”月兰一把揪着我的耳朵,咬着嘴唇警告道:“不准泄了阳气。”

  “啊,不是……”我了个去,月兰误会了,我说:“媳妇,我的水是桃花圣水,就是那老头喂你喝的那种水,可以解毒,也可以洗髓伐毛的,之前本来想着也带你过去泡桃花潭,可还没来得及去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搞得现在都没机会了,只能通过双修给你一些,帮你洗髓伐毛。”

  “哦,好。”月兰点了点头。

  然后就宽衣解带,两人赤条条的双修。

  那你说双修就双修吧,不能泄阳已经很难受了,月兰的叫声还那么的销魂,何况隔壁还住着那么多的熟人,搞得我好几次都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她总是说情不自禁,而且我还觉得很不公平,因为我不能泄了阳气,但她却没自我限制,因为她说她的女的,不用限制,我当时就无语了……

  虽然双修了一夜到清晨,根本就没有合眼,但是越修越精神,然后六点出门的时候,现杨姐她们几个人都是熊猫烟。

  我诧异的说:“杨姐,昨晚没睡好啊,是不是一直在担心今天的事,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

  杨姐苦笑着摇摇头,自嘲的说:“没死在敌人的手里,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小凡啊,你不是一个好同志,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我代表组织批评你。”

  “啊,什么?”我诧异的看着她,怎么把事情说得这么严重。

  然后杨姐也不继续说话,而后带着其他人就下楼去了,留下目瞪口呆的我,还有满脸通红的月兰,我一见月兰的脸,似乎明白了什么,刷的一下,我的脸也红了,与月兰面面相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