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616章:黑土有毒

第616章:黑土有毒

  墨斗的组成部分有四部分,墨仓,转轴,墨线,替母。

  这替母就是在墨线尾端,用来固定住墨线的金属端,一般是圆锥形的,对于这替母名称的由来,还有个传说。

  这墨斗的发明人为鲁班,墨斗出来的时候,墨线的一端是没有任何东西的。

  每次打墨线之时,鲁班都会让他的妈妈拉着墨线,替他固定住,然后他再打墨线,打完之后,他妈妈松手,如此反复。

  忙的时候,有时候一天要拉成百上千次的墨线,每一次拉墨线都需要弯腰蹲下,他妈妈是很辛苦的,鲁班自然也知道。

  渐渐的,母亲的年纪就大了,再也拉不动了,鲁班就想着怎么样才能固定住墨线,不用让他妈妈再辛苦。

  有一天他路过河边,见到有人在钓鱼,钓上来之后,发现鱼嘴里的鱼钩,突然间就来了灵感,所以便有了现在的这个圆锥尖端,取名替母,就是替代他的母亲。

  以前我对这些也不清楚的,那是因为在巫山之时,我在床上瘫了,小敏跟我说的这些,就当故事给我讲的,她父亲是个木匠。

  现在想想,心里很不好受,小敏死了,她和她父亲的尸体还在我师傅的家族坟地里。

  我要尽早完成这个任务,然后再尽快回巫山去,想办法救活小敏和她父亲。

  刽子手的刀跑了,变成了刀魔,仵作的眼,也就是阴阳珠现在在我们手里,扎纸匠的手我们也有,天聋地瞎此刻就在七星观当客座长老,而二皮匠的针线,那金线也在我们手里。

  如果刀魔找不回来,那么再另找其他的刀了,我相信刽子手的刀肯定不止一把。

  眼前的这三角形平地,就好比‘替母’这圆锥的切面,是一个等边三角形,回头看向墨斗山,我怎么感觉这两座山加上这三角形地带,如果是从天上往下看,那肯定像一个葫芦的切面,确切来说,应该就是一个瓢!

  正当我陷入沉思之时,不远处走来了一队人马,大老远就对我吼道,我转头一看,是一队的武装人员,但是这些人对我喊的是汉语,所以倒也不怕。

  “喂,你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带头人冲着我喊。

  “我迷路了。”我转头看着他们。

  “耶,怎么是你啊,小兄弟!”人群中突然出现一张不是很熟的面孔,但是有些印象,我猛然想起,这人是其中一个跟我们越狱的狱友,说是松吉村的。

  “对啊,我迷路了,怎么是你们?”我微微笑说。

  “你们认识?”有人问他。

  “对,他是墨家村的,跟我们一起从局子里出来的,都是自己人。”那人介绍说。

  “哦,墨家村的,怎么迷路到这里啦?”

  “老大,那天打缅甸人的时候,好像就是这年轻人带着他们村的护卫队跟缅甸人对干的。”

  “对对对,好像是他。”

  “是啊,有些眼熟。”那老大微微笑看着我。

  “是我,没错。”我承认了,我说:“那些缅甸人,你们怎么处理了?”

  “就扣押起来啊,然后他们村的人就派代表来谈判啊,说是放了这些人,给我们钱,然后再也不打那个矿的主意了,枪全部给我们,只要放人就行。”

  “然后全放了吗?”我惊讶的问。

  “放了啊。”

  “奇了怪,我们村也抓了几个受伤的,怎么没来赎人呢?”我就觉得纳闷,但也有可能已经去跟村长他们谈了,我不知道而已。

  然后正在这时,不远处又来了一辆卡车,我一见车牌,喵的,向浩等人终于是找来了。

  但是车门一开,下来的却是墨染和她妈妈,而老七跟着其他几个人则是在后斗上。

  “小凡哥哥,天啊,总算是找到你了。”墨染紧张的说:“你跑哪里去了,我们都担心死了。”

  向浩等人也围了上来,他上下打量着我,问道:“没事吧?”

  “没事,我当时吓得赶紧就跑下山了,然后迷路了,跑到了这里来。”我扫了一眼他们,估计是老七一家人要求的,不然这些人不会找来。

  向浩等人与松吉村的那帮人对视了一眼,两帮人都没有问候,那带头的说:“我们走。”

  这帮人就走了,向浩等人一直盯着他们,直到他们走远了,才收回眼神。

  我指着三角形尖端所指的那一条山脉,我说:“这就是无量山吗?一直都听过这个名字,今日终于是见到了。”

  “对,就是无量山。”老七说:“走啦,回家去,天都快黑了。”

  我与向浩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上车,便回了墨家村。

  我上老七家吃饭,墨染和七婶煮了满满一桌子菜,很丰盛。

  我边吃边问:“七叔,这墨家村的地为什么都是黑土?”

  然后他们一家三口对视了一眼,竟然都没有回话,最后还是墨染没好意思不说,看了我一眼说:“小凡哥哥,这事真不好说,这黑土地里诡异得很,而且这黑土地有毒,慢性毒。”

  “小染……”七婶出声制止,示意她别说了。

  “算了,小凡也不是外人,告诉他也好,免得不小心中了毒还不知道。”七叔劝道。

  墨染便继续说:“这是祖训,祖先是这么说的,说这黑土地有毒,种很多植物都活不了,有一些生命力强大的是活下来了,但是植物的汁液也都全部没染成黑色了,以前种植过地瓜,那地瓜煮来吃之后,人满嘴都是黑色的,吃多了之后,人就不适了,送医院去洗胃,医生说是食物中毒。”

  我目瞪口呆,但这肯定是事实,在山上的松树我可是亲眼所见的,整棵树包括树干里的汁液全都黑了,简直太可怕了。

  “这种毒素会慢慢沉积在体内,如果一点一点的积累,最后整个人包括血液和骨髓都会黑掉的。”七叔补充了一句。

  “对,就是毒性不是很强,也不会很急,就是慢性的。”墨染说。

  “那你们怎么还住在这里?”我诧异的说:“住这里问题不大吗?”

  “住的话倒是没事,就这个村落,住了好几代人了,村子早就宜居了,倒是野外,那些毒素应该还挺厉害,而且我们先祖一代一代的血脉传承下来,身体里或许已经习惯了这种毒了。”墨染解释说。

  我想了想,有点道理,应该是产生了免疫的抗体了。

  “只要不是直接口服食用这地里种出来的东西,光呼吸空气的话,应该是不会中毒的。”墨染继续说。

  我目瞪口呆,难道这也是防盗的一种手段吗?全部是黑土,罗盘又失效,到处打洞取土,就会沾染黑土上的毒气,久而久之就中毒了?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