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584章:小和尚死了

第584章:小和尚死了

  当月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众人之时,众人便再也笑不出来了。

  我哥和我爷爷更是走了过来,我哥轻轻的摊开了我的右手,我害怕他们也被金光闪了眼睛,所以没敢对着他们,而是偏向一边。

  但他们转过头去看,手心却没有发出金光,我也纳闷,我说:“咦?什么情况,为什么你们不会被闪到?”

  爷爷摸了摸胡子,看看我,又看看月兰,说:“或许是月兰的缘故吧,佛门卍字是佛门的一大信仰,与佛门的六字真言,道家的九字真言大概处于同一等级,都是非常厉害的存在,但是都是作为至阳的代表,所以对至阴有克制的作用吧。”

  “我懂了。”我与月兰对视一眼,而后重重点了点头,月兰是纯阴之体,但其他人显然不是,也就是正常人,所以卍字不发出金光。

  “爷爷,那现在该怎么办?这明显就是那老和尚算计小凡。”我哥也觉得有点难办了。

  “算计谈不上。”爷爷摸了摸胡子,而后说:“至少这个字在小凡身上,对小凡貌似没有害处,反而有帮助。”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哥再问。

  “这个就不清楚了。”爷爷也摇了摇头。

  “哎呀。”我嫂子突然冒出一句,把所有人吓了一跳。

  “嫂子,你干嘛这样一惊一乍的,吓死人了。”我傻眼的看着嫂子。

  “白蛇传你没看过吗?那老法海不就是把许仙拉去当和尚,从而拆散许仙和白娘子,这老和尚是不是给你这么个字,然后想拆散你和月兰。”嫂子绘声绘色的说。

  我的脸都绿了,倒吸了一口冷气,吼了一嗓子:“他敢拆散我和媳妇,我把他的庙都拆了。”

  月兰没看过白蛇传,但是也听得懂是什么意思,她微微皱眉,显得很不高兴。

  然后咯吱一声,廖雪妃隔壁的宿舍门又开了,好死不死,小月从屋里走了出来,她一见我们,对着我们露出微笑说:“大家都来了啊。”

  我了个去,这不是撞枪口上了吗?

  只见月兰的脸青白不定,本来被这事搅得心情就不好,小月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出现,简直要命,但是我没敢打招呼或者开口。

  “小月,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嫂子见势不妙,赶紧走过去,出言问道。

  “她现在是掌门亲传弟子了,当然会在这里啊。”廖雪妃补了一句。

  我感觉这里也不能久呆了,我伸出左手,拉住了月兰的手说:“媳妇,走,我们去找老和尚问清楚。”

  月兰本就在生气,此刻一听便说:“好。”

  她心里也窝火,自然想问个明白。

  “胖子走,开车带我们去。”我对着胖子说。

  “好。”

  “我们也去。”爷爷和我哥哥嫂子也出声。

  然后还是昨晚的那些人,再次坐着那辆商务车,再次前往灵泉寺。

  到达灵泉寺的众人火气冲冲的朝着宝塔的位置走去。

  一到了塔的门口,那个胖和尚气冲冲的朝着我们冲了上来,对着我们大喊道:“你们这帮凶手,撞死了我师弟,我要报警。”

  说话的同时,胖和尚拿出了电话,准备拨号码,我赶紧出声:“什么意思?那小和尚不是已经被你师傅救好了吗?昨天还用我的血,滴了半个小时去救他。”

  胖和尚抬头看我,嘴唇哆嗦的说:“昨天夜里,我师弟没挺过去,死了。”

  “不可能,你开什么玩笑。”我情绪失控喊了一句:“你师傅用我的血,救治了他,还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师傅说筋脉是通了,但是却没注意到内脏已经全碎了,昨天半夜师弟高烧不退,最后没挺住就咽气了。”胖和尚说完,眼泪一颗颗冒了出来。

  我们一看,全懵逼了,这胖和尚看样子不像是在演戏,但如果是演戏的话,感觉全世界欠他一个奥斯卡。

  这时候胖子整个人脸色青白不定,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打寒颤。

  我能明白他的所想,如果昨天这事以小和尚化险为夷为结局的话,他也就没事了,但此刻小和尚死了,这事就复杂了,如果老和尚报警的话,胖子只怕是凶多吉少。

  我们所有人对视一眼,本来是想来讨个说法的,那如果小和尚真死了,这个说法还怎么讨?

  而且还摊上大事了,但现在的关键就是这小和尚到底死没死,是真死还是假死,这个很值得怀疑。

  只不过又不能表现得那么清楚,我问向胖和尚,我说:“你师弟的遗体呢?我想看看他。”

  “在楼上,昨天的那个房间里,师傅也在那里,他从昨晚到现在一直守在小师弟的身边,为其念诵往生经,滴水不进,怎么劝都不听,都是你们这帮人害的。”胖子怒气冲冲的指着我们。

  他这么一说,我便闭上眼睛,微微感应,果然在二楼的那个房间里,老和尚盘坐在床上,对着直直躺着的灵木小和尚念诵经文。

  虽然影像模糊,但能够看清大概。

  我睁开眼睛,咕噜一声咽了口口水,我说:“你帮我上楼问问你师傅,我们想上去看看小和尚,送他最后一程,你们佛门不是讲究因果吗?这事也是因我们而起,希望能结善果。”

  “我师弟都死了,能是善果吗?”胖和尚哭喊着说道。

  “灵金,让他们上楼吧。”楼上传来了老和尚的声音。

  我们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然后相互看看,胖和尚也便没有再拦,我们便走了上去,进入了房间。

  在我的感应之下,灵木小和尚浑身上下都是死气,一点生气也没有,显然是真的死了。

  我们所有人全站在小和尚的床边,全部双手合十,为其弯腰鞠躬,毕竟当时我们所有人都在车上,可以说是车带着一车人撞死的他。

  “大师,您节哀顺变。”爷爷带头,向老和尚致歉。

  “阿弥陀佛。”老和尚只是闭眼喊了一句佛号,却不再说话,也不看我们。

  扑通一声,胖子对着小和尚跪了下去,连连磕头连连哭着说:“小师傅,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对不起……”

  “你起来吧。”老和尚对着他抬抬手,我们赶紧把胖子搀扶了起来,老和尚说:“昨天我就说了,一切都是冥冥中注定,灵木注定有此一劫,老衲以为他躲过去的,却不想还是失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