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471章:决斗生肖鼠

第471章:决斗生肖鼠

  只是我的左眼皮一直跳,我曾经好像在哪本书上看过,像这种操控骷髅出来行凶的手段,施法者与受法者之间的距离是不能超过一公里的,不然法力就会失效的。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如此看来,操控这五个白袍骷髅的施法者肯定就在天池一带。

  “走,我们出去看看。”我一扭头,朝着天池的方向奔去。

  上了天池之后,我闭眼感应四周,按理说这个人应该在我的感应之下才对,只是很奇怪,我竟然没有发现他。

  只是站在天池中间,我的左眼皮一直跳,心脏也是一抽一抽的,我能预感到危险的临近。

  所以我拔出了君生剑,而后快速运转阴气。

  轰隆一声,从我的脚底下,突然炸开,一股巨大的力道冲天而起,我被直直撞上了半空。

  只不过我事先运转了阴气,所以这一击的攻击力大部分被七彩护盾抵挡掉。

  我低头一看,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张开着,就要朝着我的双脚咬下去。

  一道阴气从脚下释放而出,打在了对方的鼻子之上,反弹回来之后,我一跃而起,瞬间拉开了距离。

  尼玛的,幸好是吃了天山雪莲果,这下身轻如燕了,就刚才那一下借力,我竟然飞起来了,无比的轻盈,一下子就拉开了距离。

  刚才我以为下面的是鲨鱼之类的东西,刚才低头一看,竟然是老鼠。

  我特么是做了什么孽啊,打完野猪打老鼠……

  上升了十米之后,脚下的借力消失了,但是身体的重力是往下的,我感觉已经到达极限了,脚底在继续释放阴气出去都没有用,因为距离借力点太远了,根本就没有反弹的效果。

  在身躯一直往下掉的同时,我突然用力,一个空翻,脚朝上头朝下,手握着君生剑刺向了张开血盆大口的老鼠。

  老鼠见我变守为攻也吃了一惊,赶紧闭上嘴巴,一个掉头就往下而去,只不过在下落的过程中,我的眼皮一直跳。

  耳边传来了唿唿的风声,余光瞄到一条如鞭子一般的尾巴,朝着我的头部抽了过来,我赶紧拿着君生剑,朝着尾巴砍了过去。

  我可是亲眼见到老鼠用尾巴活活把狮子给抽死的,如果今天栽在这尾巴上,那老子就是猪了。

  当的一声,君生剑与尾巴擦出了火花,在夜空里格外的显眼。

  但是听到老鼠吱吱吱的惨叫,甚至有东西掉落在冰面之上。

  轰隆一声,老鼠落入了冰窟窿里,我屈膝下落,落在了冰面之上。

  我蹲在在冰面上找寻,果然摸到了一段大概十公分长的尾巴,我大喜,这该死的生肖鼠终于被我斩了尾巴,要不是君生剑是域外陨铁打造的,估计刚才断的就是我的剑了。

  我赶紧把这段尾巴收了起来,藏进了口袋里,这下可算是为三尾报仇了,等见到三尾的时候,把这段尾巴为它,不知道它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然后这时候,橙眼僵尸和他的几个媳妇跳出了冰窟窿,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微微皱眉,因为刚才那种糟糕的感觉又来了,突然大声喊道:“小心。”

  但是迟了,在五步开外,也就是那群僵尸所在的冰面。

  轰隆一声巨响,冰面炸开,生肖鼠从冰里窜出,将几只僵尸撞飞,但是它的速度奇快,而且是快,准,狠,一口咬住其中的一只白眼僵尸,直接掉头,拖回到洞里去。

  橙眼僵尸急得直跳脚,刚才已经失去了三个媳妇,此刻又被老鼠叼走一只,这能不跳脚吗?

  可他还没反应过来,又是轰隆一声,在他的不远处,又炸开了一个窟窿,老鼠从洞里窜了出来,叼住他的另外一个媳妇就往下拉。

  我和他同时冲了过去,一人拉住了他媳妇的一只手臂,用力往外拉,只是啪的一声,突然卸力,我和他连连后退。

  我们两个傻眼的看着手里拉着的那两只手臂,她的媳妇拉出来了……一半!

  从腰的位置断掉,上面的拉出来了,下面的被老鼠拖进洞里了。

  嗷!

  橙眼僵尸仰天长吼,整个天池都在震动。

  我喊了一句:“回去,带着它们回到坟墓里去,否则会被老鼠一个个拖进洞里,我自己对付它就行了。”

  橙眼僵尸知道其中的厉害,便带着剩余的三只白眼僵尸,跳回了冰窟窿里,回墓穴里去了。

  我担心生肖鼠直接从那个冰窟窿里钻进坟墓,所以我也跟着跳了下去。

  果不其然,在我跳下去之后,那个冰窟窿的壁道之上传来轰隆隆的响声,我知道是老鼠打洞过来了。

  所以在冰层都没有打通之前,扑哧一声,君生剑直接刺穿了过去,对面传来了吱吱吱的叫声。

  我拔出了君生剑,剑尖之上有血迹,应该是我刺中了生肖鼠,但是深度大概就只有五厘米,因为剑上的血迹深度就五厘米。

  我一脚踢开冰层,冰窟窿与老鼠洞联通了。

  在老鼠洞的墙壁上,有一滩血迹,我顺着血迹快速追击,此刻正是追击老鼠最好的时机,趁你病要你命!

  阴气在全身游走,眨眼间,我整个人便隐身了。

  而且为了降低脚底发出的声响,我稍稍释放一丝丝的阴气入鞋底,释放出去立马反弹,这样鞋子与冰面根本就没有接触,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声音。

  我小心翼翼的在冰道里游走,手里捏着君生剑,如同幽灵一般,寻找着生肖鼠的所在。

  其实我现在很紧张,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兴奋的刺激感。

  此刻的老鼠洞并没有很多条,都是生肖鼠刚刚打出来的,此刻在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双叉口,但是右边的入口有血迹,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往右边而去。

  刚一转弯,我就发现了生肖鼠在前面的不远处,距离我大概就三十米的位置。

  它匍匐在地上,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只是我刚转弯,它立马警觉的盯了过来,一动不动的盯着。

  我立马不动了,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它看不到我的。

  就这么盯了这边大概两分钟,生肖鼠慢慢放松了警觉。

  而我也做好了必杀一击的准备,我已经做好了盘算,哪怕是像第一次那么不计后果的冲刺,哪怕是缺氧唿吸不上来,这一次我也要冲上去,一剑解决了生肖鼠这个大祸害。

  我的心里砰砰直跳,我默念着一,二,三!

  嗖的一声,我如同一发离膛的子弹一般,拿着君生剑,冲向了生肖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