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450章:英雄救美

第450章:英雄救美

  一路的舟车劳顿,第一次自个出远门,而且是从祖国的最南边横跨几个省到了祖国的西北边。

  当然了,这是九天之后的事了,没错,我整整花了九天的时间在赶路上,大部分都是大巴车,小巴车,还有绿皮的火车,苦不堪言。

  只是心里有信念,也就感觉没有那么难受了,至少我顺利的到达了哈密地区,也就是产哈密瓜的那个哈密。

  我从小巴上挤了下来,车上的味道真的很难闻,特别是几个大汉,身上的那个味道简直能把我熏死,听说是哈萨克族的人,身上的羊膻味很重,差点把我熏吐了。

  我都九天没有洗澡了,身上都没什么味,就他们身上那味,我估计肯定超过一年没洗澡。

  然后我还戴上了口罩,车上的其他人倒好像是很习惯,只是那几个大汉看我的眼神都是恶狠狠的。

  我没有嫌弃他们的意思,只是真受不了那个味,相比于尸臭味,这个味道更恶心。

  下了车之后,就在路边蹲了一会,深呼吸两口气,也有点犯晕,好像是氧气不大够,缺氧造成的。

  然后休息好了之后,准备找一家西北拉面馆吃点东西,只不过这个地方是个小镇,远没有东南沿海发达,商店都找不到几家。

  我可能也没到哈密的城中心,应该是在附近的郊区就停下了,因为我受不了那味道,所以要求下车,然后一下车,那小巴就跑了,竟然不等我。

  周围也没有多少的灯光,感觉整条街道有点凄凉,这不才是晚上的八点多,怎么都睡觉了吗?

  只有不远处的几盏昏黄的灯光,我便沿着大路,朝着有灯光的方向走去,好歹得找个地方,晚上才好歇脚。

  然后不远处有不少的火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而且离我大概一百多米的地方,有两个人朝着我狂奔而来,背上貌似还背着东西。

  他们的跑是落荒而逃的那种,而且还边跑边摔边往后看,再看看远处的火把和手电筒,我猜应该是这群人在追他们。

  我就在路边驻足,看着这两个人跑到我的边上,从我的边上快速的奔了过去,两人还转头看了我一眼,气喘吁吁,面红耳赤。

  然后跑出去几十米之后,那个女的突然推了那个男的一下,嘴里还嚷嚷着什么,那个男的好像是汉人,对着那女的说道:“阿依慕,不,不要,你跟我一起走啊,千万不能跟他们回去。”

  那个女的用你标注的汉语说:“走啊,去哈密城区等我,我会来找你的。”

  眼看后面的追兵就要到了,男的虽然很不舍得,但还是转身朝着远处跑去,然后这时候,我见那阿依慕怔怔的看着男孩跑远的身影,脸上带着笑,眼里却落下了泪,对着男孩的背影说:“阿布,我爱你,来世我再做你的妻子。”

  然后那女的突然掏出一把匕首,双手反握,插向了自己的肚子。

  我特么吓了一跳,嗖的一声冲了过去,女孩的动作如慢放一般,当匕首的尖端快要抵达她的肚子之时,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一把抢下了她的匕首。

  她猛吃一惊,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我,然后对着我喊道:“你干什么?把刀还给我。”

  我微微皱眉,这女的很清秀,还带着一顶维吾尔族的小帽子,头上扎着小辫子,但是此刻脸色很憔悴,而且很焦急,双手要抢匕首,我赶紧后退,说了句:“好死不如赖活着,年纪轻轻的,你这又是何必,你们这是私奔?”

  女的又急又气,但是一转头,那些举着火把和手电筒的人群已经冲了过来,嘴里还大喊大叫着维吾尔语,我根本就听不懂。

  然后两个大汉,不管三七二十一,二话不说,抡着木棍就朝着我甩了过来。

  刷的一声,君生剑出鞘,咔嚓咔嚓,两根木棍都断了,而且我抬起一脚,朝着他们的肚子踹了过去,两人便倒飞了出去。

  然后这女孩突然眼睛一亮,挽住了我的手,应该是见我身手不错,希望我能救她。

  可令我诧异的是,她抓着我的手臂对着我:“别打他们啊,他们是我的家人,我的叔叔和哥哥们。”

  “你不扯淡吗?不让我打他们,难道让他们打我吗?”我也怒了。

  然后这女的就朝着那些男的大喊,用维吾尔语喊,这些男的便停了下来,却是全围着我,不让我走,那女孩说:“他们不会打你了,我们现在跟他们回去。”

  “既然是你的家人,你跟他们回去就好了啊,我跟你们回去做什么?”我傻眼的看着她。

  “求求你,帮帮我,你很厉害,你保护我好吗?不然他们会打死我的。”阿依慕暴雨梨花的,老子都郁闷了,怎么这一下车就摊上了这个破事。

  我能说不吗?我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然后一群人就围着我们,把我们围在了路中心,我也打起了精神,生怕这些人偷袭,被他们像赶羊一样往着赶,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只不过我刚才露了一手,这些人并没有敢妄动。

  只是一路上,这个阿依慕一直紧紧的挽住了我的手臂,胸口还一直在手臂上趁,软软的,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然后走了大概半个小时,进入了一个村落,这村里的风格跟闽南那边的可差太多了。

  丫的,村口竟然拴着一群的藏獒。

  我小时候被狗追过,所以留下阴影了。

  虽然现在对付藏獒绰绰有余,但狗的狂吠声,以及那龇牙咧嘴流哈喇子的模样,依旧很吓人。

  到了一处木屋前,这木屋都是用原木,树干一根根钉上去的,不管是屋顶,还是墙壁或者是门,都是这种木头。

  然后门被打开了,那些人大声对着我吼道:“进去。”

  很多人手里还挥舞着棍棒,作势要打我,不过也只是作势,并不敢真上来,他们知道我的厉害。

  阿依慕拉了拉我的手,把我往里面拉,我想了想,好歹是木屋,四面有遮挡,今晚就在这里过了,而且还有美女相伴,不错不错。

  我们进去之后,带头的大汉,恶狠狠的瞪着我,然后砰的一声就关上了门,之后传来锁链的哗啦啦的声音,应该是把我们锁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