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401章:枯井满水日

第401章:枯井满水日

  然后追星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嗖的一声,跳入了坑口,一点声音也没留下,就这么走了。

  “她去干吗?”我看着月兰。

  月兰也看着坑口,随口说:“刚才逐日出现,我追了出去,追星就引你们上来这里,追星说发现了秘密,要让你们知道,说了什么秘密了吗?”

  “秘密?”我微微皱眉,然后看到眼前的棺材,突然恍然大悟,我说:“就是这棺材的事,二十八座山中只有七座是真山,二十一座的镜像出来的假山,这些假山时刻都在移动,而且不管真山还是假山,里面都有墓室,也都有棺材,只不过棺材只有一个真的,六个疑棺,除此之外,其他都是假的,这应该就是追星摇告诉我们的秘密。”

  “原来如此。”月兰叹了口气说:“追星有了双鱼玉佩,对于这些真山假山的辨别,比我们厉害许多。”

  “那追星干嘛不和我们一块走?”

  “全部聚集在一块也不好,我让追星去给她们搞搞破坏,拖延她们,这样我们就可以抓紧时间找到真正的墓室了。”月兰估计是早就跟追星约定好了。

  “那行,我们现在下去吧,这是个疑棺,现在逐日和不悟,还有老陈老王土行孙,都在找寻,我们得抢在他们之前。”

  “嗯。”

  我们依次跳入坑口,依旧是我在前,月兰断后。

  滑滑梯似的的往下,每个人的屁股上都裹着一层的土,然后到底之时,突然一个庞然大物跳了出来,把我们吓了一跳,我爷爷更是顺势投掷过去了阴阳童子锥。

  定睛一看,原来是白虎。

  白虎笑笑说:“走,跟我走,在这老鼠洞里不安全。”

  我与他们使了个眼色,示意先不要行动,跟着白虎走。

  “前辈,我们去哪?”我问道。

  “回我住的那个山洞。”白虎在前面带路。

  “那四只被童子锥弄死的老鼠不要了吗?那可是大餐啊。”我再问。

  “我早就弄回洞府去了,我出去追那大老鼠,追丢了,回来找你们,你们又不在了,所以我就原路返回去,找不到你们,我就先把老鼠拖回洞府了。”白虎边开路边说。

  然后白虎貌似对路线很熟,带着我们左拐右拐,然后就出了地面,之后就开始爬山,不一会儿就到了洞穴当中。

  回到洞穴,果然有四只老鼠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

  白虎转头对我说:“小子,赶紧分工去烤老鼠,我真饿了,你的那几个罐头还在那里,一会蘸着酱烤。”

  我了个去,原来是白虎饿了,迫不及待的要回来烤老鼠,这下可把我们急的。

  外面的两伙人都在拼命的挖坟掘墓,而我们却要在这里烤老鼠给他吃,能不急吗?我说:“前辈,可外面有人在打棋盘山的主意。”

  “管他的,他们没那么容易找到的。”白虎自信满满的说。

  我知道他肯定也知道镜像棺材的事,不然不会如此淡定。

  只是不能小看了老陈他们,更不能小瞧了那么老鼠。

  “对了。”白虎说:“我刚才在老鼠洞里,看到了一个女孩子跟一群老鼠在一起,那女的貌似是生肖鼠的代理人,怪不得这里的老鼠这么多,抓也抓不完,不过也好,老子的口粮算是有着落了,嘎嘎。”

  我额头的冒汗了,这白虎的心为何如此大?

  我们拖了一只老鼠在边上,然后放血剥皮掏内脏,而且这洞穴的的另外一头就有水,洗干净之后就架火烤了起来。

  烤了一会之后,老鼠肉的香气便在弥漫着整个洞穴,然后白虎的注意力全在烤老鼠身上,爷爷和胖子帮忙着,一人烧火一人刷酱。

  我和月兰则是看着石壁之上,刘伯温刻的那些壁画和诗词。

  不得不说,刘伯温的字刻得还真是霸气雄浑,字体飞扬,其中有一首诗:太阴覆太极,天子未有期,枯井满水日,阳配伴君行。

  “嗯?这诗词?”我微微皱眉,与月兰对视了一眼。

  “这诗词怎么啦?不懂得什么意思,是吗?那我来跟你讲讲,太阴覆太极,就是太阴双眼要盖过太极双晕,说的是气势上的,但是刘伯温苦等的天子却迟迟没来,然后这山上有一口枯井,只要枯井里重新装满了水,有一块阳配将出现,并且一直陪伴着你。”白虎转头看着我们说。

  我全身都在颤抖,这个消息丝毫不亚于传国玉玺的出现,因为我身上有块阴配,正在苦苦找寻着阳配,只要阴阳合配,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黑鱼玉佩在老鼠洞里会发抖感应,丫的,原来是感应到了阳配的所在,怪不得……

  “前辈,枯井在哪里?”我迫不及待的问。

  “就在这座山上啊。”白虎笑笑说:“你们想干嘛?”

  “那怎么样才能让山上的枯井满水?”我再次问道。

  “从这里打水上去,这里距离山顶还有十来分钟的路程。”白虎介绍道。

  “走,我们马上装水上去,前辈,麻烦给我们带路,带我们上去看看。”我二话不说,从背包里掏出了两个密封的防水袋,这玩意本来也是要装明器用的,此刻用这个来装水再合适不过了,这玩意是塑胶制造了,耐磨,防水,还不怕山上的荆棘刺破。

  我提了两大袋,这袋子很大,一袋起码有二十来斤。

  月兰也提了两袋,然后胖子就提了一袋,我让我爷爷在这里看火就好了。

  然后提着水上山,足足走了十来分钟,发现果然有一口枯井,枯井倒也不深,约摸十米不到,直径也只有两米多。

  我们把五袋的水给倒了下去,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水渗入了干裂的泥土里。

  我目瞪口呆,我转头问白虎:“前辈,这枯井能蓄得了水吗?不要这井是漏的,装多少水就漏掉多少水,那我们装一辈子也装不满这枯井啊。”

  白虎一个潇洒的转身,然后笑笑说:“那我也不大清楚,石壁上是这么写的,我想刘伯温也不至于骗人或者耍人,也或者是有其他的解释,但我看好你哦,年轻人,有志者事竟成啊,你加油啊,我吃老鼠肉去了!”

  望着白虎下山的背景,老子彻底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