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345章:潜伏的危机

第345章:潜伏的危机

  我们就和老阎分开了,回来的时候还是从那个老鼠洞钻了回来,因为老狗附身的那只狼狗还在洞口的入口处等着我们。

  只是走到入口处,还未出洞口之前,一股血腥味从外面直直的传入洞里来。

  我和月兰戒备了起来,同时拔出了双生剑,我们慢慢的朝着洞口走了过去,我闭眼感应着外面。

  “老狗……”我赶紧冲了出去,因为闭眼感应之外,那只狼狗静静的躺在外面,一动不动,脖子处一个大洞,好像是什么东西给咬出来的。

  我和月兰蹲下,查看老狗,一探鼻息,已经没气了,但是摸狗的身上,还是温的。

  显然就是刚被杀没多久,但是脖子处的伤口流血量并不多,显然血是被吸干了。

  我定睛看着那伤口,触目惊心,死的应该是这条狗,郭春平应该没事才对。

  而凶手应该就是那只老鼠,我说:“媳妇,我们还是不能走,这老鼠能咬狗,就一定能咬人,糟糕……”

  “走。”月兰二话不说,直接跳入坑里,朝着赶尸客栈而去。

  我知道她是担心老阎,这老鼠能杀狗,那么老阎那老头子估计也不在话下。

  只是这洞很长,来回就得折腾掉一个小时的时间。

  当我们跳出洞口,从桥上奔过去之后,一到赶尸客栈的门口,我们月兰彻底傻眼了。

  地上的那些祭品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一片狼藉。

  客栈的大门是开着的,而门槛之内,躺着一只如小牛犊一般大小的老鼠,此刻老鼠的腹部正微微上下起伏,但是它却是侧卧着。

  四肢虽然还在动,但似乎没什么力气。

  我拿着君生剑,和月兰一道慢慢的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到了跟前一看,彻底傻眼了,这老鼠的身上的毛都跟猪毛一样粗细,身上竟然有好多的牙洞,但是地上却没有多少的血。

  我们再看向那七口棺材,那棺材上的红线都已经断了,棺材盖似乎已经打开了。

  “媳妇,小心了,那七只僵尸只怕是已经跑出来了。”我闭眼感应四周,但是四周却没有任何的异样。

  “老阎呢?”月兰转头看向四周。

  “只怕是已经跑了,四周除了这只老鼠,并没有其他的异样。”我一步跨进门槛,查看着地上的老鼠,我转头对月兰说:“这老鼠不会是鼠使者吧?就这么被僵尸咬死了?”

  月兰摇了摇头说:“肯定不是,那使者是个女的,而且已经能化形,这只不过是一只比较大的老鼠,只怕快成精了。”

  我瞥了一眼,这只老鼠是公的,有蛋蛋的存在,而白天我在感应之下,仓库里烤猫的显然是个女孩,那应该是使者,如果不是使者,就是使者认可的代理人了。

  “老阎只怕是跑了。”我转头看向四周,没有老阎的踪迹,甚至是感应之下的五六百米之内,没有他的身影,我说:“这七口棺材不是他们家的祖传至宝吧,他应该是发现大老鼠出现了,所以惊慌失措就跑了,然后大老鼠不知死活,去咬了棺材上的红线,放出了僵尸,结果被僵尸咬死了,这么一来,这僵尸就会为害乡里了,我们得赶紧下山去追查。”

  然后月兰掏出了手机,看了一眼说:“没有信号,我们先下山,再通知王川他们,让他们禀告上级。”

  “嗯。”我们快速退回了洞口处,再次从老鼠洞回到了半山的凉亭。

  那入口处,狼狗的尸体依旧在,我们现在也没时间去处理它的尸体。

  月兰掏出手机,发现有信号了,便拨了电话过去。

  “喂,王川,鹭岛西郊的西山有七只僵尸跑了出来,你赶紧禀告上级,看上级怎么指示。”月兰说完便挂了电话,应该是王川答应了。

  “走,先下山。”

  “嗯。”

  我们下山之后,就在西山的入口处等着,按道理,老阎应该没有我们快,如果他下山的话,我们是应该能够等到他的。

  但是等了足足两个小时,老阎也没有下山,而且已经深夜了,只怕老阎不会下山了。

  不仅老阎没下山,那七只僵尸也没有踪迹。

  不过僵尸的速度都比较慢,它们属于是那些死系僵尸,跟我还不大一样。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西山上的几个村庄都迁下来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朝着西山新村而去,就是市里为西山上的那几个村庄新建的城中村,几个村子合到了一块。

  到了西山新村小区外的一处大排档,此刻大排档很热闹,满满一二十桌已经坐满了人,猜拳谈话的声音很大声,不过老板却在一旁玩手机,显然该上的菜都已经上完了。

  “老板。”我喊了一声,老板猛然站了起来。

  “两位是吧。”老板扫了一眼大排档,然后说:“满了是吧,没事,我给你们加张桌子。”

  “等等,老板,我们给你打听个事。”我笑笑说。

  “哦,啥事?”老板这才注意到我们不是要吃饭。

  “你是西山村的人吗?”

  “是啊,怎么啦?”

  “你们村有姓阎的乡亲没有,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阎君的老人,阎是阎王的阎,君是君子的君。”我直接问他。

  “没有。”老板摇摇头说:“我们西山村,四都村,坂美村都没有姓这个姓的,这个姓氏也太邪门了。”

  我和月兰对视一眼,丫的,难道那个老阎不是这三个村的人,可怎么会有个客栈在那山里。

  “那老板,你们西山上有个客栈,你们知道吗?”我又问了一句。

  “啊?”老板的脸色大变,他说:“你们干嘛问起这个地方?那里闹鬼啊。”

  “闹鬼?”我顿时来了兴致,我说:“是什么情况,跟我们说说呗。”

  “那地方我也没去过,但是都是听老一辈的人说的,说那里闹鬼,只有死人才去那里,活人去了就回不来了。”老板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块说:“后来我们都搬出了西山,那个地方就更没人去了,你们问这个干吗?”

  “没事,就随便问问。”我们跟老板道谢,然后离开了大排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