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252章:终于还是来了

第252章:终于还是来了

  “没事,以后我保护你,媳妇。”我笑笑说。

  “得了吧你,你是有优势,但是别太骄傲,还得多多练习,将优势彻底发挥出来。”月兰一本正经的说:“现在你外发的阴气很分散,所以你也看到了,直接就炸了,但是如果你能把气聚集成黄豆那么大的一点,这样出去的威力才是最大的,就好像我刮光头的胡子那样。”

  我恍然大悟说:“我知道了,媳妇,我会慢慢体会的,一定不会骄傲自满,不过我刚才说的是实话,即便我不会真气外放,我也会保护你的。”

  “嗯,知道了。”月兰有点小感动,她说:“今天练累了,我们回去吧,明天咱们接着继续练。”

  然后回到宿舍的走廊,却见廖雪妃在门口怔怔的看着我们,她的宿舍和我们的宿舍是挨着的。

  “廖雪妃,你是有事找我们,是吗?”我们到了门口,我问她。

  “掌教让我来告诉你们,那个五鬼派的掌门已经派人来说,七天之后,将拜访我们门派,掌教让你们做好准备,以防万一。”廖雪妃说。

  “好的,我们知道了,谢谢你。”我微微笑的说。

  “不用。”然后她就转身推门进入了宿舍。

  我和月兰对视一眼,该来的还是会来,挡也挡不住。

  接下来的几日,说是要准备,可我们也不知道要准备什么东西,大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意思,但整个七星观,不知道是原来就这么安静,还是说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而显得安静。

  我和月兰依旧在小林子里练剑和练扑克牌,月兰的境界已经达到了左手操控扑克牌,右手拿剑释放剑气,这可以作为偷袭的杀招。

  我虽然进步挺快,但显然底子差了,没办法两头顾,如果左手操控了扑克牌,又手拿剑,就控制不好力度和阴气的强弱和多少。

  但如果单单右手拿剑,现在强弱可以控制,只是还没办法将其浓缩为一点,将威力最大化,按照月兰的说法,这是需要时间去历练。

  七日之后,一大早廖雪妃就给我们送来了两套道袍,我和月兰各一套,说是掌教吩咐的,我也能明白掌教的意思,毕竟要扮作自己人,那就得专业一点。

  我还好,穿起来还挺帅,可月兰穿起来真是绝了,十足的小道姑,而且她头发本来就很长,竟然盘起了发髻,中间还插上一个簪子。

  她在梳妆台前梳妆,我则是在她后面目瞪口呆,这梳妆的水准,只怕跟拍电影电视的那些化妆师一个级别,我仿佛看到了月兰的前生。

  月兰笑笑的站了起来说:“搞定!”

  转过身来看见目瞪口呆的我,噗嗤一声笑了,她笑着说:“是不是被本道姑的惊艳给震慑住了!”

  我回过神来,露出坏坏的笑容说:“是的,小道姑你就从了本道爷吧!”

  我准备扑上去,哗啦一声,月兰亮剑了!

  这一刻,我不再忌惮和害怕,我手握着君生剑,目光一凝,准备拔剑,因为我现在也是一名剑客:“小道姑,我劝你还是从了,别逼本道爷动手!”

  正当我拔剑之时,嗖的一声,千分之一秒,月兰的剑尖已经抵住了我的脖子大动脉,冰凉的感觉袭遍全身,我赶紧露出笑容,讨好道:“女侠饶命!”

  “还玩不玩?”月兰似笑非笑的说。

  “不玩了。”我嬉皮笑脸的说。

  月兰收了剑,白了我一眼,然后先一步出了门,我赶紧跟上前往大殿。

  大殿里已经坐满了人,掌教,冯子道,女道士林小宇以及她的弟子廖雪妃,末阳,邱洪正,还有五个跟邱洪正一个辈分的弟子,也就是整个七星观的人到齐了。

  我扫了一眼这些人,心中一凉,偌大的七星观,却只剩下十一个人。

  我们进去之时,所有人都被月兰的惊艳给震慑住了,特别是邱洪正这王八蛋,眼睛都看直了,他们见过月兰,却没见过她穿道袍的样子。

  我用手指捅了捅邱洪正,他才回过神来。

  “你到我这边来吧,你是女弟子,应该站我这里的。”林小宇很开心的招招手,月兰便笑笑走了过去,林小宇说:“你穿这道袍很有气势,而且梳妆也好,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瑶光堂啊?”

  月兰微微笑的摇了摇头,林小宇却说:“你别急着回答哦,我给你时间。”

  月兰笑而不语,站在了廖雪妃的身边,廖雪妃抬头看了一眼月兰,右眼闪烁着绿光,心里肯定在说,好美的一只红粉骷髅啊。

  我则是站在邱洪正的边上,而正中间的掌教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先是叹了一口气,说:“整个七星观到了我的手里,如此人丁稀少,真是愧对列位祖师啊。”

  “师兄,别这么说,不是你的错。”边上的冯子道安慰说。

  “行了,先不说这些了。”掌教看着我们说:“一会就来人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留我和冯师弟,还有小凡和月兰在这里就行,如果有什么事,我再喊你们吧,大家也别太紧张,不一定会动手。”

  “好的。”其他人都点了点头。

  众人散去之后,就我和月兰,还有冯子道留在大殿之内,掌教这才转头跟我们说:“小凡,我知道你和月兰的能力,一会如果真的打起来,答应我,不要硬拼,一定帮我保护好七星观的其他人,好吗?”

  我微微惊讶,掌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了。

  我与月兰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然后不一会儿,大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末阳正要去开门,我出声喊了一句:“末阳,让我来。”

  他一怔,便点了点头,我说:“你该干嘛就干嘛,没事做的话,就回宿舍睡一觉。”

  “嗯。”末阳点了点头就走了,他有点害怕,走路的时候都在抖。

  我走到大门前,隔着大门,我闭上眼睛感应,门外却只有两个人,这两个人在我的感应之下,散发着黑灰色的光芒,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两个人都是厉害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