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233章:阴骨的妙用

第233章:阴骨的妙用

  “正名倒不用,无所谓了,只是猪头山上的那些尸骨,你得去帮忙收了,那些都是当年那些游击队的尸骨。”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难过。

  “什么,游击队的尸骨?”我猛吃一惊,我说:“我不是挟持了田中小次郎,让那些小鬼子把人给放了吗?”

  黑鱼道人摇了摇头说:“你也知道,那是梦境,半真半假,你梦到你挟持了田中,放走了那些人,这是你潜意识里希望如此的,所以你做了一个好梦,但梦就是梦,实际的情况是鬼子杀了所有人,我才拉着田中进入了坟墓。”

  “怎么会这样?”我不敢相信的看着黑鱼道人。

  “那两个被他策反的人,把游击队骗来了猪头山,说小鬼子把军火藏在了在坟墓里,游击队缺军火,所以就先派了两个人过来,下坟墓之后,果然发现了很多的军火,这两个人是拿不回去的,所以就回去汇报,整个游击队的人就来偷军火了,却中了鬼子埋伏,连同那两个叛变的人,全都被打死了,他们放那些毒气瓶在下面,本意是等所有的游击队下去之后,用炸弹把毒气瓶弄破,把这些人毒死在坟墓里。”黑鱼老人说:“我当时也没发现这两个人叛变了,直到被困了之后,才发现中了圈套,我就挟持了田中,但是一切无济于事,只能拉着田中陪葬!”

  我目瞪口呆,原来我以为我在梦境救了那些人,可实际上没有,这些人全死了,我深呼吸一口气说:“好的,我会去给他们收尸的。”

  “还有,记得善待黑鱼,它跟了我几十年,却未能修成正果,希望能在你的身上证道。”他说:“在我死后,它一直守护着我,不离不弃,那个邪术师不悟几次三番想盗走我的阴骨,全都被黑鱼挡了回去,如果不是黑鱼,我的手臂早已被不悟给拿走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心里砰砰直跳,这个该死的不悟,我说:“我知道了。”

  “你自己身上也有一块阴骨,但是我发现你除了用它来感应之外,其他的妙用你都不会!”他看着我说。

  “什么意思?阴骨还有其他妙用吗?”我定睛看着他。

  “当然,就好比黑鱼吹出的冰风暴,其实能量全部来源于阴骨产生的阴气,当阴气足够之时,可以化为水,更进一步之时,可以化为冰,在猪头山的坟墓里,那些冰,也都是阴骨的阴气所化,黑鱼的角色就如同一个管家!”黑鱼道人说。

  我恍然大悟,在三清庙之时,阴气就化成了水滴,滴落下来,这个比喻很生动,易懂,黑鱼如同管家,管家可以把家里的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但所有的一切都还是主人的,这里的一切就是指阴骨产生的阴气。

  “还有,加上我的那只手臂,你现在的阴气已经足够了,在夜里的时候,你完全可以融入夜幕以及寄托在人的影子里。”黑鱼道人说。

  “什么?”我一脸懵逼,我说:“我没听懂,您能再说一遍,好吗?”

  他微微笑说:“这么跟你说,在夜晚之时,夜里的阴气比白天浓,你可以利用阴骨散发出阴气包裹全身,这样你的身躯就被阴气隐藏起来了,与夜幕融为一体,别人也便看不见你了。”

  我感觉有点不敢相信,但是黑鱼道人说的,肯定假不了,他说:“我曾经也尝试了,但是因为只有一块阴骨,所以阴气不大够,只能短暂的隐身,大概就五分钟,整个人就快累虚脱了,但此刻你有两块阴骨,还有黑鱼的加持,何况你体内的能量很充足,隐身几个小时不是问题的。”

  我猛然想起,我是吃了六颗金丹,外加一颗赤练丹的僵尸身躯,黑鱼道人说的应该是这个意思。

  “那怎么融入别人的影子?”我咕噜咽了口口水,要是真这样,那就厉害了。

  “这个得等以后了,当你会融于夜幕之时,熟练了之后,自然就会隐藏于人的影子里,往往那人都不会注意的,但是投到地上的影子会是两个,其中一个是你自己的,不过有时候灯光照射下,人的影子会有很多个,这个是很好的保护。”黑鱼道人说。

  “至于蒙蔽天机,听说有人大限将至之时,或者厄运降临之时,全身弥漫阴气,躲了过去,我尝试过,却没躲过,但是你可以试试,说不定真的有效。”黑鱼道人想了想说。

  我摇了摇头说:“最开始的时候,我师父也这么说过,还帮我激发了阴骨,但是并未躲了过去,在借寿蛋孵化的那一刻,还是夺走了我六十年的寿命。”

  “多尝试吧,这也是我听来的。”说完,叹了口气说:“我要走了,你好好保重吧。”

  “你要去哪里?”我突然感觉有些不舍。

  “去我该去的地方,我一直留在手臂阴骨当中也不是办法。”他临走前,转身对我笑了笑:“你是个大气运之人,加油,年轻人,看好你。”

  “前辈……”我还想说什么,突然眼前一亮,黑鱼道人被白光吞没,消失了身影。

  我猛然睁开眼,一睁眼,发现四周光亮一片,原来天亮了,而月兰也不在身边。

  我坐起身来,喊了一句:“媳妇!”

  “怎么啦?”外面传来月兰的声音,然后就听到脚步声,由远及近。

  她走到我身边坐下,然后看着我有些疲惫,问我:“怎么啦?”

  “我们去趟断头山,把那些白骨给埋葬起来吧!”我说。

  月兰看了看我说:“你是不是又梦见什么了?”

  我点了点头说:“这是黑鱼老人临走前的交代。”

  “好。”月兰点了点头。

  我起床之后,带了一些钱,心里也已经有了计划,我先到附近的石材厂,订了一块墓碑,墓碑的名字:鹭岛无名革命先烈公墓。

  我给加了钱,让工人师傅先帮我弄,一个早上的时间就弄好了。

  之后我们跟随石材厂的车子载着墓碑就往断头山而去。

  到了山脚,车子上不去了,我一个人扛着墓碑就往山上走了,把工人给整懵了,四五百斤重的墓碑,我一个人扛了起来,而且看似轻松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