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升棺发财 > 第196章:我哥复活了?

第196章:我哥复活了?

  当我冲出去之时,发现那人已经跑远了,不知所踪。

  月兰已经套上了裙子,拿着剑四周找寻。

  我闭上眼睛感应四周,我猛吃了一惊,因为在我的感应之下,现在不仅仅是能感应到光芒了,还能感应出那光芒的形状,而不单单是颜色了。

  楼下的路灯,行驶过的汽车,还有刚才的那个人,以及身边的月兰,形状和颜色都很清晰,只是看不清面容。

  我猛然睁开眼睛,看着身上的那只黑鱼,难道是黑鱼加持的结果?

  是了,月兰说了,黑鱼会加持阴骨,也是借阴骨栖身和修炼,相辅相成,而之前它寄身的主人已经过世,就是墓主人的那只右手臂,墓主人死亡之后,它就等到了我,现在寄身在我的锁骨之上。

  有了这个发现,我兴奋不已,何况跟身边的月兰关系更进了一步。

  “那人跑了,这地方不能再住。”月兰转头看向我说:“走,换地方。”

  “嗯。”我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屋,收拾完东西就下了楼。

  刚才那人在门外的走廊,他到底是想干嘛?那条天珠,还是那段阴骨,又或者是想对我们动手?

  然后出了宾馆之后,竟然不知道要去哪里了!

  麻痹,总不会又要进坟墓去住吧?

  不过要是能在坟墓里把我和月兰未完成的事继续办完,那也别有一番风味!

  想想都觉得刺激,旁边有一口大棺材,里面是墓主人的尸骨,棺材的旁边有一张沙滩床,床上两个人在做坏事。

  而且在坟墓里,任凭你喊破喉咙也没事

  就怕有人从坟墓边上经过,会被活活吓死!

  我和月兰在路上走着,我用余光瞥了下月兰,月兰小脸微红,并没有说话,身上依旧散发着沐浴露的香味,我才想起她还没冲掉沐浴露就套上衣服了,我说:“找个地方,让你洗洗吧。”

  “现在感觉哪里都不安全。”月兰摇了摇头说:“要不咱们回农场家里去,在家里可以好好洗。”

  我猛吃一惊,随口说道:“嫂子在家里,我们怎么一起洗?”

  话刚说完,月兰伸手又拧了我一下,咬着牙齿说:“一起洗你个头。”

  我嘶嘶倒吸冷气,陪着笑脸说:“对啊,就是洗头!”

  “你还说!”月兰瞪了我一眼说:“色字头上一把刀,刚刚我们一大意,差点就被人有机可乘了。”

  我没敢再嘻嘻哈哈了,我点了点头说:“嗯,只是回去之后,怎么面对嫂子,怎么跟嫂子说?”

  “回去就说这里的事情还没解决啊,大哥还在这里善后,我们就先回来了,说等几天大哥就会回来。”月兰想了想说:“吴晴姐姐现在更需要人陪,我们就当回去陪陪她,明后天再赶过来这里,毕竟那只公蜧还没消灭。”

  “没错,虽然下了鬼斗,却还没有消灭公蜧,今晚回去,我们好好休息,然后再折返回来。”我说:“正好也可以把这天珠和阴骨交给爷爷,让他去处理。”

  “嗯。”月兰点点头,我们便在路边等的士,此刻已经凌晨五点半了,街上已经陆续有车了。

  从县城打的士回农场也要一个多小时,当到达农场之时,已经七点多了,陆续有乡亲起来开门做早饭了。

  我们走到我家的门口,我顿时感觉很难受,怎么去面对我嫂子,我感觉我都要控制不住情绪了,月兰则是对我点点头,安慰我。

  我深呼吸两口气,然后敲响了我家的门。

  不一会儿,屋里传来了脚步声。

  我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脸上挤出了笑容,门咯吱一声开了,我随口喊道:“嫂子!”

  但是下一刻,我和月兰的脸色同时变了,猛吃一惊,后退了一步,月兰更是刷的一下,拔出了宝剑,戒备着门口之人。

  我的脸都绿了,我闭上眼睛感应着眼前之人,灰蒙蒙的一片,我猛然睁开眼睛,咬牙切齿,但是压低声音说:“你到底是谁?”

  我生怕我嫂子出来,月兰也怔怔的看着眼前之人,他却微微笑说:“你们先进来,这事我私底下跟你们说,但是你们千万别说漏嘴了,别跟你嫂子说。”

  我和月兰彻底懵了,眼前之人无论是容貌,体态,声音和说话的习惯都跟我哥一模一样,难道这个真是我哥?我哥复活了吗?

  可是不可能啊,我哥在我和月兰的面前,活生生化成了一滩血水,怎么他会回到家里了?难道还魂了?

  我深呼吸一口气,大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伸出手拍了拍我哥的脸,发出啪啪的声响,我了个去,竟然是真的!

  我哥微微笑说:“我复活了,晚点跟你们说,先进来,别让你嫂子发现了。”

  我和月兰傻眼的对视了一眼,却听到我哥身后传来嫂子的声音:“大哥,这一大早的,是谁呀?”

  “嫂子。”我喊了一句。

  “哎呀,小凡和兰丫头回来啦?”我嫂子笑容满面的迎了出来,我了个去,春光满面呀,昨天肯定和眼前这个人做坏事了!

  丫的,要是让我发现不是我哥,我非宰了他不可

  “快进来,愣在门口干嘛。”嫂子说完,就朝着厨房走去,她说:“我先煮早饭,一会去给你买点鸭血。”

  “不用了,嫂子。”我说。

  “什么不用,兰丫头成仙了,可以不吃,你可不是”我嫂子说完,月兰扑哧一声笑了,然后撒娇说了一句:“吴晴姐姐,你这是骂我呢?”

  嫂子迎了上来,拍了拍月兰的脸蛋说:“我这是夸你呢,你还听不出来好赖话呀!嗯?这么浓的香味,哎呀,兰丫头,你都会用香水啦?想当初”

  “姐姐”月兰脸一红,撒娇说:“不理你了,我先去洗个澡。”

  我嫂子咯咯直笑,对着月兰的背影说:“以后别喊我姐姐了,听着怪怪的,你跟小凡一样,喊我嫂子,懂不。”

  月兰转过头来,羞红脸白了我嫂子一眼,然后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陪着笑,然后转头看向眼前这个很像我哥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