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巨大的惊喜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巨大的惊喜

  在刘家的协调下,桃源号在京城国际机场几乎没有什么等待,准备好之后就推出开车了,然后很快就滑行到跑道头,并且第一时间获得了起飞许可。

  流线型的机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高速滑跑之后轻盈地跃入天际。

  经过短暂的爬升之后,桃源号很快就进入了平稳航行的巡航高度。

  这个巡航高度比一般的民航客机要高不少,同时,在这个高度层的气流也是最稳定的,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大的颠簸。

  连续十来个小时的飞行是十分枯燥的,所以夏若飞采纳了刘安的建议,在进入巡航高度之后,就回到舱尾的单独隔间休息。

  除了夏若飞专属的那个房间里安置了真正的柔软大床之外,机舱里的座位都是能够完全放平,变成一张单人床的。

  因为起飞时间是早上,所以刘宽并不想躺下休息,于是夏若飞就吩咐随机的乘务员服务好他,然后就会舱尾的单独隔间了。

  夏若飞在部队的时候练就了一个非常好的技能只要有需要,他可以很快进入睡眠状态,哪怕他早上才起来没一会儿。这也是特战队员必须要掌握的一项技能,毕竟战场环境十分恶劣,而且能够获得休整的时间一般也不会很长,如果不能做到沾头就睡,那基本上就得不到有效的休息。

  他到现在,依然能够在躺下之后的三分钟之内进入梦乡。

  夏若飞靠坐在床上刷了一会儿手机新闻飞机上的wifi速度还是挺不错的,打开图文网页基本不费什么事儿。

  看了会儿新闻之后,夏若飞就随手把手机丢在了床头抽屉里,然后倒头就睡。

  直到中午时分,床头轻柔的唤醒铃将他叫醒那是乘务员叫他起来享用午餐。

  夏若飞从床上起身,到舱尾他的专属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推门走了出去。

  “夏先生!”刘宽起身打招呼道。

  夏若飞笑呵呵地问道:“刘伯,你没有休息一下?”

  一开始夏若飞也想像刘群峰一样,叫刘宽为“宽叔”,后来考虑到刘宽的年纪都快能当他爷爷了,于是就改成了“刘伯”这个称呼。

  刘宽说道:“年纪大了觉少,而且大上午的我是真的睡不着。”

  夏若飞点了点头,问道:“刘伯累不累?吃完饭之后要不休息会儿吧!就当是午睡了。”

  刘宽笑了笑说道:“您的桃源号舒适性非常高,即便是长时间乘机也不会感觉到疲劳。”

  这时,乘务员端着餐盘走了过来,为两人端上丰盛的午餐。

  实际上在万米高空,人的味蕾细胞反应都会变得有些迟钝,同时食欲也会减退,不过面对乘务员精心准备的午餐,两人还是吃了不少。

  在乘务员收拾餐盘的时候,夏若飞随口问道:“我们飞了多久?”

  乘务员微微躬身道:“夏先生,我们已经飞行了五个小时左右,按照计划,飞机将在四个多小时候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落地加油。”

  夏若飞点了点头,说道:“好的,你们收拾一下也抓紧时间吃饭吧!这一趟辛苦大家了。”

  “谢谢夏先生!”乘务员说道。

  饭后,夏若飞也没有马上回房间,而是坐在了客舱中段,和刘宽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在这个高度层飞行,舷窗外的景象几乎是一成不变的,而且飞机又非常的平稳,有时候甚至有一种飞机静止不动的错觉。虽然私人飞机的舒适度极高,但坐久了也是非常无聊的。

  所以,夏若飞坐了一会儿之后,干脆又回到舱尾的房间去休息。至于刘宽,他似乎没有一点儿睡意,在夏若飞回房之后,他干脆找了一部电影,兴致勃勃地看了起来。

  当夏若飞再次醒来的时候,舷窗外已经天色全暗,几乎看不到任何东西。

  从京城飞布里斯班,以桃源号的速度差不多要花费十个小时的时间,在京城起飞的时候是上午八点半左右,算上时差的因素,现在应该是当地时间晚上的九、十点钟。

  飞机已经开始慢慢下降高度,即将在布里斯班落地。

  这也是空乘将夏若飞叫醒的原因。

  夏若飞走出房间,在位子上坐下并且系好了安全带。

  差不多半个小时后,飞机十分平稳地降落在了布里斯班机场,并且在引导车的带领下停到了一处私人飞机的机位,地勤人员早已准备好了,飞机停稳关车之后,立刻就有人过来给飞机加油。

  飞机在布里斯班停留的时间不会很长,基本上加完油略作休整就会重新起飞。所以,虽然夏若飞的澳洲签证还没有过期,但他依然没有在布里斯班入境,只是跟着刘安机长下去绕机检查了一番,顺便透透气。

  很快,飞机加班油之后就重新起飞,轻盈地跃入了布里斯班的夜空中。

  接下来还有大约五个小时左右的航程,夏若飞也没有再回舱尾的房间,而是坐在了位子上,和刘宽闲聊了起来。

  飞机在夜空中平稳航行着,下方就是广阔无边的南太平洋,只是透过舷窗望出去,到处都一片漆黑,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夏若飞对湾流g650的性能和两位飞行员的专业能力都非常有信心,当然,即便是真的发生了小概率的意外事件,夏若飞也有足够的反应速度,能够躲进灵图空间中避难。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经过专业隔音处理的机舱内十分安静,引擎的声音听得都不是特别真切。

  终于,当舷窗外的天色蒙蒙亮时,机舱广播里传来了机长刘安略带疲惫的声音:“夏先生,我们即将抵达青云岛,今天天气不错,在这个高度目视已经能见到青云岛的机场跑道了,就在飞机的右前方。请您和客人系好安全带,在降落过程中尽量避免在机舱内走动。”

  夏若飞听闻终于抵达青云岛,也不禁精神一振,这么长时间乘坐飞机,确实会让人觉得有些不适,哪怕夏若飞的体能已经远超普通人,但精神上的疲惫却是难以避免的。

  他透过飞机右侧舷窗望向前方。

  此时飞机的高度已经下降了许多,再加上夏若飞目力比一般人好得多,所以他几乎第一眼就看到了犹如绿宝石一般镶嵌在蓝色海面上的那座岛屿。

  实际上,在那座岛屿的周围,还有大大小小星罗棋布的许多岛屿分布着,距离有近有远。

  只不过青云岛上有一条三千米长的飞机跑道,为了建设这条跑道,刘家还专门填海造陆,硬生生“抠”出了这么一条跑道来,所以这条跑道有大约五分之一的部分,是延伸到海中的,这在天上看下去,就十分显眼了。

  飞了十几个小时,到这边刚好是当地时间的早晨,阳光洒在海面上,风景十分壮丽;再加上飞机此时正在右转进入五边,青云岛刚好就位于飞机的侧面,所以夏若飞就饶有兴致地透过舷窗欣赏了起来。

  飞机在持续转弯中,夏若飞视野中的青云岛以及周边岛屿也在缓缓变换着角度。

  在转到某个角度的时候,夏若飞的目光忍不住一凝,眼中露出了一闪即逝的惊喜之色。

  就在刚刚那个角度,夏若飞发现青云岛和周边一些岛屿的位置竟然隐隐暗合天地大道,如果把青云岛和它旁边的那些岛屿看做一个整体的话,它们就会呈现出一种惊人的美感。

  几乎是一瞬间,夏若飞就可以认定,这青云岛竟然是一座天然的大阵,难怪刚刚第一眼看到的时候,他就觉得远处的青云岛生机盎然,隐隐有洞天福地之相。

  夏若飞这些年的修炼也不是白给的,他的养气功夫比刚退伍那阵子,又提高了很多。所以,他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异色毕竟刘宽就在身边坐着,如果他内心的惊喜甚至是狂喜表现出来的话,刘宽一定是会发现端倪的。

  到时候,刘家就很有可能改变主意了。

  青云岛的不凡之处,只有在刚刚那个角度是最明显的,飞机持续转弯之后,夏若飞再望过去,就发现那种惊艳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他也不禁暗暗称奇。

  很快,飞机就转入了五边,即正对着跑道延长线的方向,此时青云岛位于飞机的正前方,透过侧面的舷窗已经看不到青云岛了。

  夏若飞强忍着前往驾驶舱进一步在空中观察青云岛的冲动,耐着性子坐在位子上等待他不断告诫自己,此时千万不能流露出任何的异样,否则就有可能功亏一篑了。

  在发现青云岛是一座天然大阵之后,夏若飞连一秒钟都没有犹豫,就暗下决心,一定要把青云岛搞到手这样有形成洞天福地潜力的灵岛,落在刘佳手中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当然,夏若飞也知道,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表现得淡定,任何有违常理的表现,都会被精明的刘宽发现并且暗暗记录下来。

  所以,他并没有前往驾驶舱,而是静静地坐在位子上等待飞机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