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发落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发落

  当黎名医的名号在国都逐渐打响的时候,黎浅浅一行人兴冲冲的往丽阳城去了,张长老接了消息,带着儿子前来相迎。

  一行人进了张长老一家暂住的大宅子,张长老让儿媳们领大家去安置,他要和黎漱、黎浅浅等人说话。

  不过刘二拉了他的袖子,黎漱就道,“让他们兄弟领我们去书房等你吧!”临出门前,接到了南楚捎来的信,其中就有张长老岳家捎来的。

  张长老交代儿子们好生招呼客人,就随刘二走到小径旁的大树下,“有事?”

  “欸,给。”刘二从怀里掏出信来给他,张长老一看封面的字迹就笑了。

  “原来是谢家来信啊!还真是麻烦你们了。”大老远的替他们捎信来。

  刘二挠挠头,“这不是啥大事,就是,听说他们三天两头的就去分闹腾,逼着人家替他们送信,三天一封,也是够呛的了!”

  刘二看着张长老的眼问,“三天一封信,连着几回了,看来是遇到大事了。”

  张长老哼笑,“在他们谢家人的眼里,从我这里掏不到钱了,就是大事。”

  刘二笑了,“你不怕他们在老家败坏你名声?”

  张长老摇头,“不怕,大家都有眼睛,都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就是把女儿嫁了个女婿,扶持着女婿有了出息,然后就全家就赖着女婿养着了吗?

  这种事情不是没有,不过别家因为选的女婿有长辈,不敢像谢家这样吃定了张长老,也或许是张夫人太过强势太过偏向娘家,别人家的媳妇不像她,心里眼里只有娘家,连亲生的儿孙都要退让。

  大概是因为,张长老是个知恩的人,早年长期待在矿山,家里的事全由妻子一肩扛起,遇到难事,她不找娘家人帮忙,还能找谁?久而久之,娘家人在她心中的地位,跃升至第一位,别说丈夫儿孙了,就是她自己,为谢家连命都可以不要了!

  所以当她快要活不下去时,她娘要她要求自己的丈夫纳妹妹为妾,且在自己过世后扶正对方,她虽恨,可还是答应了。

  张长老转头就把消息散布出去,谢家人既然要得好处,就别想有好名声。

  “你放心,我啊!已经不是当年任由他们谢家欲取欲求的傻小子了。”张长老拍拍刘二的肩头。

  刘二看着他良久,“你心里有数就好,到底是你儿女的外家,跟他们撕破脸,你儿女也不好受。”

  “放心,放心。对了!听说那个姓黎的女人来了?”说完了自家事,张长老连忙转移话题。

  “是啊!”刘二叹气,“那女人对大教主还没死心,前些天还天天堵上门来,跟她说大教主不在,她们愣是不走,就是守在门外。”刘二冷笑,“当年给大教主下药的那个丫鬟也还在。”

  张长老闻言一怔,忙问,“处置她了吗?”

  “还没,大教主压根不知道这人的事,也不想听黎名医的事情。”

  张长老恼了,一把揪住刘二的衣襟,“你们什么都没做,就这样摆着,是想放过她吗?”

  刘二伸手拨开他的双手,用力的正了正衣冠,“怎么可能,教主说了,这事啊!没完,回头就让她主子知道她干的好事。”

  张长老闻言张大了嘴,“你们,没瞒着教主?”

  “怎么瞒?”刘二用力瞪他,“这事关乎大教主,当初如果没发生这事,说不定,说不定……”说不定教主的娘就不会死,教主小时候也不必受那么多苦。

  刘二忘了,他赶到黎家小院时,长孙氏都已经过世了。

  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的黎浅浅在他到来之前,也已经冻死在小院里了,只不过是一抹来自异世的灵魂成为了今世的黎浅浅。

  寻找长孙氏一事,其实是不少老鸽卫心里的痛。

  因为自她被卖之后,大家就一直在找她,其实严格说起来,难度不算高,一发现她被卖,他们就立刻行动了。

  只是大家没想到的是,有人在背后扯后腿。

  任谁都没想到,长孙氏竟然会在南城,而且还嫁给了大教主同宗。

  得知她几乎就在自家眼皮子底下时,所有鸽卫都傻了!

  他们没想到啊!完全没想到她就在离他们总坛不远的南城里。

  还以为人伢子会把她卖到北晋、东齐或赵国,也或许是在那个小国,跟长孙夫人买下长孙氏的人伢子是个精明人,看人身上穿的虽是简陋粗鄙的衣服,但人身上的气质,一时半会儿是很难改变的。

  尤其长孙氏自小除受到良好的教育外,还有来自天盛王朝遗留下来的老仆们教导,那教的可是宫中的公主才会学的东西。

  人伢子虽贪却不傻,把人卖出去的时候,就长了个心眼,往南楚瑞瑶教的总坛附近卖。

  本以为按黎漱他们找人的劲头,应该很快就能找到人才是,谁也没想到,大长老从中作梗,将长孙氏在南城的行踪抹去,甚至还散布假消息,让鸽卫们在中州大陆上疲于奔命。

  结果人,就在南城附近。

  可惜啊!刘二赶到黎家小院时,长孙氏己过世多日。

  张长老与黎漱自小关系好,自然对长孙氏印象深刻,她虽比黎漱大,却比张长老小,是个温温柔柔的像水一样的女孩儿。

  张长老之所以会娶谢氏,也是受到长孙氏的影响,他看谢氏就如长孙氏那样,殊不知长孙氏也有爆脾气的一面,谢氏自然也会有缺点。

  “你老实跟我说,咱大教主不会娶她吧?”

  “不会,教主说了,那一位既是宇国君王所爱,自然要让人家君王得偿所愿。”

  刘二把黎浅浅说的计划告诉他,张长老大乐,“行啊!回头的发展如何,记得跟我说一声啊!”

  “知道。”

  接下来的日子,黎浅浅夫妻两个就忙着在丽阳城布置宅子,黎漱还是维持着他那个老习惯,走到那里置产到那里。

  夫妻两个每天忙得很起劲,闲暇还不忙画画设计图,间中还派人往南楚送节礼。

  有间客栈开幕,冷门主等人齐聚一堂,就想着再见凤公子一面,虽不知要跟他说什么好,但见了面,总会知道想说什么的。

  可惜,开幕式由凤老庄主主持,就连黎漱也不见人影。

  其实他们都待在专为东家留的院子里,院里有座小楼,盖得特高,足有七层楼高,可供人登高望远。

  这日赵国皇帝终于醒来了,国都一时欢腾不已,不少人欣喜若狂,皇帝无恙,赵国国朝安定,再好不过了!

  然有心大位的人,就难免气恼不已。

  显亲王就病倒了!

  听说病得不轻,还吐血了咧!显亲王妃为夫解释说,是被女儿给气的。

  定国郡主与丈夫和离了,她本来想休夫来着,不过她爹说了,好歹也皇帝留点颜面吧!毕竟女婿的祖父是皇帝得用之人,她之前养面首,已经让蔡家脸面无光。

  现在虽是蔡家做错了事,可是真要敞开来论是非,指不定大家要指责是定国郡主先起的头,怪不得婆家怕她生了儿子后,更加无法无天,只能想方设法把她打压下去。

  毕竟有这么一个小辈在,长辈们的脸都让她丢尽了,不找机会把她压下去,日后其他人要是有样学样,当家人还怎么管这个家?

  这个时候,定国郡主才尝到当初恣意妄为的苦果。

  如果她没有养什么面首,也不会被蔡家那对婆媳拿捏住,现在逮到她们两作歹的证据,也能痛痛快快的惩治她们一番了。

  可就因她理亏在先,她们出手在后,外人要说起来,只会说她的不是,而对蔡家婆媳多有体谅。

  再说了,世人都同情弱者,那个外室势弱,她不是有意要苛待肚子里的孩子,实是逼不得已,做娘的为孩子的将来打算更是天经地义,她的孩子体弱,同个父亲的孩子,为什么她的孩子就该养不活?

  而郡主的孩子就可以身强体壮,健健康康的?

  她不服啊!

  所以她算计郡主,把自己的女儿当成郡主生的,把郡主生的当自己的儿子养,有什么不对?反正都在蔡家,还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啊!

  那个妾室的怒吼在她死后,仍频频回荡在显亲王的耳边。

  他不免要想,同是父皇的儿子,凭什么皇帝高高在上,而他就只能拜服在他的面前?

  所以他动手了。

  只是他不懂,为什么皇帝没有在睡梦中死去?而是一直昏迷着,也因为这样,原本与他结盟的那几个家伙临时抽腿,一个个奔外头找名医去了。

  显亲王一开始还冷笑的看着他们四下奔忙,皇帝是死定了!他不可能活的。

  他们都只是在无用之功!

  果然,都是皇子,没有一个人甘于平淡,没有人甘于平凡,甘于做个富贵闲人,就连荣国公那个蠢货也一样。

  只要一撩拨,知道自己有机会坐上龙椅,就没有人不心动的。

  便是因为如此,他方能如此轻松的让人给皇帝下药,动手的是七皇子,大家都以为他没有野心,错了!

  显亲王一眼就看出来,诚王也就是七皇子心大着呢!

  皇帝对这个儿子毫无防备,喝下他递上去的茶水,没多久就昏倒了。

  可笑的是,整个宫里,在场的人都看到诚王给皇帝递茶水了,可皇帝昏倒,却无人怀疑过那杯茶水有没有问题,真是太可笑了!

  然而显亲王未能一直笑到最后。

  当皇帝迟迟未醒,病情也没有急剧恶化,他就知道出事了,可是与他合作的人实在太多,因此被他怂恿给皇帝下药的人也不只七皇子一个。

  偏偏那个药分了好几种,还要按次序,只要其中一个环节出了差池,药就不能完全发挥功效。

  当初他就不想用这么复杂的药,可是幕僚们说,只有这样子才能把每一个参与的人全都拿捏住,逼他们每一个人都去给皇帝下药,如此大家才是同一条船上的人。

  结果现在他都搞不清楚究竟是那一人没去下药了。

  显亲王一直安慰着自己,错有错着呗!也许,也许皇帝就这样一直昏迷下去,没法吃饭,身体自然就变弱了,日子一长,他也就寿终正寝了!

  那会儿,显亲王还自认自己是做了件好事,毕竟他让皇帝在昏迷中毫无痛苦的死去嘛!

  现实很快就赏了他一个大耳括子,狠狠地的把他打醒了!

  皇帝醒了!显亲王才接到消息,皇帝的人就到了,显亲王被强灌了药,吐血昏迷的人就轮到他啦!

  显亲王妃等人全都被控制住,她们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定国郡主气得要拿鞭子抽人,结果被接下来的圣旨给打蒙了。

  夺显亲王亲王爵,废为庶人,夺显亲王妃亲王妃爵,废为庶人,并将挪往西园圈禁,废显亲王世子世子之位,废定国郡主郡主爵位,收回显亲王府,并限他们一家即刻离开。

  此举将全国都的人都吓傻了!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好的夺显亲王的亲王爵位呢?还圈禁?连他儿女的爵位都废掉了,还把显亲王府收回?

  显亲王夫妻两因要被圈禁,所以显亲王妃被人押着,送上马车,与丈夫一同前往西园,天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她在国都生活了一辈子,连听都没听过啊!

  世子夫妻带着孩子,狼狈的被赶出王府,世子妃手上抱着一个手,手里牵着一个,世子也是抱一个牵一个,他的几个弟弟们也同他一样,平时侍候的丫鬟、仆妇,因为还要验证身份,所以没一个跟出来的。

  最惨的当数定国郡主了,她没抱过孩子,更没带过孩子,现在儿子得自己带,得自己抱,她平时抽人鞭子的时候,抽多久都不觉得手疼,现在才抱一会儿,就觉得压手了。

  可是没人能帮她的忙,没看她哥哥嫂嫂都是手里抱一个,还牵一个?

  “哥,我们现在要去那儿?”几位爷儿们平时都有侍从小厮跟着,遇事从来不用自己花脑筋,现在被赶出家门,大伙儿都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

  世子想了想,道,“行啦!你们不是都成亲了吗?老婆都有嫁妆吧!先到她们陪嫁的铺子先歇一晚,之后咱们再作打算。”

  世子妃点点头,转头看向几个还未成家的小叔子和小姑子们,道,“你们就跟着大哥、大嫂吧!”

  至于定国郡主嘛!世子妃压根没理她,在她看来,显亲王府一直顺风顺水,日子过得好极了,一切倒霉的开端,不就是这一位作出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