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门庶女 > 饯行
  思宸一直在打包东西,来青阳的时候很简单,但为官三年,尤其是霍景之当了三年盐政,东西就真多了。也因为东西太多,要是走的带走太招眼,霍景之安排管事的分了好几批,在大部人马走之前先运回侯府去。

  还有就是来青阳之后买的下人们,以思宸的意思,都把她们放出去,身价银子都不要了,另外每人给十两银子。京城的丫头己经够使唤了,就是不够也可以再京城买,何必让她们离乡背景的跟着。至于歌伎们,三年时间过去,歌伎也该换一波,就像当初承诺的,每人五百银子嫁妆,让管家娘子们安排嫁出去,思宸尽最大可能的把每个人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思芸和思真一起过来看思宸的时候,思宸己经收拾的差不了,该运走的己经运走,再剩下就一些东西也就到快走的时候再收拾。人也安排好了,歌伎最先走的,下人们则是要等到上路之后再正式走人。

  “老爷的意思,年前回到青阳即可,路上最多也就是走五天,再过几天动身也不迟。”思宸笑着说着,时间很充足,至于京中之事如何打理的,霍景之是天天往外头送信。

  “我是担心妹妹身体,虽然雪是停了,但路上实不太好走。”思芸说着。

  思宸笑着道:“姐姐勿用挂念,吃了李大夫的药,我身体确实好多了。”

  又说了几句问侯的话,思真有点忍不住了,她才嫁来青阳没多久,对于何二老爷前头的行为并不是很清楚。但这回何二老爷回来,关于他的传说立即传遍青阳,思真听得就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她长在国公府第,青阳的民风她才适应过来,像何二老爷这样的极品真是闻所未闻,不由问:“三姐姐,何家二老爷到底是怎么回事?”

  思真说起这个,思芸不由的把头低下来,脸也红了起来,遇上这样的小叔子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人前都抬不起头说话。但这事不说也不行,青阳和开阳离的那么近,现在何家在青阳的风头正盛,想堵住别人的嘴不让人议论那是不可能的。现在自己妹妹问起来了,思芸也觉得没有瞒着的必要,便把何二的事说了。

  思真听得目瞪口呆,思宸却是道:“那位周小姐倒是一位聪明人,我看用不了多久,何二老爷就会领着周小姐到青阳生活了。”

  思芸还没想到的这么深,道:“听我二叔的意思,他们还是要去开阳生活,虽然在何家后街买了处院子,也是想着回来住方便。”

  思宸笑着摇摇头,周小姐肯定会让何二老爷回青阳的,听思芸说何二老爷回家的那一番做派也能知道,给母亲兄长道歉示好,答应把自己所生的长子过继给姜家,这一切的行为都在为将来回青阳做准备。

  这也是周小姐的聪明之处,要说娶牌位事件还不能让人明白,那青姨娘那一出就能让所有女人对其死心了。男人彻底指望不上,周小姐能指望的就是娘家和婆家。先说娘家,周小姐还没进门就跟姜家说好,要把长子过继,真等儿子生了过继之后,估计周小姐要给姜家当“续闺女”了。

  所以谓续闺女也是青阳民间的一个习俗,就拿姜家来比方,姜家的女儿嫁给何二老爷后去世,何二老爷又娶周小姐。何二老爷这时候就有两个岳父了,所谓续闺女就是周小姐认姜家人为娘家,当然这个认并不是宗族上承认,只是两家行走的时候,周小姐认姜家为娘家,有称干爹干娘的,也有直接叫爹娘的。

  当然这种做法大户人家这么做的少,因为一般大户人家妻妾多,子女也多,续不续这个闺女都显得无所谓。但一般平头百姓,娶不起妾的人家多,孩子的夭折率又高,有可能一家人就一个女儿。女儿出嫁死了,这时候有个续闺女领着外孙常过来行走,叫着爹娘,既能维系三家关系好,对于丧女的二老也是一个安慰。

  想当续闺女,唯一要做的就是要常行走,这种没有血缘,也不是宗族承认的,本来只能凭人情关系去维持。要是一个青阳,一个开阳,就是离的再近,也不过一年半载的回来一趟,这关系如何能维持的了。

  娘家靠山硬了,在夫家的底气就足。婆家方面,要是何二老爷没分家出去,那事情容易的多。现在己经分了家,何二老爷就是再认错,也不可能再合回来。但就算分家了,何二老爷仍然是何家子孙,仍然受何家宗族的制约。

  和离之事是不容易,但何二老爷这种连歌伎出身的姨娘都想扶正的主,他啥干不出来。出妻有出妻罪,这是法律明文规定,娘家和婆家都挺她,她只要一直没有大过错,何二老爷想休妻和离,别说闹到官府,宗族那一关就过不去。

  就是休妻和离不成,挡不住何二老爷五六年之后又有真爱了。他很有可能像对青姨娘和孩子那样,就让他们娘几个在开阳住着,然后他又到别处跟真爱生活。名份上也许不会差啥,但男人跑了,她一个女人带着孩子,那日子过的多辛苦。

  要是周小姐和何二老爷一直在青阳住着,就在何家不远处,不管何二老爷有啥行动,那周小姐至少能得到何家和姜家的照顾。她的儿子可以上何家私塾,也会得到姜家和何家的关照,对比一下远在江淮,每月只有二十两生活费的青姨娘母子,她的生活就真在天上了。

  还有一点要特别注意的,青阳何家的经济形势非常好。分了家,何大老爷挣的钱不会再分给何二老爷,但要是何二老爷回来经商,何大老爷肯定会照看自己弟弟。何二老爷不是败家的人,但他的挣钱本事跟何大老爷比还是差的多。由何大老爷提携着,衬着何家的大好形势,何二老爷的资产马上就能翻倍。

  在青阳的产业多了,不管以后何二老爷以后在别处找到多少的真爱,弄多少个两头大,至于青阳的产业由何家宗族的照顾,会全部属于她和她生的孩子们。

  “回青阳啊……”思芸神情有点烦乱,虽然身为长嫂,何家宗妇,但对于这样的二叔,她现在是巴不得他不再回青阳。当然这话她不能说出来,何大老爷对思真,韩三爷也同样是十分照顾,尤其是韩三爷那样,思芸真想踹上一脚,何大老爷都没说过什么话。现在何大老爷的弟弟有点啥事,她当嫂子的只能关照不能抱怨。

  思芸笑了起来,道:“姐姐何必担心,反正己经分了家,你和何二老爷是叔嫂,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就是周小姐……她是希望得到何家宗族的关照,对你这个长嫂,何家宗妇难道还敢哪里不敬。妯娌嘛,过的去就好了。”

  就像她在霍家,不管是对霍三太太还是湖阳郡主都没有产生过要相敬相爱,亲如姐妹的想法。婆婆跟前表现的相亲相爱,平常面子上都能过的去,这就是难得的了,相互捅刀子的也不在少数。周小姐既然是有求于思芸,那就不用担心相处问题,周小姐那样的聪明人,只要思芸愿意示好,那关系肯定好的很。

  思芸觉得是这个道理,不由的点点头的,思真却是叹口气。以前没出嫁的进候,二太太虽然对她不好,思真一直努力这样那样要讨好嫡母,但就是这样的生活,也比在夫家简单的多。夫妻相处,婆媳相处,妯娌相处,妻妾相处,照看庶子庶女,这都是学问,婚姻家庭都需要经营,真不是情情爱爱的事。要是运气好摊上个好男人,耍花招使手段那些还是值的,遇上何二老爷这样的,这辈子真是太不划算了。

  “周小姐既然知道何二老爷的……为什么还……”思真不由的说着,要是不知道就算了,周小姐都是知道的,偏偏还往虎山行。

  思宸叹口气,道:“怕是周小姐自己伤了心。”她的青梅竹马未婚夫,把她耽搁到二十岁,中举之后另娶他人,造成的后果不止是难嫁,更是伤了她的心,怕是她自己对男人都绝望了。

  以她现在的条件,想找个好人家很困难。正好遇上了何二老爷这种,管他以后花心不花心,只要好好经营她就能过上富裕的生活,男人指望不上是一大悲事,但要是手里连钱都没有,那就真是茶几了。

  姐妹三人议论一会也感叹一会,思芸也终于想到正题,就是给霍景之和思宸的事。何大老爷的意思是何家摆酒,把思宸夫妻,思真夫妻,韩三爷,还有四太太的娘家都叫上,这属于亲友团,大家一起喝喝酒,做是亲友了。

  思真自然同意,邱家也有这个意思,虽然年龄排行来说韩三爷最大,但他是可以无视的一个。排除了他何,大老爷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何家己经把的准备工作全部做好,现在只等霍景之哪天有时间,把时间定下来就可以了。

  思宸是大把的时间,但霍景之具体什么时候会有时间真说不好了,不过亲友团,霍景之再忙也得抽出时间来,便道:“晚上我问过老爷,明早就打发婆子给姐姐送消息。”

  “嗯。”思芸笑着点头。

  正事闲话都说完,思芸和思真也要回去了,思宸的身体就是多说会话都容易疲惫,思芸其实有点担心的,要青阳的时候思宸还可以这样保养。回到京城之后,上头有婆婆,中间有妯娌,就是有儿媳妇侍侯,应付这么一大家子也够累人的,只怕保养不成,还得累出病来,多少媳妇,年纪轻轻就去了,其实真是累死的。

  “姐姐不用为我担心,我心中有数。”思宸笑着说着,当时湖阳郡主答应过她,再回来就要分家了,虽然分家的事务多,但思宸从来没有想过靠着分家发财。再者分家之事,是由大房主持,霍宜之和湖阳郡主做主,就是霍老太太估计都没发言权,更何况是旁人。

  “妹妹一直是明白人,家务事是处理不完的,再要紧的事也不如自己身体要紧,吵也好闹也好,我们凡事不管不问就是了。”思芸笑着说着,婆婆再厉害,这样的人家也不可能朝打暮骂,家务事闹气,只要自己不生气就好了。

  思宸笑着点点头。

  晚间霍景之回来,思宸把何大老爷给他们的事说了,霍景之想了想道:“那就后天吧,此次一别,再见不知道何时了。”

  “嗯,明早我打发婆子去何家。”思宸笑着说着。

  霍景之在床边坐了下来,拉住思宸的手问:“这几日我是一直忙着应酬,也顾不上你,按李大夫说的冬天是应该好好调养的日子,只是再些日子就要回京,我真是担心你。”不止是路上辛苦,还有回家之后,只怕更有思宸累的。

  “老爷说就早过,房里的事有媳妇料理,其他事务我也应付的来。倒是老爷……我帮不上老爷什么忙,但也不想拖累老爷。”思宸笑着说着,历练完毕回京,接下来就是谋职位了,这对霍景之来说又是十字路口,这一步一定得走好。

  “你不用想这些,我心里有数。”霍景之拉着思宸的手说着。

  思宸虽然没出过门,但何家,她还是去了的,见过何家老太太,坐了一会席就到思芸房里歇着。众所周知霍太太因产子伤了元气,更何况现在亲友团更不会有人见怪。男人们喝酒喝到半下午,晚上霍景之还得接着出去喝,感觉差不多也就要回去了。

  除了何大老爷举办的亲友团,霍景之的同僚也是有一场集体的,全部参加完,霍家的东西也收拾妥当,只等着动身走了,住了三年的府邸,走的时候还真是有几分不舍得。

  就在临行前一天,湖阳郡主身边的管事来了,媳妇来报的时候思宸和霍景之都十分惊讶。霍景之唤人进来,管事请了安,霍景之神情严肃的问:“府里出什么事了?”他己经往家里写了信,说了回去的具体日期,湖阳郡主还能派身边管事的来,那就表示真出大事了。

  管事的也不迂回,直接道:“近日京中传出消息,说四奶奶岳氏并不是岳家嫡女,而是岳家的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