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高门庶女 > 女儿心思 中
  初晴是打小跟着思宸的,思宸性子好,待丫头也好,其实也是不好不行。跟着姨娘住在小跨院里,连太太的院子都没住进去,说起来是个主子,其实还不如一个体面的丫头。缺衣少穿虽然不至于,但日子过的跟六姑娘比也是天壤之别。

  从小到大都是看众人脸色,主仆感情反而更好,说句不怕逾礼的话,亲姐妹也就是这样了。后来思宸年龄到了去念书,得崔先生教导懂了许多的道理,也教了她们不少。眼看着姑娘大了就要嫁出去,而且是难得这样的人家,姑娘脸上却是没喜色,初晴不由的开始想别的。

  其他姑娘临出嫁前不知道,但像六姑娘,见到几次说话脸上都有几分春色。就是她和墨雨心情也有几分荡漾,她们这个年龄跟着姑娘出嫁之后,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归宿,但也要有个结果了。偏偏正主思宸,一直都是一副淡然的模样,绣活也不做,只是练字。

  这门亲事所谓的好,好在霍景之的出身背景,而不在于他这个人。思宸神情一直淡淡然的,莫不是没看上霍景之的人。霍景之本人她和思宸都是见过的,让初晴说,霍景之长的也不错,年龄大了些,但看着真不老,当然跟同龄帅小伙比还是有点差距的。

  思宸却是被问的怔了一下,因为这个问题……估计韩家上下没人想到过,其实就是思宸自己也没有考虑过。女儿家的心事在婚事中实在太微不足道,别说自己这样的庶出,就是嫡出的,亲娘也要先看是什么样的人家,背景出身,然后再看男方自身条件,女儿家的婚事也从来没有自己做主的。

  不过要是订亲对象是其他人,思宸心里也许会有点其他想法,谁能希望嫁个如意郎君,期待着郎情妾意生活甜蜜。但是霍景之……也可能是她对霍家的情况知道的太多了。根本就不容她去想,嫁过去之后夫妻相处会不会和美之类的,只是后院里各种关系都让人头大了。

  后院是女人的战场,男人是插不进来的,霍家那样混乱的情况,指望着霍景之完全罩着她,那根本就是白日做梦。房里的事情还好办,名份相关,霍景之看着也不是会宠妾灭妻的人了,她一直头痛的霍家从上到下都有一种乱套之感。

  初晴见思宸不接话,只以为自己说对了,不由的劝着道:“姑娘,凭咱的出身能嫁到霍家去己经很不错了。”

  思宸不由的笑了起来,有几分叹气道:“就你能为我想到了,我自己都没去想过。”

  “姑娘?”初晴有点不明白。

  思宸叹息道:“霍家后院里情况复杂,这几天我一直在想这些,我和六姑娘一前一后出嫁,三太太怕是顾不上我了,很多事情只能自己去想。”

  后院斗争是门学问,这门学问跟本书上写的还不一样,一般女儿出嫁母亲会教些私房话,也是一些后院斗争的经验。只是思慧的婚期也不远,三太太全心力操办女儿婚事,准备两个女儿的嫁妆,又要教思慧,分身乏术了。

  “太太为什么不一起教?”初晴问着,都是要出嫁的,教一个是教,教两个也是教。

  思宸不由的笑了,道:“嫁入的夫家不一样,面对情况也不一样。”自己是给嫡出当填房,思慧是嫁给私生子当元配,情况差太多了,真没办法一起。

  初晴想了想,又问:“那姑娘可以去看看崔先生?”崔先生教了姑娘这么多,现在要出嫁了,相信也会提点一下姑娘的。

  “崔先生一生未嫁,专心研究学问,怎么会知晓后院争斗。”思宸说着,崔先生就是因为不喜欢后院争斗才一生未嫁的,何必去打扰她。

  初晴忍不住叹口气,思宸心里却觉得高兴,至少自己的丫头是真心为她好的,还有时间可以慢慢教,初晴和墨雨两个又如此聪明,总是能明白的。霍家那种混乱的情况,自己身边再没个贴心人,那日子更难过。

  初晴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虽然说女儿家的婚事是父母之命,我就想问姑娘一句,姑娘想嫁进霍家吗?”

  “为什么不想呢,不然我又能嫁什么样的人家。”思宸说着,淡然道:“嫁给豪门庶子,不过就是现在这样的日子,以后分家出去,能分得什么还不好说;要是嫁给了穷仕子,我既没有陪嫁,娘家也不能帮助丈夫,仕途如何真不好说,弄不好还要为生计发愁;商户之家,老太太那关过不去,而且礼教怕也有所欠缺,人前也抬不起头来。

  高门大户哪家事情的不多,嫁到霍家去,衣食不缺,霍景之的前途是有的,虽然年龄比我大,但也不算大太。前头又无嫡子,后妈也好当,自己争气生下嫡子,哪个敢争。这门亲事,真是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思宸见霍景之算是四次了,头一次是霍景之娶柳月娘进门,第二次是在霍家,后面两次是在青阳。说起来见的次数真不少了,她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子见外男的时候实在很有限,要是一个身份跟她差不多,年龄也差不多,比如像许贺武那样的,她可能会产生一点别的想法。但对霍景之,她一直以来的感觉就是,霍希真的叔叔,她的长辈。她怎么会对长辈产生类似于男女感情的念头。

  初晴听得放下心来,笑着道:“就是,日子都是自己过的,有机会嫁的更好哪里会不高兴,姑娘如此聪明,我竟然能问出这种糊涂话来。”

  不说其他的,就说四奶奶,三太太己经是那样和善的人了,四太太也不一样过的小心谨慎。做姑娘跟做媳妇那是完全是两回事,指望着婆婆把媳妇当女儿一样几乎是做梦,不管嫁到哪里去,都得上头侍侯婆婆,中间应酬妯娌小姑,一点不得省心。

  嫁给霍景之,凤冠霞帔那肯定少不了的,外面面子是足的,内里都一样的操心劳力,嫁个如此的风光哪里不好。

  “你是为我好,觉得我嫁过去当填房,庶子又只比我小一岁,估计嫁过去没多久就直接当婆婆,怕我委屈了。”思宸说着却是抓住初晴的手,道:“好姐姐,你到底还是想着我。”

  这声姐姐叫的初晴脸红起来,道:“姑娘莫再这么叫了,那都是小时候叫着玩的了。”

  思宸闭上眼没让眼泪流出来,在这个家里,说起来她是小姐,只是有多少人拿她当小姐看过。诺大国公府府邸看着都是她的亲人,只是谁又真的打心里疼过她,亲爹从小到大对她都是不闻不问,三太太对她是嫡母的责任尽到了,疼也有,到底隔了一层。

  佟姨娘对她自然是满心的疼爱,这种时候却要回避,因为嫁的好,不想让人议论姑娘是庶出的,亲娘不过是几银两子买来的。到最后跟着在她身边的,也就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丫头。

  “时候不早了,姑娘也快点睡吧,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初晴小声说着,心里的大石放了下来,睡的自然也快。

  思宸却是没了睡意,把刚才的伤感收起来,脑子里闪出来的仍然是霍家的一切。不过初晴这么一问,思宸倒是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霍景之为什么选她当妻子?国公府的名头虽然还有,但早就开始走下陡路,自己的出身就更不用说了,家世背景上没什么好说的;对于霍景之了解她之类的,只见过两面就能了解她的灵魂,那就真是活见鬼了;至于样貌漂亮这点,思宸自知自己相貌不差,但霍景之要是好色之人,大可以花钱买几个绝色丫头放屋里侍侯,只是因为色就娶为正室,没蠢到一定程度干不出来。

  难道是上回帮霍希贤那一次?仔细想想,发生那么大的事情,霍希贤很有可能告知自己父亲,就是他不说,方姨娘也会说,柳大小姐和柳月娘联手坑她儿子,她岂有放过之理。霍景之也许在那个时候就对她有个评价了,然后两次就是两次会面,思宸自觉表现的肯定没问题。

  聪慧沉稳,这或许就是霍景之看中的,想想霍景之那房里的人,上头的婆婆,中间的妯娌,稍微软弱一点的女子怕都撑不住。后院起火对男人来说是很可怕的事情,后院的各种弯弯,估计不比官场上差多少。霍景之想在仕途上一帆风顺,他的妻子可以不帮忙,但绝不能管不好后院拖住他后腿,一个能当家理事的妻子,也许这就是霍景之想要的。

  这么一想,思宸倒是觉得轻松了许多,霍景之希望妻子治理好后院,那他就要保证妻子的地位。在婆媳关系上,霍景之不会为她顶撞自己母亲,但也不会任由霍老太太把她往死里捏,把她捏死了,霍景之的后院谁去打理。

  至于妯娌关系,那就是各凭本事了,霍景之应大伯子的肯定不能去指责小婶子。不过妯娌相处,除了婆婆跟前谁更得宠外,还有是一点就是自家男人在兄弟中的地位。霍家三爷不能说完全的纨绔,但跟霍景之是没得比的。

  只要霍景之能保证霍老太太不往死里整她,思宸觉得拿下霍三太太问题并不大。至于湖阳郡主,倒是个摸清脾气不难相处的人,至于嗜好啥的,那是私人的事情。

  一夜无梦到天亮,起床梳洗吃饭,照例先去三太太屋里,然后一并到陈太君屋里请安。陈太君现在不止对思宸的态度,对三房的整体态度也好了许多,思宸每次过去总是要拉着问上几句,思宸也都一一答了。

  陈太君转头又问三太太:“跟着五丫头过去的人选好了吗?”

  三太太忙道:“五丫头身边本来就有两个贴身使唤的,这是要跟着去的,我想着再挑两个年龄小些的,四个丫头一起过去。”

  陈太君点点头,却是道:“正好我身边有两个小丫头,让五丫头也看看,她的人总是要自己看过才好。”

  思宸多少愣了一下,没想到陈太君会亲自给她挑丫头,三太太也显得有些意外,却是笑着道:“老太太身边的人自然是顶好的,只是给了五丫头,老太太身边少了两个……”

  陈太君挥手笑着道:“我身边丫头够使了,倒是五丫头该好好挑两个丫头使唤。”嫁到霍家去,身边要是没得力的人,那日子更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