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 > 第七十七章 是你

第七十七章 是你

  好在大东他们一行人反应快,及时堵住了门口。

  最中间的是顾璞,难得见到他穿一身这么玄红的衣服,可惜,脸上还是那副处世不惊的表情。

  盛蕾蕾第一反应就是去找薄慎,他就站在顾璞旁边,一开门刚好正对着盛蕾蕾,冷着个脸,盛蕾蕾总觉得他要找她算昨晚的账,但是,现在人多,她才不怂!

  她一字型撑开双手,雄赳赳气昂昂地问,“想进去吗?”

  “废话,当然想,不然来干嘛!”陈聪接过话茬。

  “很好!”盛蕾蕾竖起示指,一个个点着前面的人,“首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人生有哪四大喜事?”

  陈聪一懵,接着很快掏出手机。

  盛蕾蕾没收了陈聪的手机,丢进薄慎怀里,警告,“不准用手机。”

  “这朗朗乾坤,还有没有王法啦!”

  “我们就是王法。”

  “所以,赶紧猜吧。”

  “金榜题名。”

  “一个!”

  陈聪嘿嘿一笑:“洞房花烛夜。”

  “两个!”

  “还有两个,快点哦,我准备计时罗……”

  “诶,我说你……薄慎平时怎么教你的……”

  “少拿薄慎压我,我今天谁也不怕,”盛蕾蕾得瑟地应回去,“怎么,新郎官,还有两个哦,你如果想不出来,小笺笺就别带走罗……”

  “不管,直接进去抢!”陈聪作势就要闯进去。

  盛蕾蕾一脚踩到陈聪脚上,鼻子都要翘上天地瞪着陈聪。

  陈聪嗷了声,做了一个算你狠的动作。

  “来吧,赶紧的!”

  顾璞阴柔地笑笑,“是不是说出来就可以进去?”

  “那当然……”盛蕾蕾双手抱胸,

  大东接着说,“不可能。”

  “不过,说出来,可以开门让你看看哦……”

  顾璞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我猜猜,剩下两件事……”

  盛蕾蕾看着他:你猜,让你随便猜。

  “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

  什么?

  居然还真猜到了!

  盛蕾蕾蹙眉,“行,算你厉害。”盛蕾蕾推开门,一点也不放水。

  “想要进来也可以,久旱逢甘霖……”盛蕾蕾摊平手掌,配上动作,那可叫一个绘声绘色。

  顾璞眼也不眨,直接一人一叠红包放到堵门的姊妹手上,“够没?”

  盛蕾蕾掂了掂,故作为难地摸摸鬓角,“哎呀,都说久旱了……”

  顾璞又加了一叠,盛蕾蕾还是不为所动,大东以及一众的姊妹都有些心惊,顾璞平时什么人,被光明正大敲竹杠就算了,眼见这每人一叠,里面塞的还是百元大钞,都得上万了,可这也才进门……

  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嘛,被狗吃了智商!

  薄慎看不下去,悄咪咪靠过去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盛蕾蕾,你给我见好就收,你想结婚的时候被报复吗!”

  对啊,她怎么就忘了。

  她这头还想着怎么圆场,那边,顾璞直接把盛蕾蕾扔给薄慎,“喏,给你个提款机。”破了盛蕾蕾,一行人风风火火地就闯了进去。

  “不准动!”盛蕾蕾从薄慎怀里起来,一秒蹿进去,大吼。

  人群安静了一秒。

  又熙攘起来。

  突然被这么多人围着,床上的叶笺更加紧张,就这么瞟一眼顾璞又弹开,想看又不敢看。

  盛蕾蕾哪里不知道这小妞,八成是被色诱的,恨不得立即被抱上花轿更好,但是,她盛蕾蕾可不允许,她想了这么久,怎么可以这么没原则呢!

  盛蕾蕾拍拍手,一众姊妹很快便搬来一张小桌子,上面放着十几杯五颜六色的“神仙水”。

  盛蕾蕾清清嗓子,装模作样地咳了几声,“下面,就是他乡遇故知。你们呢,必须在这里挑出三杯东西,然后,分出到底是由什么兌成的。”

  “有没有提示,比如一共有几种东西之类的。”陈聪老谋深算。

  “没有。”盛蕾蕾在胸前打了个交叉。

  “那怎么猜!”

  “看你本事罗……猜错有惩罚哦……”

  顾璞看看床上揪着眉坐着的叶笺,又看了看台面的东西,最后,试探着挑了杯颜色看起来相对比较浅的。

  他挨着杯壁小小地抿了口,好呛的味道,完全形容不上来加了什么。

  “雪碧、柠檬汁、冰糖雪梨、啤酒?”

  “还有呢……不止这些。”

  顾璞深吸了口气,一瞟,发现身后的叶笺嘴唇在动。

  “还有醋,红茶……”

  盛蕾蕾一个转身,叶笺立马闭嘴。

  “行,算你过关,还有两个,哼哼,看我不搞死你们!”

  这游戏显然就是盛蕾蕾恶趣味搞出来的,剩下薄慎和陈聪没得放水自然是过不了的。

  盛蕾蕾开心了,“你们两个,现场来个kiss,我就算这么过了。”

  喔——

  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开始起哄。

  “亲一个!亲一个!……”

  薄慎整个脸都黑了,放出来的眼刀够盛蕾蕾死个一万次,最后,盛蕾蕾怂了,“那隔着保鲜膜总行了吧!”

  “来,我亲自给你们上保鲜膜。亲吧!”盛蕾蕾把保鲜膜贴到薄慎嘴唇上。

  备受瞩目的陈聪只能头皮发麻地硬上。

  “好了好了。”陈聪觉得亏大发极了。

  薄慎恶狠狠地剐了盛蕾蕾一眼,盛蕾蕾装看不见,伸出三根手指,“第三个,金榜题名时。请我们的新郎官坐到这里……”

  说完,她搬来一张椅子,放到叶笺的床前,顾璞依言坐下,盛蕾蕾又说,“现在呢,我们会给新娘在内的三个人,每人一个金筷子,她们分别在新郎后背写一遍‘金榜题名’四个字,新郎不能看,要认出,究竟第几个人,是新娘,认错……就不只是惩罚那么简单罗。”

  “额滴天……”不知道是谁苦不堪言地哀嚎。

  盛蕾蕾补充:“为了避免作弊,新郎要蒙上眼睛。”

  “兄弟,你一路走好!”陈聪装作擦眼泪,拍拍顾璞的肩膀,然后两手收紧绸带,在顾璞脑袋后面打了个结。

  ……

  “好了,三个人都写完了,新郎,说说吧,第几个是新娘。”盛蕾蕾手里拿着一把一米长的直尺,在顾璞面前有限的位置折返走。

  顾璞眼珠子动了动,随后,很肯定地说,“第一个。”

  “哟,厉害!厉害!”陈聪拍手叫绝。

  “兄弟兄弟,怎么猜到的?说来听听,我看着没放水啊。”

  顾璞摘了绸带,笑而不语。

  叶笺练过曹全碑,而曹全碑的特点就是每一笔每一划,开端都会有回峰,但为了方便写,一般叶笺不用毛笔,都只在主笔保留这个小习惯。

  “好,最后一个,那就是洞房花烛夜。”盛蕾蕾从人群中腾了个地方,站在空圈中间,对顾璞说,“等一下,麻烦新郎正面抱起新娘做深蹲。不着急,有要求。第一、新郎除了抱起新娘的时候可以触碰新娘,等新娘抱稳之后,就只能靠新娘自己抱住新郎,新娘不能落地,新郎手必须伸直掌心向下与地面水平。第二、深蹲过程新人必须保持接吻状态,我不管你是咬着嘴唇还是怎样,总之一句话,不能分开。第三,深蹲一次做满五十个,不能停!”盛蕾蕾露出一个礼貌又疏离的微笑,“还有什么问题吗?”

  “时间限制吗?”

  “哦哦,有,每一个深蹲间隔不能超过十五秒。”

  “来吧——”

  “尺度之大,其不知几千里也。”陈聪和薄慎两个人在最前线一副吃瓜群众看好戏的表情。“诶,你说这么搞,万一起反应怎么办?”

  “呵,要不你再委身,解决一次?”

  “哈哈哈,我们还是好好看吧。”陈聪假装听不懂。

  顾璞自然是听到这两个人细细碎碎的聊天,可能怎么办,他微笑着看了看薄慎,又看了看盛蕾蕾,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盛蕾蕾搓搓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怎么回事,有点冷。

  “来,站到这里。”

  叶笺身上的裙子太长,顾璞捋了几次,也没全抓住,盛蕾蕾见状,赶紧上去提裙子,“我来吧我来吧,裙子我负责提,你们继续就行。”

  “稳了就开始。”

  顾璞的手还托着,他覆到叶笺耳边,用仅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问,“抓稳了没。”

  叶笺两条腿在他身后交扣,确定不会摔下去了,才点点头。

  顾璞不放心把她往上抛了抛。

  “好了没,好了麻烦嘴巴亲上,亲上就开始了。”盛蕾蕾振振手掌,催促两个人。

  顾璞撇头看向一边,那里一行人已经自觉站成一行,就等着看戏。

  顾璞吐纳了口气,叶笺的脸早就红得不像话,第一次亲上去的时候直接就撞到顾璞的鼻子。

  “话说,你说这是法式深吻还是什么……”陈聪好奇地跟着顾璞的动作一上一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抱成团的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的嘴唇,也不害臊。

  薄慎抬手摩挲了下嘴唇,“我比较担心的是,顾璞这进气多,出气少,会不会被憋死。”

  “哈哈哈哈哈……”

  挂在顾璞身上的叶笺全程听着旁边两个人直白的聊天,脸上的高热好像一下子烧到手上,耳根更甚,全部都是顾璞一下比一下更热烈急促的呼吸声。

  “四十九……”

  “五十!”

  “哈哈哈,年轻人体力不错不错!”

  顾璞放下叶笺,帮她整了整衣衫,眼神古怪地不敢看叶笺。

  “嗯?这新娘鞋哪里去了?”还是陈聪先发现问题。

  盛蕾蕾用一种年轻人你可真厉害的眼神看着陈聪,“没错,把鞋子找出来之后,新娘就可以带走了。”

  “给个钱,你看,直接抱走行不行?”

  “当然……不可以。”

  “赶紧找鞋,就你废话多!”薄慎都不想和盛蕾蕾嘴贫,偏偏这陈聪就要耍嘴皮子。

  顾璞累得不行,就看着他们在房间里四处找鞋,一众人也渐渐开始给薄慎他们提示往常闹新房姊妹们可能藏鞋的地方。

  叶笺见没人看这边,藏在裙子下的手悄悄伸过去,握住顾璞的手,眼神有些得意又有些心疼地看着他,她刚才感受到了,他……

  顾璞捏了捏她的手,凑到她耳边,“回去你就完了。”

  一众人找了好一会,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就是没见到鞋子。

  盛蕾蕾得意洋洋地看着团团转的众人。

  顾璞早就看破了,“薄慎。”

  眼看顾璞和薄慎说了句什么,然后,薄慎就把盛蕾蕾拽进了一边的帘子。

  “你干嘛!”盛蕾蕾慌了。

  “哼,你真本事,穿这么短的裙子就算了,还敢把鞋子藏这种地方。”薄慎探手到裙底,果然,大腿哪里缠了一圈东西,鼓鼓的。

  “回去你就完了。”薄慎恶狠狠地掐了她一把,然后把她的小裙子弄好,确保没有一丝一毫飞起来才放她。

  “鞋子。”薄慎面无表情地把鞋子丢过去。

  顾璞接过,给叶笺穿上鞋,也没让她走,直接抱着就出去。

  *

  下午,叶笺小憩了一会,就赶过去酒店。

  晚上还有一系列的仪式要走。

  她和顾璞两个人在休息室里过流程。

  叶笺顶着这一身东西快一天,早累得不行,一没人,她就软绵绵地靠到顾璞身上,边转着面扇在玩,边听顾璞念流程给她听。

  “好像也没有必要记住,一会有人会教你怎么做,要不你再睡一会?”顾璞放下流程纸。

  “真的?”叶笺眼睛雪亮,“但这东西脱了穿回去很麻烦。”

  “你上来,睡这里。”顾璞拍了拍自己的腿,其实叶笺还没说话他就已经看穿她的小心思。

  叶笺欢天喜地爬过去,“好呀。”

  顾璞哄她又大概睡了一个小时,等外面准备得不多了,顾璞正准备叫她,她自己就醒了。

  叶笺扶着顾璞的肩膀下来,第一反应是妆花了没。

  “没事,没花。”顾璞帮她把几缕乱掉的头发拨回正处。

  隔着一面墙,两个人都能听到主持人在试麦。

  没一会,就有人匆匆忙忙过来告诉两个人到门口准备入喜堂。

  “别紧张。”顾璞对抿着嘴的叶笺说,“紧张你怎么蹂躏却扇都可以,但这口脂吃进去对身体不好。”

  叶笺依言松开下唇,门里,开始传来开场词。

  “日吉辰良兮风和日丽,鸾凤和鸣兮珠联璧合;百年好合兮鸳鸯比翼,洞房花烛兮满堂生辉。

  各位长辈、各位嘉宾、各位亲友,万福金安……

  韶华美眷,卿本佳人。值此新婚,宴请宾朋,云集而至,恭贺结鸾。

  各位宾朋,辰时已至,下面,我们掌声有请新婿新妇入喜堂——”

  音乐阵起,叶笺持却扇遮面和顾璞并排进场。

  双方父母坐在主席台上的位置。

  跟在身后的盛蕾蕾在叶笺跪坐到垫子的时候,帮她把裙摆弄好放在身后,然后退到下面的位置坐下。

  “首先行的是交拜礼。有请新人跪坐于垫上,一拜父母。”

  ……

  “新人请起。

  第二项是对席礼,请新人相对跪坐在几案两边。寓意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结发为夫妻,恩爱永不移。”

  “好,第三项是沃盥礼。

  先请新郎在玉盘里浇水盥洗,净手、净脸,然后再为新娘擦手、净面。代表此刻两位新人愿意怀着纯洁明净的心投入到新的生活。”

  旁边佣人跟着端过来一瓮清水,顾璞洗手净手之后,绕过几案,将盘里的毛巾浸润,给叶笺擦擦手,因为叶笺脸上带妆,他就只是象征性地贴了两下。

  洗毛巾的时候,顾璞偷偷掐了掐叶笺还浸在盘里的手。

  叶笺下意识抖了下,偏偏又不敢有什么大的反应。

  顾璞难得在这种恶趣味里找到快乐,他一本正经地把毛巾放回托盘里,然后绕回去,怎么看怎么都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也就只有叶笺不耻他这种幼稚的行为。

  “第四项,共牢合卺。

  礼记所致,妇至,婿揖妇以入,共牢而食,合卺而酳,所以同体、同尊卑,以亲之也。

  下面,有请新人先各食一鼎之肉,再各执一合卺酒,相对而饮。

  寓意从此生活合为一家,福寿同享,甘苦与共。”

  “第五项,合卺礼。

  有请新郎斟酒,与新娘各饮一半再交换饮尽,最后将葫芦拼接好,由新娘缠紧葫芦。

  夫妻共饮,愿二人从此同甘共苦、一生相扶。

  葫芦拼接如初,红绳相系,象征新人从此夫妻一体,永不分离。”

  顾璞取过酒壶,往两瓢葫芦里斟酒,边斟边小声和对面的叶笺说,“一会你装个样子抿抿酒就好,我来喝。”

  叶笺酒量一向不怎么好,这点顾璞一直都是知道的。

  叶笺点点头,饮酒的时候真的只沾湿了下嘴唇,基本全部都是顾璞一个人喝完的。

  “第六项,解缨结发。

  有请新郎亲手解下新娘许婚之缨,再与新娘各剪取一束头发,以红缨梳结在一起。”

  叶笺把红缨放到托盘上。

  “请新郎与新娘再次剪取一缕头发,由新娘依次放入锦囊之中,二人各执锦绳收紧。

  意指夫妻双方血脉相融,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最后一项,执手礼。

  有请两位新人起身,执手相视。

  执子之手,与子共著;执子之手。与子共食;执子之手,与子同归;执子之手,与子同眠;执子之手,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立盟书,礼成——”

  叶笺和顾璞一人托着盟书一端,立于堂前。

  彼时,透过大敞的门面,叶笺看见,雨在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