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是我的总会遇见 > 第三十三章 你有喜欢的人吗?

第三十三章 你有喜欢的人吗?

  叶笺跟着顾璞进门,她走在后面,并没有看到顾璞刚才看到梅燃和曾存善进一间房间的表情。

  “休息一会,出去的时候多加件衣服。”顾璞走到窗边,看了眼窗外的天气,回头对她说。

  “好……好的。”叶笺赶紧从小行李里翻出一件长羽绒服,放到床上显眼的位置,以防自己一转身就把事情忘掉。

  弄完,她又去打开房间的电热水壶,烧了壶水,将洗手间里的洗手台,马桶盖,水龙头都烫了一遍,这才将晚上要换洗的衣服整理好放在床边的柜子里。

  房间里很安静,叶笺有想打开电视机的冲动,不过也只是想想。

  顾璞绕着房间打量了一圈,最后倚在窗沿边,若有所思。

  叶笺握着手机,正百无聊赖地翻滚着不着边际的消息,屏幕上方突然滑下来一小截。

  她飞快地扫了一眼信息,对顾璞说,“顾医生,吴医生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出去?”

  吴医生就是这趟旅行的负责人。

  叶笺对顾璞的称呼又变回原来那个。

  顾璞微微皱眉,那种感觉就像是尝过糖味却被告知再也不能吃甜的东西的人,说不上沮丧,就是不习惯,他明明白白地回答过她,她叫得很好听,但她反而不那么叫他,有时候真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

  “你有什么想法吗?”

  顾璞问她。

  叶笺没想到顾璞会征求她意见,她不明所以地啊了声,站起来,“我都可以的。”

  顾璞摩挲了下下巴,道,“还是不要了。”

  叶笺把消息回过去,吴医生回答行,然后发了份行程表过来,让她和顾璞跟着行程表安排时间,和队伍保持联系,就没再说什么。

  “加件衣服,趁天没黑,出去转两圈就回来。”顾璞走到叶笺跟前,见她还在低着头打字,他挨过去看了看。

  内容没来得及看,对话人名字倒是看见了。

  周木华。

  好像是和叶笺是同批的实习生,见过几次。

  看来是光顾着和别人聊天,完全没听见他刚才说的话。

  叶笺余光察觉到笼了片阴影,下意识就心虚地把手机藏进怀里,支支吾吾,“顾……顾医生。”

  顾璞板起脸,肃声问,“我刚才说了什么?”

  叶笺咬着下唇,脸青一阵白一阵,刚才刚准备关手机,周木华的消息就过来了,问她是不是和顾璞在一起,她正思索着怎么回答,敲了几个字,顾璞就过来了,她哪里听到他说了什么。

  认真算起来,顾璞并没有真正给过她什么脸色看,通常,顾璞架势还没摆开,光一个冷一些的眼神,叶笺自己就把自己吓个半死。

  顾璞看她低头不说话,左手便拿起她放到床上的衣服递给她,右手趁她松懈,没用多少力,就将她的手机收过来。

  叶笺诶了句,就见到顾璞用一副你有什么问题的表情看着她,她顿时消声,看着他把手机放进右手边的大衣口袋里。

  叶笺苦巴巴地穿上衣服,跟着出门。

  雪越下越大,不少稍事歇息的游客相继出来。

  顾璞撑了把伞,右手牵着叶笺,将她引到右边,脸色稍稍缓了些。

  叶笺目视前方,被牵着的手像是被冻住,动也不敢动,甚至连走路自然的摆臂她都刻意省掉。

  一路过来,有穿着各种服饰的人在摆拍或者录视频,叶笺偶尔会分掉几分注意力给他们。

  顾璞不喜欢这些东西,所以他伞面压得很低,但他比叶笺高上很多,叶笺视线基本没有受到影响。

  走了一阵,手裸露在外的皮肤吹得有些凉,顾璞不假思索地把两人的手装进口袋。

  皮肤摩挲上布料,叶笺本能地看向自己的手。

  刹那整颗心热烘烘地散发出热量炙烤着四肢百骸。

  口袋里空间不大,她小心翼翼地动了动一根手指,就碰到了一个硬硬凉凉的东西。

  很快,她就反应过来那是她出门前被顾璞放进口袋的手机。

  叶笺几不可察地摸了摸机身,头顶就泄下来顾璞略带警告的话,“你再动一下试试。”

  那只还在小心试探的手指立马就不敢动了。

  叶笺性格虽然不似盛蕾蕾开朗,不过,却有一副温温吞吞的文人相,她不算很喜静,但能耐得下心来去做一件事。比如,她可以什么也不干,坐在摇椅上,看雨下一天,再比如,她可以反反复复临摹同一个字,毫无困乏之意。

  对于顾璞,她似乎也是这样,坚持着,游刃着……

  相比不能成为恋人,她更加不能接受从此和他成为陌路。

  很久很久以前,她和那个时候的顾璞,也有过这么一段雪日里的记忆,只是,隔得实在是太久了,又或许曾经在脑子里的印象不是那么深,以致她现在回想起来,也只能记起个大概。

  “顾璞。”叶笺叫得很小声,小得她自己都差点听不到。

  难得顾璞听得见,他应了声,等她说话。

  “你有喜欢的人吗?”叶笺心跳如雷,右边顾璞看不见的哪只藏进袖子里的手早紧张得死死握拳,她索性破罐子破摔,补充,“现在,或者以前。”

  话落,顾璞捏了捏和他一起在口袋里的手,仿佛没听见。他自顾又压低了些伞面,在略微嘈杂的人群里,简单地拢出了一片只属于两个人的空间,不答反问,“周木华喜欢你?”

  叶笺以为她加了个以前,顾璞的回答至少不会是空白,虽然她也许并不是那么想要听见那个名字,但那也的确是事实。

  可她没想到他会跳开她的问题,反问她一个她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她当下回答,“不是的,我们只是同乡。”

  叶笺一点也不想顾璞误会。

  顾璞轻笑一声,像不小心从喉咙里渗出来似的,“但我看他对你,不像只是同乡的关心。”

  叶笺僵住,他跟着脚步一停,站到她面前,“那我换个问法,你,究竟是怎么向别人,形容的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