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世桃缘劫 > 小白花,白又白~

小白花,白又白~

  “你…你…”那赵灵卿伸出右手,食指指着叶清娆,身子抖啊抖,好像看起来被气的不轻。

  一张柔弱的小脸上,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那如柳絮的身子一直抖啊抖,原先她扶住的青青,现在反过来倒是扶着她。

  还一脸的担心。

  姬瑶:???

  原谅我这只狐狸精不太懂你们人类的脑回路。

  “真不知秋姨为什么会把这些人放进来?也不怕冲撞了贵人。”

  “就是就是。”

  “以为自己长的有几分姿色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怕是这肚子里半点墨水也没有呢。”

  这群人是赵灵卿的跟班,可别小看了这些个人。

  她们那几张嘴可是把最近几位新进来的姑娘给说到哭了呢。

  姬瑶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自己还真只有这张脸了。

  后又自信起来,我有这张脸就够了。

  “你们别说了,这位姑娘也不是故意的,道个歉就好了。”赵灵卿一直抽泣着,嘴里说着一些大度的话语。

  #+$%#**%$#

  姬瑶心里乱码了……

  我干了什么?为什么要给她道歉?明明什么都没做为什么她就哭了的样子?我就算怼人也是怼的别人呀?这位一来就动不动就哭的女人哪冒出来的?

  姬瑶可能不知道……

  小白花这种东西哪哪都有……

  “就是,你都欺负灵姐欺负成这样了,你还不道歉。”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青青。

  “我就好奇了,我怎么着她了,我是把她给上了,还是把她男人给上了?恩?”叶清娆那仙姿佚貌的脸上扯出一抹坏笑。

  竟那样勾人心魄。

  在场都只顾着盛世美颜,没有看见隐藏在赵灵卿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嫉妒。

  她们这些个人也是三日后登台,一月后竞选花魁,赵灵卿以为凭借他自己的容貌和才情,必定能稳稳当当的坐稳这个位子。

  毕竟……这花魁一位,

  没准还能进皇宫呢。

  前几代花魁中有一位就是在那日成名之后,被微服私访的皇上给看上了,直接封了贵妃之位。

  还有几位虽然没成为皇上的嫔妃,但是荣华富贵是少不了她们的。

  而且,这风月涧出来的花魁必定是容貌才情上等,身子清白,举止言谈都端庄无比,甚至可以这样说。

  历代花魁,比起高官权贵们中精心培养的嫡小姐也不为过。

  而赵灵卿就是打的这个算盘,以为这个位子肯定是自己的了,没想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女人。

  样貌堪称仙姿佚貌也不为过,就连那声音也是极品,要知道男人……

  最是喜爱那床上的糜烂之音。

  就是不知这才情。

  所以,才有了这次的试探,不过,幸好,这女人空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举止言谈都上不了桌面。

  当下也不在试探什么,装作即使受了委屈也要吞下去,不愿她们再为难她的样子。

  “你们别说了,这位姑娘初来乍到,很多地方还不懂,哪些地方也不该去,这次就算了,我们走吧。”继续掉着那在眼眶里打转但是就是不流下来的眼泪,一脸隐忍着走了。

  姬瑶:真是一场好戏呀。

  “你可小心点。”临走前,那青青还警告了一句。

  姬瑶:不行了,我这个暴脾气,别拦着我,我要用我尊贵的爪子抓烂她的嘴去。

  后妈:你去吧。

  姬瑶身子一顿:佛曰:不可杀生。

  后妈:你吃的鸡还少吗?

  姬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