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世桃缘劫 > 第一世(23)
  只见少女一挥袖,天地之间顿时发生变化,殿外的树木顿时长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顿时长高一尺。

  就连树枝上的花苞也都一并开放。

  萧翎这舞,乃是狐族的祭天大舞,每年的祭天时候,身为狐族圣女的姬漪就会在众狐族人面前,跳起此舞。

  此舞需起舞者全程使用灵气,即使是狐族难得一见的九尾天狐姬漪在每年的祭天大舞跳完之后,也必须调养半个月,来恢复体内的灵气。

  而萧翎在每年祭天的时候,都在旁边围观,久而久之,也学会了。

  不过,此时的萧翎,肉体凡胎,居然在跳起此舞的时候引起天地异象,这就不由得诧异了。

  没有灵气,就说明无法引起异象,可…姬瑶她…

  不过,萧翎此时在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她感觉到自己就像是天地之间的一丝风一样,天地任翱翔。

  而且,在姬瑶不知道的地方,她的身体正在进行一场进化。

  云堇看着在殿内翩翩起舞的萧翎,深邃的双眼凝视着,眼中浓烈的欲望在翻涌。

  一舞舞毕,在中心的萧翎的神识终于从刚才的那场祭天大舞之中脱离,但由于身体承受不住,脚步虚浮,突然。

  身子不稳,倒向了地上,不过,并没有众人出现的摔倒在地上的场景,一双修长的手扶住了萧翎正倒下的身体。

  原来,在下方的云堇在萧翎跳完之后,就感觉到了萧翎身体的异象,一直在注视着。

  云堇顺手一拉,萧翎的身体躺在了云堇的怀中,娇小的身体被云堇紧拥住,云堇的耳尖也泛起一点微红。

  而在怀中的萧翎,满脸通红,也许是因为羞愤的原因。一双妩媚多姿的眼里,水波流转,尽是勾人之意。

  云堇感觉到自己体内正在汹涌而出的欲望,强制自己压下,转头对高坐在上座的皇上说道。

  “皇上,惠国县主身体有所不适,臣先带她回府休息了。”

  看见帝师这么重视这位平民女子,眼底的笑意越发深重。便挥挥手让他去了。

  主角已经走了,这场宴会也没什么意思了,不过,碍于皇上还在,众人便只能陪着了。

  暗处的女子看见两人走了之后,抓起眼前的茶杯往地上一扔,精致的杯子在地上立马碎成几半。

  “好啊,当初在翼城我弄不死你,居然让你勾搭上帝师,跑来这京城来了,这次我定叫你有来无回。”

  随着视线上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半戴面纱的脸,但从五官来看,女子的样貌顶多也只能叫小家碧玉。

  “小姐,莫气了,京城可是我们的地盘,这贱民肯定逃不出您的手掌心的。”站在一旁的婢女说道。

  “嗯。”女子微微点了点头,拿起另一个茶杯,在拿起杯子的时候,隐隐露出手上的伤痕,但很快又被袖子掩住了。

  这两个女子便是当日在牢房中欺辱萧翎的人,丁若蓝和溪蓝。

  丝毫不知道后面有人在算计她的萧翎,此时正躺尸一样的躺在床上,而一旁的帝师大人正在一本正经的吃着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