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苍穹九变 > 2374 毒心圣手
  俗语说的好,同行是冤家,这句话一点都没有错。

  所以无论苏阳究竟是否愿意,又或以其它方式回避了这些问题,可依然还是会触碰到他人的利益,遭受到来自同行们的妒忌。

  很显然,在这个利益群体之中,毒心圣手毫无疑问排在第一位。

  皆因,在苏阳来到这深渊之城之前,毒心圣手乃是深渊之城最顶级的医师,基本上遇到了大大小小的疑难杂症,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他。

  而要说这位毒心圣手,也确实是一个人物,他最初修行的并非是医道,是完全背道而驰的毒法,来自三千域的毒天域,因为犯了忌讳,以活人炼毒和试毒,被通缉之后,才不得不逃到深渊之城。

  到了深渊之城以后,毒心圣手发现这里居然十分的缺医道之类的修行者。

  想一想也是,一般修行医道的,都是行为正派之人。

  再加上医师这个职业因为救死扶伤的原因,特别容易受到别人的尊敬,因此更没有人愿意自掘坟墓,沦落为丧家之犬的地步。

  于是就造成深渊之城恶贯满盈之人很多,但是能够救死扶伤的医师很少,并且仅有的极个别医师,也都是本领不怎么样的存在,混混日子,治疗一些小伤还行,对于特殊的疑难杂症就束手无策了。

  故,发现这个情况之后,毒心圣手觉得这是属于他的一个机会。

  毕竟不管怎么说,医师和毒师虽然一个是救人一个是杀人,但本质上并无多大的区别,都是玩弄一些药石之类的,顶多是科技树点的不一样而已。

  更何况,是药三分毒,补药和毒药往往就差一线。

  比如说炼丹之类的事情,有时候放错一味药,多放了一味药,结果就极有可能炼出来会吃死人的毒药。

  另,研究药物的过程中,意外发现毒药;及研究毒药的时候,意外发现可以救人的药,这之类的事情,古往今来并不少见。

  比如说在三千域,毒天域和医天域就仅差一个字,彼此之间合作的机会很多,甚至有一些大毒师救人的本领不比大医师差,而有一些大医师杀人的本领也不比大毒师差,最多也就是侧重的方向不同。

  再比如说毒心圣手,他在研究毒法之余,也没少研究医道。

  尤其是在活人炼药和试药这方面,若是不能对人体拥有极其精准的把握,恐怕是无法很好的掌握毒法的使用。

  结果,刚刚来到深渊之城,还非常落魄,暂时未能混开的毒心圣手,就这样开始刻意钻研了一段时间的医道。

  还别说,毒心圣手这家伙的天赋相当不错,在毒天域本身就是一位大毒师,用毒的本领出神入化,却不想在医道的本领也相当不俗,很快就钻研出来一些门道。

  但这还不是毒心圣手最高明的地方,这家伙不知道是不是科技树点歪了,他竟然异想天开的把毒用到治病救人的方面。

  最不可思议的是,没想到还竟然真让毒心圣手给整成功了。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毒心圣手渐渐在深渊之城站稳脚跟,用毒的本领越来越出神入化,医人的本领也越来越高明,成为深渊之城远近闻名的存在,就连一些顶级的法尊,及至尊境的外道,也要折身结交,否则谁也不知道未来某一天,会不会求到毒心圣手的面前。

  所以这些年来,毒心圣手在深渊之城的小日子过得特别滋润,甚至比他当初在毒天域的小日子过得还要滋润,让他多多少少有些膨胀。

  而就在这么一个时期,苏阳来了,并且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大墟十三寇之“血屠”向天海的独子向云,并且查出向云并非是得了什么怪病,乃是中了毒。

  坏就坏在,这毒正是从毒心圣手那里流出来的,乃是毒心圣手的一位弟子所窃,卖给了铁浮屠的二当家。

  可事实真是这样吗?

  明眼人都知道,当时向云得病的时候,“血屠”向天海也专门求到毒心圣手那里,并且还花费了不小的代价,请毒心圣手帮忙医治。

  偏偏在那个时候,毒心圣手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

  呵呵,这可就奇怪了,毒心圣手那里失窃的毒,自然是有毒心圣手所炼制,他竟然未能检查出问题,只是扔出一个弟子顶罪。

  可想而知,当时的“血屠”向天海多么的愤怒。

  可愤怒归愤怒,而“血屠”向天海确实有一巴掌拍死毒心圣手的能力,但是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毒心圣手是深渊之城的第一医师,牵扯面太广了,所以“血屠”向天海想要杀了他,必然会有许多人前来求情,并且出面阻止。

  深渊之城是什么地方?都是一些十恶不赦,及在三千域混不下去的人,才来这里的。

  所以这里面的人从来都不论善恶,只讲利益。

  毒心圣手有用,未来可以救命,所以他就不能死,无论“血屠”向天海多么的愤怒,都不能杀了毒心圣手。

  因此“血屠”向天海只能把此事给忍下来,并且还没有声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并且接收了毒心圣手的道歉,最后只是宰了自己的二当家,便把此事彻底揭过和放下。

  真的就这么结束了吗?

  才怪!

  “血屠”向天海是什么人?大墟十三寇排名第三的大寇,拥有着至尊级战斗力的存在,并且光是听他的外号就知道,这家伙到底多么的杀人不眨眼。

  试问,这样的“血屠”向天海怎么可能把这件事放下?

  况且,那么多人看着,若是“血屠”向天海不做些什么,那么才是真正的打脸呢。

  于是“血屠”向天海另辟蹊径,用别的方法来复仇。

  而“血屠”向天海身为深渊之城的老资格,也是外道修行者之一,自然对于深渊之城的规矩没什么人比他更熟悉。

  所以在沉寂了一段时间之后,“血屠”向天海就开始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捧!

  捧?捧谁?

  捧苏阳!

  “血屠”向天海开始对外宣称,独子向云的病是由苏阳治好,而苏阳乃是他见过最优秀的医师,其本领还在毒心圣手之上。

  然后,“血屠”向天海还扬言,独子向云的怪病,毒心圣手都没有检查出来,而苏阳却短短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就成功治好,这医术放眼三千域,也绝对是顶级。

  就这样在“血屠”向天海的担保之下,再加上苏阳的医术确实了得,自然是越捧越高。

  尤其是在缺乏医师的深渊之城,那些常年过着刀尖上舔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的恶人们,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有些问题。

  而这些问题平日里已经找毒心圣手看过,结果毒心圣手也治不好,现在又来了一位医术还在毒心圣手之上的苏阳,纵然是代价再高,自然也有人愿意冒险一试。

  于是乎,有了第一位,就会有第二位。

  再加上“血屠”向天海在背后可以推波助澜,亲自拿出一枚珍贵的大道真意的种子,让一位拥有旧伤,至今还未顽疾,躺在床上已经多年植物人的亲信,专门来苏阳这里治病,偏偏还被苏阳给治好了,这事儿更是声名远播,轰动了整个深渊之城。

  没错,“血屠”向天海这位亲信,当年是为了帮“血屠”挡刀,被一位至尊级的强者重伤,而他的伤在深渊之城可谓是人尽皆知,几乎谁看了都被诊断没救了。

  但是苏阳却能够救回来,现在更是继续在“血屠”向天海旗下拼杀,听说前不久还打出一个漂亮的战绩,更盛往昔,这更加造成轰动性的话题。

  尔后,短短时间内,苏阳可谓是声名远播,苏圣手之名,在深渊之城人尽皆知。

  如今,苏阳和毒心圣手被并列为深渊之城两大圣手,几乎不相上下。

  但是苏阳明显后劲更足,再加上“血屠”向天海在里面起到至关紧要的作用,渐渐的,最近苏阳的名气越来越大,许多人都说苏阳的本领在毒心圣手之上。

  在加上最近一段时间苏阳医治的人,都是毒心圣手当年诊断医不好的,导致苏阳的名气直冲云霄,成为深渊之城的新贵,许多势力都纷纷出手拉拢和交好。

  如此一来,苏阳自然遭了忌讳,没人会比毒心圣手更加想要置苏阳于死地。

  所以先前春和楼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始和试探,毒心圣手觉得能够杀了苏阳最好,若是杀不死也能够试探出苏阳的深浅,绝对不是表面上那么容易解决的。

  很显然,以毒心圣手的能耐,就算是试探,也很危险和不简单。

  那酒中蕴含的毒,见血封喉不说,十息就能让人直接蒸发,妥妥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般人还真抗不住。

  也就是苏阳的本领确实不俗,早就已经百毒不侵,体内天道劫雷更是克制一切邪祟,自然无惧这种剧毒。

  总而言之一句话,整个过程苏阳和毒心圣手虽然还未照面,但已经是一次凶险的交锋。

  而苏阳可不是那种吃了亏,就什么都不做的人,既然毒心圣手已经出招了,接下来自然也该是苏阳出招的时候了。

  不过这事儿具体该怎么做,现在苏阳也不急于一时,他还需要斟酌一下。

  毕竟这里不管怎么说也是深渊之城,虽说乃是一个恶人才能够生存的地方,却也有自己的一套规矩和生存法则,苏阳可以反击毒心圣手,但是不能坏了规矩和让人抓住把柄。

  尤其是毒心圣手已经在深渊之城经营已久,势力早已经根深蒂固,牵扯到的各大势力也不在少数,苏阳该如何不触碰这些势力神经的情况下,宰了这毒心圣手,才是最重要的。

  就如同“血屠”向天海所做的,一切都还是以利益为先,有利可图才行。

  所以短时间内,苏阳暂时不准备做些什么。

  因此在嘲讽一遍傻孩子向天之后,苏阳就直接挥手扔出一粒丹,说道:“行了,看你小子还算懂事,这粒菩提开窍丹给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