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取天下 > 第654章 景妃娘娘的书信

第654章 景妃娘娘的书信

  梁笑闻言,则是先偷偷看了看景王的脸色,接着为难的说道:“这……大王……”

  陆辰当即眼睛一瞪,寒声说道:“怎么?难道没有听到本王的话吗!?”

  见陆辰当真发火了,梁笑吓了一跳,连忙低身说道:“微臣领命。”

  说完,他就准备转身领命而去,可这个时候,景王却急了,不由出声喝止道:“站住!”

  陆正,那就是景王的心头肉,现在陆辰要将其送到民间去,景王哪会愿意!

  梁笑闻言,则是暗暗咧嘴,不得已只能停下了身子,折转回身,朝着景王施礼道:“景妃娘娘。”

  “你,你不准去!”景王底气不足的说道。

  “这……”梁笑左右为难,心中叫苦,看了看景王,又看了看陆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得垂首杵在了那里。

  而陆辰见状,则是恼羞成怒的瞪向景王,喝道:“你说什么!?”

  “王兄……”景王急了,不由起身上前,拉住了陆辰的胳膊,可怜兮兮的说道:“正儿如此年幼,怎能送往民间,若是如此,我也活不下去了……”

  “你少来!”陆辰气极,甩开了景王的小手,指着陆正说道:“此子顽劣不堪!都是让你给惯得!现在将其送往民间,也是让他知道百姓之难,民生之疾苦!”

  “王兄……”可景王哪会听这些,只是再次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好了!”陆辰烦躁的喝了一句,接着看向了梁笑,皱眉说道:“你还愣在这里干嘛!?”

  “啊!?是是是,微臣这就去办。”见陆辰来真的,梁笑哪里还敢耽搁,连忙应道。

  “等等!”陆辰又叫住了他,因为刚才,陆辰突然想起,景地,那不就是景王的娘家嘛!真要把陆正送去那里,那跟在宫中又有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他又冲着梁笑道:“不要送去景地了,去……去平州吧!”

  顿了顿,他又道:“不行,平州也不行,送去南阳!对,就去南阳!另外,到了之后,买一间民房,派人照顾他的起居,不得透露他的身份,让他跟普通百姓家的孩子一样!”

  “这……”梁笑咽了口唾沫,可能没想到陆辰会这么决定,顿了顿之后,见陆辰神色不悦,他又连忙拱手道:“微臣明白了,这就马上去办。”

  “恩。”陆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这时候,陆辰来真的,景王想拦,也不可能拦得住了,等梁笑走后,她是一下子就扑到了陆辰的怀里,捶打着陆辰说道:“王兄!你!你好狠的心!”

  “你闹够了没有!”陆辰烦的不行。

  “呜呜呜呜……正儿要是在南阳出了任何意外,我马上就死在你面前!呜呜呜呜……”景王开始掉起了眼泪,那是真心疼到哭,她本来就美的不行,此时更是哭哭啼啼,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陆辰见状,越感烦躁。

  等景王哭闹了一阵之后,陆辰也看向了满脸委屈,躲在自己娘亲身后的陆正,皱眉说道:“屁股上那点儿小伤,算不得什么,敷些药,过两日就走!”

  陆正眼里满是委屈的泪水,小家伙不敢看陆辰,只是紧紧抓着娘亲的衣服,委屈的喊道:“娘……”

  “正儿……”听到这声娘,景王心里再次滴血,她擦了擦眼泪,一下子将陆正抱进了怀中,接着转身就走。

  “你去哪!?”陆辰见状,瞪眼问道。

  景王不理。

  哎呀!见此情形,陆辰那是又气的要死!

  当天晚饭,陆辰是在景王这里,和她们娘俩一起吃的,在饭桌上,看着景王一直抽着鼻子,哭哭啼啼的不住往陆正碗里夹菜,陆辰当场就烦的不行,他将碗筷往桌上狠狠一放,不满的说道:“你到底有完没完!?”

  景王瞪着哭得微红的眼睛看着他,伤心的说道:“就你心狠!就你心狠!”

  说着话,她的眼泪也再次忍不住掉了下来。

  “你!”陆辰气极,如此情况,他哪里还有什么心情再吃下去。

  数日后,陆辰拿着一封书信来到了景王这里,此时,陆正已被送往南阳的途中,他将书信伸到景王跟前,嗤笑着问道:“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没想到自己给南阳郡首的传书居然到了陆辰的手里,景王大惊失色的同时,也慌忙想要抢夺。

  陆辰任她抢去书信,同时冷笑道:“还给南阳郡首传书?简直可笑之极!”

  “就你不心疼孩子!就你不心疼孩子!天下哪有你这样的父亲!”景王哀怨的说着,一副又要掉眼泪的样子。

  见状,陆辰眉头皱起,说道:“你别闹了!把正儿送去南阳,非本王一时冲动!”

  景王不理,微微红着眼睛,眼眶里满是泪水,眼看着就要掉下来。

  陆辰继续道:“好了!此事你就不要再过问了,也不可再给南阳官员传书!”

  可他说是这么说,景王心疼孩子,又怎么可能听他的,又怎么可能不偷偷给南阳官员传书呢!

  而在陆正被送走后的几天里,景王那是一直和陆辰闹着脾气!

  南阳郡城,襄州。

  郡首府大门处。

  “吁——”

  一匹快马在这里停了下来,马上的男子一勒缰绳,随后翻身下马,直接来到府门处,伸手入怀,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举在手中,朝向门口的两名侍卫,开门见山的说道:“有要事要见郡首大人!”

  门口的两名侍卫拢目一瞧,见到令牌之后,立即神色一正,其中一人道:“请阁下稍候,我这就去禀报大人。”

  不多时,来人就被请入了郡首府,而此时南阳郡首龚诚,也正在厅内等候,见到来人之后,龚诚先是上下打量他一眼,接着问道:“不知阁下从都城而来,所为何事啊?”

  来人也看了龚诚一眼,接着再次伸手入怀,掏出了一封帛书,直接说道:“此乃景妃娘娘给大人的书信,还请过目。”

  啊!?听到这话,龚诚吓了一跳,接着连忙上前两步,恭敬的接过了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