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取天下 > 第407章 恋人
  攻取天下第407章恋人这一晚,景王睡的格外安稳。

  她的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一整晚,双手都抱着陆辰脖子,将自己半个身子都缩在陆辰的怀里。

  可这是真的苦了陆辰啊!

  这么一个大美人,她的身上,有着独有的处子体香,幽幽淡淡的,她的身子,又是那么的柔弱无骨……

  第二天一大早,看着陆辰像是有黑眼圈一样,景王诧异的问道:“王兄,你怎么了,昨夜没睡好吗?”

  此时,他们两个还缠绵着搂抱在一起,经过这些事后,景王也似乎是将陆辰当作了自己的恋人一样,说话时的语气,反而多了一股俏皮。

  “睡的很好!”陆辰咬牙切齿的说道。

  景王脸色一红,心中却窃喜不已,暗哼一声活该!

  可她却忽然埋下小脑袋,在陆辰胸前狠狠咬了一口。

  “你干嘛!?”陆辰吃痛,忍不住捧起了她漂亮的脸蛋。

  景王没说话,只是脸色羞红,见陆辰看着她眼中逐渐起了某种火光,她连忙离开陆辰的怀抱,缩到了一边,小声道:“王兄,该起来了……”

  “可恶!”陆辰心里恶狠狠的说了一句,接着没好气的一下子掀开了被子!

  “啊——”景王惊呼,连忙又拉过被子缩了起来。

  他站起身开始穿衣,等他先下床之后,景王这才开始缩在被窝里摸摸索索的穿起了衣服,并用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露出被窝,一直偷偷的瞧着陆辰。

  看着她偷偷摸摸的样子,陆辰那是又好气又好笑!

  等两人都穿戴整齐,又整理了一番之后,这才出了房间来到客厅。

  此时,农家妇人已差不多快将早饭做好了,男子正在院中生火盆,见到他们两个出来,男子停下手中的动作,憨笑着招呼道:“起来啦,昨晚睡的还好吧?”

  “还好,还好。”陆辰干笑着应了一句,接着不好意思道:“老哥,可,可有洗漱的地方。”

  “啊,瞧我这脑子,两位稍等,我这就去给你们打热水。”男子说着,也连忙站起了身开始忙活起来。

  等热水弄好之后,陆辰看了眼小脸还满是红晕的景王,没好气的说道:“你先吧。”

  一见他那副气呼呼的样子,像是孩子一般,景王就暗暗偷笑,洗漱一番之后,她又向妇人借了一支木钗。

  有了发钗,虽然是粗制的木钗,但景王梳洗之后,却再次令陆辰看呆了!

  他是真没有想到,她真正女儿打扮的时候,是如此的美若天仙。

  两人吃过早饭之后,开始向男子和妇人道别,陆辰也将自己的玉佩偷偷留给了这个山中猎户。

  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若不是这山中人家好心收留他们,他和景王,恐怕是真的就危险了!

  这里离城镇还有几十里路程,今天,景王和昨天表现的完全不一样,经过同床而睡之后,她似乎是对陆辰更加有了一些依赖,竟主动的和陆辰手牵着手。

  对此,陆辰能说什么呢!他现在都有些怀疑,这个女王,是不是专门故意气自己的!

  在路上,陆辰向她说道:“现在我们离开道观已经近两日了,你我两国大臣,一定都乱了手脚,若再不赶回去,难免会生出什么乱子!”

  听他说到这个,景王也连忙点了点头,接着道:“王兄,不好意思啊,都是我连累了你,若不是我说要去道观看看,也不会发生……”

  “哎?”陆辰边走边道:“对方显然有备而来,恐怕在暗中早已盯我们多时了,即便是不去道观,那他也会找别的机会下手!”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只是让我想不明白的是,此人手持秋水剑,却又黑巾蒙面……”

  景王沉吟道:“秋水剑是离歌从不离身的兵器,而且那人剑法超绝,快如闪电……”

  陆辰看了她一眼,笑问道:“王妹,你说,他是离歌吗?”

  景王可聪明着呢!她想了想,说道:“秋水剑就代表着离歌,若真是他,他也完全没有必要蒙面。”

  陆辰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此事,诸多疑点,看来,是时候逼离歌出来一见了……”

  成阳县。

  等两人赶到城镇的时候,已经是饿的浑身乏力了。

  本想着先找一家酒肆点些东西填填肚子的,可一摸身上,陆辰顿时就露出了苦笑:“糟糕,我身上一文钱也没有。”

  景王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同样难堪的说道:“完了,我也没带。”

  两位君王,外出当然是没有随身带着碎银的,陆辰想着身上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可唯一的贴身玉佩,也被他留在了那猎户的家中。

  这时候,景王拿出了一枚玉佩,笑着说道:“王兄,没想到你我二人,如今也要落魄到典当随身物件的地步,这要是传出去,被人写上史籍,可就传笑后世了。”

  “哈哈——”陆辰闻言,也是仰面一笑,接着接过了景王的玉佩,寻到了一家当铺走了进去。

  玉佩,在当时是富贵人家随身携带的东西,更何况二王了,身上也是自然有这些东西的。

  “哟,二位客官里面请,要典当些什么物件儿啊?”有人迎了上来说道:“本店可典押,可置换,童叟无欺……”

  “恩,叫你们掌柜的看看这玉佩值多少金银。”陆辰随意的说了一句,接着将玉佩交到了那人的手里。

  哟!好大的口气啊!一来就要让掌柜的亲自鉴定?

  那人接过玉佩之后,先是忍不住扫了陆辰和景王一眼,见他二人虽然风尘仆仆,但衣着华贵,气势不凡,他在当铺工作,可是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一看就知道眼前这两人恐怕非富即贵,没再多说什么,那人拿过玉佩端详了片刻之后,瞳孔似是一缩,接着连忙冲陆辰二人道:“两位请稍等,我这就去叫我家掌柜。”

  当铺的掌柜被叫了出来,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什么事啊!?”

  “掌柜的,您看……”那人将玉佩交给了掌柜,同时拿眼睛瞟了瞟陆辰和景王,一副极为警惕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