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取天下 > 第305章 要处理三件事

第305章 要处理三件事

  “大胆刁民!你!你血口喷人!”

  见事情要败露,严泽厉声叫道。

  村长虽然管理一村,但在体制上,是没有任何官职的,还属于民,而被严泽痛打一番之后,村长似乎也是豁出去了,再加之现在他贪污军饷一事已经败露,因此他自然开始咬人,不由说道:

  “就是他!就是县守老爷!月前村头的王铁柱一家要去郡里告状,也是他密令我杀人灭口的!”

  “你!你这个刁民!你住口!”

  “严大人!”陆辰怒声喝断道。

  “啊!?大……大王……”严泽颤抖着声音跪在那里说道,这时候,他也忘了陆辰让他不要暴露自己身份的事。

  大王?这个公子哥是大王?

  村长傻眼了,县府侍卫傻眼了,围观的村民也都傻眼了。

  可县守老爷都这么说了,那还有假吗?否则,他又怎会对这个公子哥如何畏惧。

  李大山的妻子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小男孩拉着她的衣角,开心的说道:“娘,娘,这个大哥哥是我们的大王吗?”

  啊?李大山的妻子反应了过来,连忙拉着小男孩跪在了地上,说道:“快!快!叩见大王。”

  这时候,人们也都反应了过来,一时间,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齐声呼道:“叩见大王——”

  陆辰摆了摆手,说道:“各位都起来吧。”

  他虽然这么说,但跪在地上的老百姓们,却是没一个起身的,现在大王既然到了这里,百姓们就像找到了主心骨似得,哪还有不哭诉的,纷纷说道:

  “大王啊——您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村长横行乡里,更有县守老爷撑腰……”

  “我们小河村,参军的儿郎有十几名啊大王,他们大多战死沙场,为国牺牲……”

  “我等草民,报官无门啊大王……”

  岂有此理!听到这里,陆辰心中怒火更盛,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各位都先起来,今天既然本王到了这里,碰到了这件事,就必定会为你等做主!我大风英烈的家属,必会受到国家照顾!他们的军饷,谁也贪污不了!任他官职再大,势力再手眼通天也不行!”

  一番审问,现在事情已经很明了了,县守严泽,不敢明目张胆的贪污烈士军饷,便指示村长行事,若事情遮不住了,大可说县府已如实发放,是村里贪的,也就是拿村长当替死鬼。

  他的谋划,不可谓不周密,可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这事,竟然被大王给撞见了。

  当天晚上,陆辰急调郡军,这件事,他可没打算轻易了结,而是命令郡军,将县守严泽,和小河村村长,全家满门抄斩,并连九族!

  在当时,诛九族是最大的罪名,不是犯了什么罪都会有这个下场的,由此也可见陆辰心中之愤怒!

  与此同时,他也命令郡首胡安,速速赶往边城县。

  等其到了之后,他让县府张贴告示,并告诉胡安,说道:

  “三日之内,处理完边城县烈士军饷一事,本王这次,在这里看你办公!”

  哎呀!听到这话,胡安哪敢耽搁,当即就令县府中人,将边城县的烈士军籍户口,和一系列核对名册都搬了过来,一一审查。

  告示张贴出去之后,边城县各个村落的烈士家属,都开始前往县府领取军饷。

  大王就坐在旁边看着,胡安那是丝毫不敢懈怠,左手衣袖不时擦着额头的冷汗,拿着毛笔的右手,也是不住的颤抖着。

  “下……下一位……”胡安审批发放完一名烈士军饷之后,又颤声喊道。

  “草民刘忠,参见大人,这是我儿军牌……”一名老汉跪在地上说道。

  县府主簿接过军牌,递于胡安,胡安则是开始翻看军籍名册,同时出声问主簿道:“刘忠儿子的军饷,可有领发?”

  主簿闻言,也开始翻看核对,片刻之后,说道:“回大人,经昨日军士去各村下访核查,此人的军饷,确实未曾发放。”

  “恩。”胡安点了点头,然后在竹简上写了一些什么,又让县府侍卫将一百两纹银送到了刘忠面前。

  待刘忠退下后,接着又是下一位,陆辰则是坐在一边,不紧不慢的喝着茶。

  有大王在这里,胡安处理公务,那是浑身都不自在,生怕有什么疏漏的地方,每处理一个,那都是小心翼翼的。

  边城县有几十个村落,告示贴出去之后,前来领取军饷的,可不止小河村一个地方,由此而牵扯出的村长,也多达十几名,对于这些胆敢贪污战死将士军饷的人,陆辰那是毫不留情,一个也没放过,统统斩首示众!

  在陆辰的亲自坐镇下,没到三天,胡安就处理完了边城县的军饷一事,但这也仅仅只是一县之地,陆辰当然明白,这不是个例,边城县可以发生这样的事,那其他县呢?

  他当即就责令胡安,严查平阳郡各县,一经查实,有人胆敢在这上面贪污,一律斩首!

  接到命令的郡首胡安,哪敢怠慢,其边城县守因为此事,直接被大王灭了九族,他可不想自己也被弄个什么不察之罪出来。

  他第一个找的,不是哪一县的县守,而是参军校尉刘全,让其协助自己,查察各县贪污之事。

  一时间,大批的郡军,开始被派往各个县城村落……

  而陆辰,也打算启程回都了。

  这一天,几人正在平州的一家酒楼内吃午饭,吃过饭后,也该离开此地了。

  陆辰吃了口菜,说道:“此次边城县贪污烈士军饷一案,引人深思。记得本王当初就早已经掷下严令,若有官员在此事上贪污舞弊,一律按叛国罪论处!可尽管如此,仍有那么多人铤而走险,这还只是一县之地啊,我国现在十余郡,还不知道有多少小官巨贪呢!本王在想,我国的官员体制,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梁笑闻言,嘴角动了动,说道:“大王,有句话,微臣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梁笑小心翼翼的说道:“追根究底,还是我国渐渐富裕了的原因,以前,我国贫瘠,各地官员,就算想贪,也没得贪,可是现在……”

  陆辰微微眯了眯眼睛,说道:

  “回都之后,你别忘了提醒我,有三件事要处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