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取天下 > 第54章 忍
  “将军且慢!”萧望急忙抢步上前,拉住赵川说道。

  “萧将军!请你看看现在的边城,和之前的边城,有什么不同!这些,都是大人到任之后所执行的一系列政策,边城百姓无不称赞!大人如此忠君爱国,狗官刘丰,却为了一己私利,竟给大人冠以谋反的罪名,简直可恶至极!我岂能让他陷害大人!?”

  赵川狠狠一下子推开萧望,又怒声说道:“你怕被大人牵连!姑息自己性命!我赵川不怕!休要拦我!给我起开!”

  说着,他又用愤怒的眼神一扫周围众将,说道:“众位在边关抗击蛮兵多年,平日里不是都盼着王廷能派来一位好县守么!好不容易老天开眼!而今,大人却遭奸人陷害!尔等难道都要坐视不理嘛!”

  说完,他冷哼一声,再不停留,抬脚就准备朝账外走去。

  哎呀!萧望急了,赵川如此冲动,肯定会坏事。若真带着第一兵团的一万士卒前去攻杀刘丰,那可就真的是谋反了,到时候不仅边军众多人会受到牵连,就连大人,也一定会被坐实罪名,即便再想周旋,也绝无可能了。

  他之所以一直拿不定注意,所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

  他也相信,以大人的眼光和头脑,绝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就被刘丰给陷害致死了。

  萧望在等,他有种感觉,以陆辰之前表现出来的大局观和胸襟来看,这样的人,是绝对能成大事的,岂会如此冤死!

  再者,朝廷方面又不是傻子,刘丰说陆辰造反就是造反吗,只要现在朝廷还没定陆辰的罪,那这中间就还有时间,只要有时间周旋,事情就有可能出现某些变故。

  萧望虽然不知道陆辰有什么打算,但他却很清楚一点,那就是现在己方这三万边军,绝对不能入城,否则就算救出陆辰,那他们这些人也一个都别想跑!

  他再次拉住赵川,急声说道:“赵将军不可冲动,边城内的情况现在还不明确,大人的处境我等也都不清楚,还是再耐心等等吧!千万不要莽撞行事!”

  可赵川却根本就不可能想的那么深远,他头脑相对简单,只认死理,在他心里,陆辰的地位实在太高了!他对陆辰的敬仰和崇拜,也不是任何人可以比拟的。

  此时见萧望还拦着自己,赵川自然而然的以为萧望是在贪生怕死,他再次振臂将萧望的手掌弹开,接着一手按住腰间的刀柄,怒视后者道:“萧望!你深受大人厚恩,却不思回报!更屡屡阻拦我营救大人!到底是何居心!?”

  哎呀!见赵川一副不顾一切的架势,萧望更急了,赵川所率领的第一兵团,一大半可都是与蛮兵征战多年的老兵,与赵川相处不知道有几年了,而且这些老兵中,更有两千余众,是曾经跟随陆辰前往郡首府索要军资的人,也是在陆辰陷入重围时,第一个杀到现场的,他们与陆辰之间的意义非凡。

  赵川若是告诉他们陆辰此刻的出境,带着他们起兵攻杀刘丰,恐怕这些士卒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就算萧望是边军统帅,在如此情况下,为了拯救陆辰,第一兵团的士卒们估计也没几个会听他的劝。

  他气急败坏的说道:“赵将军!我萧望岂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若只带兵攻杀刘丰就能救得大人的话,我萧望何须等到现在!?怕就怕......”

  可这时候的赵川,哪里还听得进这些,他只知道,陆辰已被打入了大牢,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还没等萧望说完呢,他就猛的一把抽出了腰间的佩刀,将刀锋直指萧望,厉声说道:

  “萧望!恕我无礼!若你再敢阻拦!就休怪赵川刀下无情!狗官刘丰,早已将大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也早就想至大人于死地了!如今设计成功陷害大人,大人的处境,何其危险!多耽搁一刻,大人便多一分危险!我岂能看着大人被奸人害死!?”

  说完,他又平举着佩刀,环指众人,冷声喝道:“挡我者死!”

  完了!萧望心里一凉,他知道,此刻的赵川,在听闻陆辰被刘丰陷害后,已经处于暴走状态,根本就听不进任何人的话!

  除非,有大人的指令到此,否则,在场的众人,恐怕谁都别想阻拦他!

  正在这时,一名军营外巡逻的守卫忽然疾步小跑了进来,一进中军帐,他就单膝跪地,插手施礼道:“禀萧将军,营外有一女子造访,称是有极为重要的事情要面见将军,并且……她还说自己带有大人的口信……”

  “你说,来人带有大人的口信?”萧望闻言,激动的问道。同时,刚准备前往第一兵团驻地召集将士的赵川,在听到守卫的汇报之后,也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是的将军,属下见其不像是在说谎,又事关重大,因此这才前来汇报于将军……”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萧望就双眼放光的打断他道:“快!将此女子请进营帐!”

  “诺!”守卫拱手应了一声,随后退步走出营帐。

  “赵将军,既然大人已着人带来口信,还请赵将军先耐着性子等等吧,且看此女子是何说法如何?”萧望趁机对着赵川劝道。

  “哦……”赵川轻应了一声,他也很想知道,大人不是被关入牢狱了么,又如何能差人前来带信。

  此时,所有人的想法亦是和赵川一样,且对即将到来的茶铺女子翘首以盼。

  很快,那名女子就被一名卫士带进了中军帐,见到她之后,萧望大吃了一惊,忍不住出声问道:“玉莲姑娘?”

  听他叫自己的名字,女子满是灰土的小脸一红,而后两手放于右腰际,款款朝帐中众将施了一礼,低声说道:“民女顾玉莲,见过众位将军。”

  没等萧望接话,赵川已急不可耐的催说道:“玉莲姑娘不必多礼,先前听巡逻卫士说,姑娘带有大人口信,可有此事?”

  “是的将军。”顾玉莲闻言,轻点了点头,接着将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我就知道,以大人的精明,一定会想办法告诉我们接下来该如何行动的,果然如此。”萧望闻言,喜上眉梢,紧跟着又道:“玉莲,大人让你带来何话?”

  “大人让民女告诉萧望将军,忍!”

  “忍?”听到这话,赵川眉毛顿时一拧,不确定的追问道:“顾姑娘,大人就只说了这一个字吗?”

  “是的。”

  “这……你确定?”

  “县守大人所托之事,民女岂敢乱说?”

  见赵川持着怀疑态度,萧望连忙替顾玉莲辩解道:“赵将军,本帅与玉莲姑娘相识数年,深知她的为人,本帅敢以人头保证,玉莲姑娘绝无说谎的可能!”

  赵川闻言,眉头皱的更深了,他本以为,大人差人传来的口信,八成是让己方率军营救,可没想到却只有一个忍字。

  顾玉莲则是偷偷抬眼看了一眼萧望,旋即连忙又低下脑袋。

  帐内的众将此时也都纷纷紧皱着眉头,面露沉思之色。

  只有萧望,却是在心里暗出了一口长气,同时心中隐隐有一种山雨欲来的荒谬感。

  他相信,大人接下来肯定还有其他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