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取天下 > 第52章 民心
  “来人呐!”

  刘丰一挥手,指着陆辰等人冷喝道:

  “将其通通拿下!”

  “诺!”

  随着他的话声,跟在他身后的郡军们一拥而上,纷纷端起手中的长枪,将陆辰几人围了个水泄不漏。

  周围人群惊慌之声四起。

  见有几名郡军前来捉拿自己,李呈像是要被迎去酒楼一样,根本毫无一丝畏惧之色,反而满脸的轻松,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他甚至都已经在心里做起了县守的梦了。

  县府主薄则是吓的跪伏于地上,全身上下瑟瑟发抖,嘴里不住喊着冤枉啊郡首大人。

  就连陆辰身边跟着的几名随从护卫,此时也被眼前的情景给吓傻了。刘丰此次可是有备而来,不算他的郡府护卫,光是带的郡军,就足有好几千,在如此多的郡军面前,他们就算有心护卫陆辰,也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等到几名郡军前去捉拿陆辰的时候,后者脸色不变,冷声说道:“本官自己会走,不劳郡首大人费心。”

  “哼!陆大人!本官不得不提醒你,你私自招募兵马,乃谋反大罪,这次,恐怕谁也救不了你!有什么话,还是到大牢里再解释吧!”刘丰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有说过要向你解释吗?”陆辰冷冷的回了一句道。

  “你!陆辰!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嘴硬!”刘丰一指陆辰,一张肥脸气的通红,继而挥手喝道:“带走!”

  陆辰是边关守将,虽然只是县守头衔,但却职位特殊,定他一个谋反罪,那可是大事,这得禀报朝廷,等待风王定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刘丰当场就下令杀他了!

  见郡首刘丰带领一大批郡军要将陆辰带走,这时候,前来从军的青壮和周围围观的边城百姓们不愿意了。

  要知道,自陆辰上任以来,边城焕然一新,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有如此县守,百姓们那是打心眼里高兴。

  而陆辰这些日子里,在边城所建立的威望,那也是毋庸置疑的,从眼下的征兵处有这么多人来参军就可以看出来。

  人们纷纷跪地朝着刘丰叩首,七嘴八舌的说道:“陆大人无罪啊,求郡首大人放过陆大人吧……”

  “陆大人是个好官啊,自到任以来,处处为我等百姓着想,郡首大人可不能冤枉陆大人啊……”

  “求求郡首大人开恩吧……”

  俗话说,民不与官斗,百姓们即使觉得刘丰做的再不对,即使再想救陆辰,那也只能是跪地向刘丰求饶,实则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陆辰的存在,早已让刘丰寝食难安,他也不可能因为这些百姓的跪地求饶,而放过陆辰。

  看着面前跪倒一大片的边城百姓们,陆辰心头涌上一股暖意,他并非草木之人,怎能不为此感动。同时,他也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做的一切并没有白费,并没有付之东流!

  然而,刘丰见状,却恼羞成怒,狠狠一脚将拦住他去路,跪在地上的一名老农踢开,继而环指众人,恶狠狠说道:“尔等刁民!胡言乱语!若再敢拦住本官去路,就休怪本官无情!”

  那名老农年纪老迈,满脸的皱纹,衣衫褴褛,看上去没有七十也有六十了,被刘丰狠狠一脚踢在头上,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他的亲人儿女则是伏在老农身上不住呼唤哭泣,然而这却并没有妨碍老百姓们的央求,众人跪的更多了,替陆辰求情的声音也更大了。

  见状,刘丰怒极,冲着郡军大吼道:“将这些刁民,给本官通通轰走!如有胆敢继续纠缠者,棍棒打开!”

  “诺!”数千郡军齐齐应了一声,他们是军人,上级有令,他们可不会管那么多,见有继续跪着不走的老百姓,郡军们纷纷乱棒驱赶,下手毫不留情。

  一时间,哀嚎之声四起。

  见此情形,陆辰牙齿都快咬碎了,不过他却并没有出声说话,因为他心里明白,他在百姓们心中的地位越高,百姓们越是替他求情,刘丰便越是怒气冲天,越是想将他弄死。同样,他此时若开口说点儿什么,刘丰不仅会讥讽于他,并且还会变本加厉。

  最后,在刘丰的强压打击下,众多边城百姓被打的遍体鳞伤,人群也终于被驱散,陆辰等人也被押往县府大牢。

  本来,按照刘丰的意思,是直接将陆辰押送回郡城,然后再由他亲自上书朝廷,禀明陆辰的‘罪名’,等朝廷处死陆辰的旨意下来之后,也好直接将陆辰处理掉。

  不过他的狗头军师张涛却告诉他,让他将陆辰关押进边城县大牢,因为这样一来,陆辰手下那些死心塌地跟着他的边军将领们,八成会来劫狱,甚至发生兵变,只要他们敢这么做,那己方就顺势给他们统统安上叛逆的大罪,刚好一举清除了陆辰的心腹。

  张涛的计策,不可谓不毒,因为从上次陈亮校场被斩一事,他已经看出来了,陆辰在边军将士中的威信,是不言而喻的,尤其是赵川等边军将领,可谓是唯陆辰马首是瞻,这些人,留下来肯定是个祸患,不如借此机会一并铲除。

  他的建议,得到了刘丰的大力称赞和认可,后者也欣然接受,并打算再从平州抽调过来三万郡军,以防不测。

  平州的郡军,按照朝廷的编制,有五万之众,刘丰一下子就抽调过来一大半,由此也可见他此次要铲除陆辰一众的决心。

  张涛能想到这个计策,陆辰多聪明,他又哪能想不到呢。只是此刻他已被刘丰所带领的郡军控制住,根本无法通知赵川等人。

  他很清楚,刘丰根本不敢擅自杀自己,非得等到风王的旨意不可,而朝廷方面,现在也说不准到底会怎样定夺此事。

  他怕就怕,以赵川的个性,在听到自己被陷害之后,会不顾一切的带兵前来营救,如此一来,那就等于是坐实了己方谋反的罪名!

  这时候,郡军押着陆辰等人刚好经过路边一家简陋的茶铺。

  此时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茶铺正在做着打烊工作,一名容貌秀美、身着粗衣麻布的年轻女子,正在帮着自家老爹往屋内搬着桌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