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取天下 > 第49章 奸计
  平州,郡首府。

  “李大人,事情怎么样了?”刘丰坐在正上方,轻轻吹了口杯中的茶,头也没抬的问道。

  他的下方坐着两名中年男子,一位是他的狗头军师张涛,另一位则是边城县的县丞李呈。

  李呈闻言,慌忙坐正了身子,恭敬的回道:“回郡首大人的话,一切都和大人所预料的那样,下官也按照郡首大人的意思,顺势向陆辰提出了建议。”

  刘丰喝茶的动作一顿,问道:“那他怎么说?”

  “他只稍作犹豫,就同意了。”李呈如实回到,甚至连细节,都向刘丰禀报的一清二楚。在刘丰面前,他可比在陆辰面前拘谨的多,也表现的卑躬屈膝的多。

  “呵呵,陆辰果然有招兵买马的心思……”

  刘丰放下茶杯,嘴角露出一抹阴谋得逞般的轻笑,看了眼李呈道:“这次,还多亏了李大人的帮忙啊,若无李大人的建言,陆辰也不会想到我这里吧,哈哈,李大人尽管放心,此事功成之后,边城县的县守一职,非你李大人莫属。”

  “哎呀!郡首大人折煞下官了,大人英明神武,虽不在边城,但一切都尽在您的掌握之中,陆辰小小一个县官,怎能和您斗呢,这次也必定是死无葬身之地啊,下官若得郡首大人提拔,成为边城县守,那从今以后,也必定是唯大人马首是瞻。”李呈连忙拍着马屁说道。

  “哈哈——李大人太客气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嘛!”刘丰仰面而笑,似乎很是满意李呈的这种态度。他想要的下属县官,也正是李呈这种,而非陆辰那种他无法控制的。有没有作为无所谓,为不为百姓无所谓,贪不贪那就更无所谓了,关键是要和他同流合污。

  “是是是,下官能为郡首大人效命,那是下官的荣幸……”李呈诚惶诚恐的奉承着。

  郡首毕竟是大官,在李呈眼里,那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在这边远的平阳郡,严格意义上来说,郡首在他心中,要比风王更重要,因为郡首是能最直接掌握他生死,或者让他一步登天的人。

  他们二人在那里说着场面话,一直沉默不语的张涛却突然摇了摇头说道:“只怕事情没有咱们想的那么简单啊。”

  听闻这话,李呈和刘丰皆是一楞,后者率先问道:“张先生此话何意?”

  李呈也紧跟着问道:“是啊张先生,陆辰想要扩军,请求郡首大人通过郡府信鸽和王廷取得联系,这样一来,郡首大人大可说王廷已经同意边城扩军,只要陆辰招募的兵士一旦多过三万编制,大人就可以上书朝廷,弹劾陆辰私募兵勇,有拥兵自重、图谋造反的嫌疑,到时……”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涛就摆了摆手打断他道:“你说的意思,我明白,可陆辰这个人,恐怕没那么简单啊,怕只怕到时候他若是向大人要求大王的手谕过目,又当如何是好,我们总不能胆大包天到去假造大王指令吧?”

  李呈闻言,吓得打了个激灵,缩了缩脖子也不说话了,刘丰则是暗吞了口唾液。

  假造风王手谕?这话说出来太吓人了,那就不单单只是砍头那么简单的事了,那可是要车裂、并九族的大罪!也亏得张涛敢说出来!

  即便是刘丰这个郡首,也是沉吟了半晌才道:“张先生所言,不无道理,以陆辰的为人来看,这还真不好说。”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真的替陆辰向朝廷表奏,请求扩军吗?”李呈紧张的问道,他紧张的,不是扩不扩军的问题,而是自己能不能做上边城县守。

  张涛转了转眼珠,习惯性的捋着嘴唇上两撮小胡子,摸了好一会儿,他才将目光看向李呈,说道:“李大人,此事若想成功,还得需要你再从中周旋一二,你这样…………”

  等张涛说完,李呈眉头紧皱,忍不住问道:“张……张先生,这……这样能行吗?”

  没等张涛接话,听完张涛计策的刘丰已忍不住大笑道:“哎?李大人不必担忧!本官倒是认为,张先生此计甚妙,李大人只管按照张先生的意思去做就是了,到时候本官自会坐实陆辰的罪名!而李大人你,不仅不会有任何危险,而且还会多一个‘不畏强权’‘正义举报上官’的嘉奖!这样,李大人坐上边城县守的位置,也就更加的顺理成章了不是吗?”

  哟!李呈心中一动,方才张涛的计策其实他也觉得不错,只是那对于他来说,相对有些生命危险,故此才犹豫不决。而眼下刘丰作为郡首,既然已经都这么保证了,他也不再犹豫,连忙说道:“哎呀!如此,下官就放心了,也必定不会辜负郡首大人和张先生的嘱托!”

  “好好!”刘丰连说了两句好,圆滚滚的肥脸上,也露出了奸笑,将他的一双小眼,都快挤的眯缝成一条线。

  “既然事情已经谈妥,那李大人这两日就在郡府歇息吧,到时也好回边城向陆辰‘交差’嘛!”刘丰心情大好,放下茶杯,朝着门外嚷道:“来人呐!将府中的歌伎都叫上来,今日,本官要与李大人一醉方休!”

  “哎呀,郡首大人实在太客气了,如此厚待,下官怎好意思……”李呈连连虚伪的客套道。

  “哎?李大人不必拘谨,在本官这里,就如同到了李大人自己府上,尽情享乐便是!”

  在刘丰的吩咐下,很快,平日里专司伺候刘丰招待客人的十几名歌伎就迈着盈盈小步走了进来,并有府内丫鬟为三人摆上了酒席。

  这些歌伎,个个二十上下,身材窈窕,貌美如花,打扮妖艳,身披半遮半掩的薄纱,李呈暗吞了口唾液,想他在边城县那种苦寒之地,何时见过如此多的美女同聚一堂莺歌燕舞啊,一时间看的眼都直了。

  见状,刘丰那双贼眉鼠目的小眼眯缝的更紧了。

  这是他招待下属官员的惯用伎俩,他就喜欢李呈这种和他有同样喜好的‘好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