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取天下 > 第44章 大风
  可到了这个时候,土斯老将已经没有退路了,他怪叫一声,挥舞着手中的弯刀,连连喝道:“土斯的勇士们!随我冲啊!只有冲过这里!我们才能活下去!”

  “冲啊——”

  此时,蛮兵们也都看出来了,己方这边,已深入包围,如果这时候还裹足不前的话,那么等待自己的,将是死无葬身之地!

  即便前方是熊熊的烈火!是烈火筑成的火沟!蛮兵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狂吼着怪叫连连的蛮兵们,无数的人身上带着火焰,高举着手中的武器,发疯了一般朝这边冲来,乍一看下去,当真是像凄厉的厉鬼一般骇人!

  可见此情形,萧望非但脸上没有一丝惊色,反而冷笑连连,一抬手,冷喝道:

  “弓弩手准备!”

  哗——随着他的命令,搭弓上箭声、甲胄摩擦声顿时四起。

  “放!”

  萧望手臂猛的朝下一挥,风军士卒们万箭齐发!这时候的箭,可不是之前鲁德碰到的那些破损的箭枝,而是真真正正的崭新军械,皆是由精钢打造的箭头!

  一时间,破甲入肉之声四起,蛮兵们在之前火海的逃窜之下,早就不知道将手中的盾牌扔到哪儿去了,此时风军万箭齐发,箭阵袭来,他们哪还能抵挡,一个个都变成了真正的活靶子,在前冲的过程中,蛮兵人还没到火沟前呢,就不知已经倒下了多少。

  风军第一轮箭阵过后,紧跟着又是第二轮,而这时候,蛮兵们踩着无数同伴的尸体,业已是冲到了火沟近前。

  在身后营寨大火烧着屁股的情况下,蛮兵士卒们没有办法,只能咬着牙关冲进火沟。

  而如此宽大的沟壑,没有人能够一脚踏过,几乎在一瞬间,那些冲进火沟的蛮兵们就被烈火烧遍全身!继而发出凄厉的惨嚎之声!

  没等他们挣扎着爬起来,后面的蛮兵又到了!

  蛮兵们前赴后继,并没有被眼前同伴的惨状吓倒,还是一如既往,不顾生死的往前冲着,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就是用人命来填,也要将这条火沟给填起来,否则,己方将会无一幸免!

  这也是蛮兵的可怕之处,蛮人作战,个个都像不怕死的恶魔一样,疯狂的往前冲,要不然,以往他们也不可能只用几千兵力,就能次次攻破武关!

  只是此时,他们的这种不要命的冲法,无疑就像是飞蛾扑火一般!

  此时,双方的士卒,也只隔了一条五六米宽的火沟,如此近的距离下,已不需要再进行抛射了,大可面对面的进行直射。

  许多第二兵团的风军士卒们,都被眼前凄厉的景象给吓得有些瑟瑟发抖,手上,也不自觉的软了不少!

  见状,萧望大怒,一把拔出陆辰的佩剑,振声喝道:

  “我风军的将士们听着!这道鸿沟一过,便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而我们的身后,则是我们世代用无数同袍的鲜血守护着的家园!蛮人若过此地!那死的就是我们的妻儿老小!血海深仇!历历在目!尔等身为我大风将士!岂能畏手畏脚!给我杀!一个不留!谁若畏敌不战!军法从事!”

  他的这番掷地有声的话一经说出来,风军士卒们的血性也瞬间都被激发了起来!

  没错!蛮人之祸,历来已久!不知残杀了多少大风子民!这些风军士卒中,也不知有多少人的亲人和家园,毁于蛮人之手,此时一经萧望提起,他们哪还会畏畏缩缩!

  人们心中的滔天怒火,也被萧望一言勾起,许多原本内心还畏惧蛮人的士卒,此时也都红了眼睛!

  不少士卒嗷的怪叫一声,接着咬牙切齿的从箭壶中抽出钢箭,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拼命的朝着坑中的蛮兵们放箭!

  一时间,再无人哆嗦手软,风军士卒们像是在发泄着往日心中的积怨一般,这种由来已久的恐惧和怨愤,一旦发泄出来,是非常可怕的!

  人们像是在比赛一般,一箭接着一箭的朝蛮人猛射!而那些前赴后继想要冲过火沟的蛮军们,则是一落入沟中,不是被烈火烧死,就是被铺天盖地的箭矢射杀!

  风军士卒们站于火沟不远处,疯狂的朝沟中射箭,而沟内的蛮兵,则满身是火的拼了命想要往起爬!

  不多时,风军士卒们的箭枝,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用完,萧望听闻偏将的汇报之后,立刻命令第二兵团的所有弓弩手后撤,而后,责令赵川,率领第一兵团的将士们顶上去!

  第一兵团,皆为长戟步兵。在古代冷兵器中,戟,是一种形似长枪的兵器,由戈和矛组合而成,柄上装有枪尖,旁边附有月牙形状的锋刃,能刺能勾,非常的霸道犀利!

  而第一兵团的这些士卒们,可谓都是真正的战场老油条,以往与蛮兵的数次作战中,也都是以第一兵团作为主力来抗击蛮人,他们大多经过数次血的洗礼,可不会像第二兵团的弓弩手们那般手软!

  “轰——轰——轰——轰——”

  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响起,第一兵团的士卒们列好方阵,弓弩手后撤,步兵替换其位置,在山谷内一字排开,将火沟这边的出口彻底封死!

  “唰——”赵川单臂抽出腰间的佩刀,朝前一指,大声喝道:

  “第一兵团的将士们听令!蛮人已中我军埋伏!此时已是强弩之末!众军扼守沟旁,上来一个杀一个!断不可放跑一人!”

  “风!风!大风——”士卒呐喊,气势大振!

  接着,人们齐齐端起长戟,朝前猛刺,许多蛮兵刚刚爬出火坑,还未露头,就被一戟刺穿!

  由此,第一兵团的步军上场之时,才是蛮兵们噩梦的真正开始!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战斗!

  而是单方面的屠杀!

  惨嚎之声,充斥满场,如此惨状,真犹如人间炼狱一般!

  熊熊的烈火,映照着萧望秀气而干净的脸颊,他的目光冰冷又坚定。

  他知道,这五万蛮兵,已绝无逃生的可能,将全部死于此地!

  而他,也终于没有辜负大人的重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