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攻取天下 > 第19章 百姓
  在边城这一亩三分地上,从来都只有刘三欺负别人,像今天这种被人一拳砸翻的情况,他连想都没有想过。

  所以他一时间有些被打懵了,只到身边的两名家丁跑过来将他搀扶起来,他才嗷的一嗓子将家丁推开,一手捂着脸上的伤口,一手指着彪型大汉,恶狠狠道:“打!给我将这家伙往死里打!出了任何事情有本少爷兜着!”

  他的话刚一说完,几名家丁就纷纷朝大汉围了过去,只是他们来得快,是退的更快,而且还都是被打回来的。

  刘三见状,知道自己眼下这几个家丁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他伸手拉过一名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家丁,附耳低声道:“去!快去叫陈爷过来!”

  那名家丁连连应着,很快就一溜烟跑了出去。

  而收拾完富家子弟一帮人之后,那名魁梧大汉拍了拍手,冲着背木剑的萧望说道:“老萧,咱们是不是也该走了。”

  萧望答非所问的说道:“他们应该是叫人去了。”

  魁梧大汉说道:“咱们今天还要去守城门呢,马上就要到换防时间了。”

  萧望微微摇头说道:“我们走了,这家伙要是拿玉莲姑娘撒气怎么办?”

  “也对。”魁梧大汉挠了挠脑门,闷声闷气道:“咱们不能连累了人家玉莲姑娘不是,那就先不走了。”

  他们二人的对话极快,甚至有些前言不搭后语,让人听起来啼笑皆非。但魁梧大汉的话一说完,还真就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见到这个情形,刘三当时就乐了,他还真怕这两位打完人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那到时候他还怎么找回这个面子。

  现在倒好,这两位还真以为自己是软柿子好捏呢!

  刘三手下的家丁离开后没多久,街道上便传来一阵阵的轰轰声,那是人们在齐齐跑动时所发出的脚步声,很快,整个早点铺子就被无数手持长枪的边军士卒所包围。

  “是谁欺负我侄儿啊!”随着话声,一名身穿将官盔甲的中年男人分开众人,由几名士卒拥护着走了出来。

  他的语气是一种高高在上的随意,说话的同时,他也拿眼角快速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众人。

  看到这个中年男人出现,刘三喜形于色,连忙凑了过去,在其身旁微微弯着腰,一会指指自己脸上的伤痕,一会指指不远处的彪型大汉,还一直在那里说着什么。

  虽然听不到他在和中年男人说什么,但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出来,富家子弟正在告恶状呢!

  彪型大汉举目瞧了瞧已经被围的水泄不漏的小铺子,冲着萧望嘀咕道:“老萧,这下玩大了吧?等下要如何收场?”

  萧望反问道:“你能打得了这么多人吗。”

  大汉很直接的摇摇头道:“这里差不多有一千多人。”

  “那你还问要如何收场,认栽呗。”萧望苦笑到。他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叫来这么一大批军兵。

  大汉闻言,顿时翻了个白眼。不过让人奇怪的是,这两人从始至终,都淡定的不得了,就好像是这件事根本就和他们没一点儿关系一样,也根本就没有那种被一千多士兵围堵的紧张感。

  “表叔!您可一定要为侄儿做主啊……”刘三的恶状告完,中年男人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他的生气,并不是因为富家子弟被打的有多狠,而是气在边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有谁不知道这个刘三是自己的表侄,既然还如此殴打,那岂不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吗!

  中年男人很想看看,这个出手殴打刘三的家伙是个什么来头,他手持着马鞭,不紧不慢的走到场内中央,目光在萧望和魁梧大汉的身上停留,凝声问道:“就是你们,在这里闹事吗!”

  “哦……”魁梧大汉憨憨的应了一声,萧望则是上前朝着中年男人深施一礼,解释道:“回将军,并非我等在此闹事,而是我俩在这里吃过早点之后,刚准备前往城门接防,不料却碰到刘三刘公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调戏民女,所以出手将其打伤……”

  “简直一派胡言!”萧望的话还没有说完,中年男人就狠狠打断他道:“来人!将这两个家伙给我绑起来!”

  “慢着!”萧望脸色一变,说道:“将军,不知属下有何过错!?”

  “尔等身为边军士卒,但却在城区闹事,大打出手!你说有没有错!”中年男人冠冕堂皇的说道。

  “属下早已言明,并非是我俩要闹事,将军可是因为刘三是将军的表侄……”萧望辩解到。

  “住口!”中年男人再次将萧望的话打断,呵斥着周围的士卒道:“你们还在等什么!?赶紧将这两人给我抓起来!”

  随着他的话声,早已将铺子围得水泄不漏的边军士卒们端起长枪,齐齐上前几步,又将包围圈缩小了几分。

  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插曲,竟然能引来数以千计的边城正规军,如此场面,驻足围观的百姓早已经挤满了整条街道,人们纷纷对着场内指指点点:

  “瞧见没,那个无赖刘三,就是仗着有位表叔,整日里在边城横行霸道……”

  “哼,活该被揍!让我说,像刘三这种恶霸,咱们县守大人就应该好好治治……”

  “哎…这些当兵的,欺负咱自己人的时候那是一个比一个凶,可真到了和蛮兵对阵的时候,那是跑的比谁都快呀……”

  陆辰早在边军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丢了几枚铜钱在桌上,此时正和赵川两人混到了围观的百姓之中。

  听着周围各种各样的议论声,陆辰脸色难看的狠狠瞪了赵川一眼,因为所有的议论里面,虽然说的各不一样,但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边军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是极为恶劣的。

  赵川的脸色也很难看,这突然出现的千余名士兵,应该是第二兵团的,而领头的那位中年男人,他也认识,正是第二兵团第四阵的千夫长陈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