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莹玉一脸无奈的表情坐在俩人中间,自从道明前往“红羽峰”后,道沁就不曾让阮莹玉离开过,如此长时间,每天夹在俩人中间,别扭的感觉可想而知。上官泓元肥胖的脸庞坐在彭飞羽的身边,带着一脸的笑容,看着那边痴情的道明。

  道斋好像苍老了许多一样,“清心宗”此代事情颇多,稍有不慎就会掉入万丈深渊,道斋如何不操心?道斋咳嗽了几声,道:“今日让你们前来,是为雷泽之事。”

  上官泓元吃惊的看着道斋,道:“师兄,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如此事情,都是按步就班的,你让孟常来管即可,你何必自己操心?”

  道斋摆了摆手,道:“为兄无事,雷泽存在不知多久,从来没有出现过如此事情,此次一定要多加小心,每次家族修士都会争斗,如此下去,正道的力量将会减少许多,若有妖魔袭击,神州大地如何是好?”说完之后,又咳嗽了起来。

  上官泓元等人如何不惊?道斋的年纪本就比别人大,操心的事情又多,身体不好也是正常的。上官泓元平时虽然进入大殿不敲门,也敢与道斋出手,何尝不是俩人关系好的原因?上官泓元立即站了起来,搀扶起道斋就往后面的房间内走去。

  上官泓元边走边喊道:“进来阿!帮师兄看看身体,飞羽、祁宏,此次你们做主,自己去找人,然后前往雷泽。”

  众人一怔,纷纷站起身来,去追赶上官泓元,此时就连痴情的道明也不敢再痴情,与宗门大事相比,情爱一事自然要放一边了。阮莹玉与道沁也走入房间内,道斋乃“清心宗”掌门,众人的师兄,谁会不关心他?许多人,都是道斋看着长大的,其感情,可不是此代弟子可比的。

  彭飞羽率先说道:“嗯,此次我们一起出去,许多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们龙首峰只能出去三人,需要留下一人照顾清韵、汐柔、以及孩子。”

  祁宏一怔,道:“我去找猛常,让他去组织人手。”

  俩人不约而同的笑了出来,好像一对奸诈的商人一般。不光是“清心宗”如此,其余三派纷纷派人前去,但此次出来,东宫昕吟却改变了许多,眼神比以前阴狠许多,虽然依旧是独臂,但背后却背着一柄宽剑,正是震惊天下的“凶器”,此时宽剑已经被东宫昕吟收服,但“七禽羽扇”依旧再手中。

  三派之人都没有改变,依旧是往常那些人,但“九幽谷”安静了许久,此时出来的只有董云儿三人,芷萱与朱雀消失了许久,任何人都不知道俩人去哪了,或许勾魂、夺魄二人知道,但二人更加神秘,无人能看见俩人。

  此次“梵音宗”,人数没变,但变得只有了静,也不知是否是受了刘启的刺激,蛮荒回来之后,就一直闭关不出,三个月前出关,已然到第八层了。了静此次出来,就想与刘启比试一翻,继续当初俩人的比试。

  众人都以“雷泽”为中心,就连“云梦泽”的修士也纷纷退出,前往雷泽之中。只有刘启等人,依旧在“云梦泽”之中,此时的房间,早已恢复了原本的明亮,但却刘启卷缩在妍瑶的怀中,枯瘦的身体,与刚入“清心宗”时差不多,刘启的眼神暗淡了许多。水铃儿此时**着身体,婀娜多姿的身体无比的诱惑,但刘启显然没有心情看水铃儿。一个多月的时间,刘启不停的输送着精气,若不是刘启身体好些,恐怕早已身陨了。

  忽然间,水铃儿睁开细长的双眼,睁开的瞬间,双眼之中闪现过一丝精光,显然是心脏的创伤已经愈合。

  妍瑶一怔,轻声问道:“铃儿姐,你怎么样了?”

  水铃儿平静的看了一眼妍瑶,随即快速的冲向俩人,玉清境界的气势暴露无疑。水铃儿瞬间就把俩人扑倒在地,一手抓着一人的耳朵,怒气冲冲的看着俩人。

  刘启喘息着说道:“你快松开,我没力气与你玩闹了。”

  水铃儿气道:“你占了我的便宜,你还说我与你闹?”

  妍瑶挣扎出水铃儿的手掌,抱着刘启,道:“铃儿姐,你好了。”

  刘启气道:“我拼命救你,你还如此?”

  水铃儿如何不气,道:“废话,你说我为何如此?”

  刘启无赖的说道:“反正都如此了,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刘启停顿一下,道:“我要吃肉。”

  妍瑶一怔,随即就把包袱拿了过来,拿出里面的肉食就递给刘启,刘启也不嫌弃是否凉了,自己大口大口的吃着。水铃儿却怒气冲冲的看着刘启,脸上的怒气,心中的温暖,俩人能不要命救自己,水铃儿如何不高兴?虽然方法有待考虑,但已经如此了,水铃儿也不在意什么了。

  房间之中也安静了下来,只有刘启吃饭的声音,有如野猪一样。~

  七天之后,“云梦泽”内再次出现三人,三人自然就是刘启、妍瑶、水铃儿了。此时的妍瑶,正在搀扶着刘启,一身似雪的白衣依旧那么的脱俗,清秀的脸庞、亮丽的长发,婀娜的身材,与刘启在一起,当真是天壤之别。但妍瑶此时却带着一丝笑意,好像十分开心一样。

  水铃儿的衣裳都是妍瑶的,妍瑶的衣服又都是白色的,俩人在一起,当真像姐妹一样。水铃儿早已没有几天前的病态,此时再次恢复原本的神情,身上下散发着高雅的气息,但高雅之中不失妩媚、妩媚不中不失活泼,活泼之中不失端庄、稳重。细长的眸子充满笑意,此时水铃儿正在刘启的背上,悠然的看着刘启。

  刘启早已没有几天前的模样了,但身体与平常比,依旧是瘦了许多,但却背着水铃儿。水铃儿丝毫没有感觉到不妥之处,理所应当的享受着俩人的服务。

  刘启停顿下来,回头看着撑伞的水铃儿,道:“你可知道,我现在已经没有力气了,你能否下来行走?”

  水铃儿妩媚的看着刘启,嗲声嗲气的说道:“可是你把我弄一点力气都没有啦。”

  刘启气道:“我那是救你,何况你已经休息了七天了,你还没好?”刘启停顿一下,道:“你别太欺负人了,不然我把你扔下去了。”

  水铃儿嫣然一笑,道:“好阿,正好我想回家,与娘说说你是如何救我的。”

  “你…”刘启被气的说不出话来,随即哼了一声,再次的往前走去。

  三人随后再走了七天,七天的时间,水铃儿一直欺负着刘启,除了刘启寻找蚕时,就没有下过刘启的背后。妍瑶一直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笑容看着俩人,水铃儿已经恢复了,没有比此更让妍瑶高兴的了。妍瑶任由俩人胡闹,但若别人,妍瑶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的。

  第八天,刘启三人在一处古树下停顿下来,此树的叶子很大,叶子上都有着一个一个的白色虫子。刘启自然不认识,但水铃儿如何不认识?提醒之下,刘启才在此停顿下来,但一个一个的蚕却非常的悠然,依旧再吃着树叶,好像不知道刘启等人要抓它们一样。

  水铃儿跳离刘启的背后,舒服的呻吟一声,道:“唔,这么多天,身体都快不会动了。”

  刘启如何不知道水铃儿是装的?但水铃儿的一切都是为了俩人,刘启也不与之计较,道:“这些东西有攻击力么?”

  水铃儿嫣然一笑,道:“你去试试就知道了。”

  妍瑶早已熟悉水铃儿的一切,此时插嘴道:“小心一些,我用法宝取也可。”

  水铃儿一怔,道:“此蚕很脆弱的,稍有不慎,则会死亡的,如此多的蚕,要想再找,可不容易。”

  刘启点了点头,道:“你们在此等我,我去抓去。”刘启停顿一下,道;“小心些,此地妖兽颇多,别被妖兽偷袭了。”

  水铃儿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神情,刘启如此欺负她,如此的对她,水铃儿自然要报复刘启了。刘启却没有注意到水铃儿的眼神,手中法诀一掐,一块似有似无的雾气就出现在脚下,雾气托着刘启往上飞去,刘启手中拿着一个棕色木匣,随即的看着正在吃叶子的蚕。

  忽然间,所有的蚕眼睛之中都闪现精光,众蚕纷纷停顿下来,一个个把身体仰了起来,全部都盯着刘启看。刘启一怔,奇怪的看着这些蚕,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异变突起,所有的蚕嘴中都喷出一根根的丝线,丝线全部都向刘启打去。刘启刚想躲避,但听见水铃儿的声音,却放弃了逃跑。

  水铃儿笑盈盈的喊道:“你不要躲避,它们好不容易吐丝了,躲避过此次,下次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吐呢。”

  刘启看着一个个好像受了刺激一样的蚕,自己的身体上瞬间多出一层紫色的光罩,所有的丝线全部喷在光罩之上,刘启不敢躲避,只好任由它们喷自己。可蚕丝越来越多,刘启也被逐渐的淹没起来。

  刘启问道:“就这样让它们一直下去?”

  水铃儿看着一个个小蚕,奋勇的喷着丝,道:“等吧,等它们喷够了,我们的丝够了,就可以出来了。”

  妍瑶疑惑的问道:“那他何时能出来?”

  水铃儿皱着眉头,道:“取丝线很费时间呢,大概也要三、四天吧。”

  刘启如何不气?现在终于知道了,水铃儿是在报复自己?刘启如何不委屈,自己拼命救水铃儿,被欺负了七天不说,此时还要忍受此等事情,倘若不是水铃儿,倘若不是为了妍瑶,刘启早已拿出“玄芒神剑”劈了过去。

  忽然间,刘启一怔,此时想起“玄芒神剑”才想起来,如此低级的妖兽,“玄芒神剑”的光晕自然可以弄晕它们。刘启瞪了一眼水铃儿后,把自己背后的长剑取了下来,长剑一现,立即通体发紫,长剑离开刘启的手中,紫色的光晕不断的往四周扩散,所到之处所有的小蚕纷纷呆立当场,再也不能挪动一下。

  水铃儿一怔,显然是把刘启的“玄芒神剑”给忘了,本想捉弄一下刘启,此时也无可奈何了。妍瑶嫣然一笑,没有说什么,只是跃上高空,开始把蚕放入木匣之中。

  刘启笑呵呵的降落在水铃儿的身边,光罩上的蚕丝依旧保留,刘启道:“取下来吧。”

  水铃儿瞪了一眼刘启,不情愿的开始取丝,边取边说道:“此次便宜你了,以后看我如何收拾你。”

  刘启一双单凤眼中露出狭隘的神情,道:“你不愿意让我那样?”

  水铃儿一怔,嗔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妍瑶在此,你还敢调戏我?调戏我也就算了,是否代表日后你也要如此调戏别人?”

  水铃儿的声音很大,虽然在雨水之中,妍瑶依旧可以听见。妍瑶的眼神再次变得冰冷无比,妍瑶平静的看着刘启,平静的妍瑶更让刘启害怕,刘启尴尬的笑了笑。

  刘启看着妍瑶,道:“她乱说的,我岂会如此?我只是与你们这样而已。”

  妍瑶没有说话,继续捡着蚕放入木匣内。

  水铃儿嫣然一笑,道:“知道怕就好,以后若没有我的同意,你不准如此对我。”

  刘启摇了摇头,道:“倘若不为救你,我岂会如此?”

  水铃儿嫣然一笑,眼神之中同样出现狭隘的神情,道:“我的身体七天会发作一次,发作的时候,我允许你那么对我。”

  刘启没有再说什么,没有同意,也没有否认。妍瑶也早已收拾完蚕,再次降落在俩人的身边,妍瑶也开始帮着水铃儿收拾丝线。此时,远处忽然间有一只九尾怪猫走了过来,怪猫的身体有三尺左右,身体上还驮着一只手舞足蹈的小猴子,两个雪白的小东西到来,让死气沉沉的云梦泽中出现一丝生机。

  突然间,两个小东西“喵喵…吱吱”的叫了几声,犹如一道白色闪电一样,快速的向刘启三人冲了出去。

  刘启一怔,道:“你们怎么来了?”

  此小猫与小猴子,自然就是小白与小雪了,几日不见,小白又增长了许多,小雪也胖了许多。它俩本该陪伴惜瑶,刘启哪能想到,它们突然来此?小白三尺长的身体瞬间扑入刘启的怀中,小白如此一扑,小雪瞬间摔入淤泥之中,雪白的毛发变得污垢无比,小雪气的再次“吱吱吱”的叫了起来,两个小拳头也比划了起来。

  刘启抱住小白,小白不断的舔着刘启,长时间不见,显然是思念刘启了。妍瑶也走了过去,抱起趴在淤泥中的小雪,妍瑶也露出一丝笑容。

  刘启问道:“你们怎么来了?惜瑶与娘呢。”

  小雪自己站在淤泥之中,发出“吱吱吱”的声音,两个小爪子也不断的比划着。

  妍瑶一怔,道:“娘让你们来的?”

  小雪抓着自己的脑袋,咧嘴笑了出来。

  刘启摇了摇头,道:“既然如此,就跟着我们吧。家中可好?你们出来了,谁陪着惜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