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商界大亨 > 第九百零二章 其道还其身的报复

第九百零二章 其道还其身的报复

  如果挑选对公司最重要的两个人,那么毫无疑问一是客户,二是股东,客户不用说,公司存在的宗旨就是为客户服务的;而股东,字面意思是对公司享有权力和义务的人,实际上可以理解为公司的老板,公司里不论是桌子椅子还是银行账户里的钱,有一部分就是老板的。

  现在柳立志好不容易应付完了公司的这些大客户渠道商,他紧接着又要去面对未来集团股东们的责难了。

  柳立志很快离开了未来大厦,然后出门去到了平里的一处私人茶楼,柳立志由茶楼服务员领着来到了某个包间。

  知道自己要面对着什么,但柳立志还是暇有闲心的在门口先略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然后才让服务员帮自己敲开了包间的门,柳立志大踏步走进包厢。

  包厢里,几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上座上,下面是十来个中年人,这些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就算现在柳立志进来,他们也只是抱以冷哼。

  港城股市那边连续三天的暴跌,已经让这些股东们的资产规模缩水超过四成,现在这些股东见到柳立志没有立刻上去把他给大卸八块,就已经是念在他过去为公司兢兢业业的情分上了。

  柳立志进来还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就见上座为首的一位老者先说道:“现在终于想通,舍得出来啦?身为未来集团的董事长,居然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宿醉两天,什么事情都不管,你也真是好出息!”

  上来就被人当面这么质问,这要换成其他人会有些下意识怯场,但柳立志却仍然站的笔直:“港城那边的事情我知道,但那只是和洋垃圾事件一样,都是有人在背后操纵的,所以我认为那并不是什么大事。毕竟股民跟风,一旦有任何一点风吹草动他们就会盲目做决定,并且他们还和鱼一样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只要未来集团以后做点成绩出来,我们一样还能重回巅峰。”

  “重回巅峰?柳董真是好大的雄心壮志,只是不知道你准备该怎么做呢?”左边那位老者问。

  对于股东们最关心的问题,柳立志在过来的路上当然已经想好了:“我们现在主要的问题是压在自己自己身上的负面影响,只要能清除这个影响,其他的都不是问题。而要想最好的清除负面影响,我认为最好还是从飞船公司和他炮制的洋垃圾这里入手。”

  柳立志双手撑在桌子上:“而我的想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初他们举报我们,那么现在我们自然也能还他们一个举报!”

  柳立志说话信心满满,不过这些股东们的表情却一点看不到任何高兴的模样,仿佛对他并没什么信心一样,甚至还有股东警告他:“柳董你最好是能做出结果,否则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不放过我?你们凭什么不放过我?这个未来集团是我柳立志一手创立并发展起来的,要是没有我柳立志,未来公司仍然还只是一家在中关村做电脑组装的门店好吗?和龙腾大厦里面那些白痴们一样!

  柳立志很想破口大骂,不过他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是默默离开了包间,只是柳立志心里暗暗发誓,自己有朝一日一定要把公司股东给清理一遍,不能让他们这么嚣张!

  在他看来,这些股东根本就是一群废物,当自己在外面拼死拼活跑客户,想办法给未来集团开拓市场,去国外谈芯片进口,谈芯片价格垄断的问题等等,而这些股东就只会坐在茶楼里指手画脚给自己碍事添堵。

  回到未来大厦,柳立志直接找到杨方元和公司几个高层开会,在会议上,柳立志直接说出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想法。

  作为跟柳立志最合拍的总经理,杨方元很快get到了他的点子:“董事长,我认为既然我们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我们就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想办法把这个事情的影响搞到最大,我认为我们不光要在媒体面前公开举报,甚至我们还得准备一台肯定有问题的飞船电脑。”

  其他人很快意识到了杨方元的打算,一位副总惊讶道:“杨总你这是打算栽赃嫁祸吗?”

  杨方元却不以为然:“什么叫栽赃嫁祸,你会不会说话?我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初飞船电脑不就是这么对我们的吗?那现在我们也这么做有什么问题?”

  这些副总还要说什么,柳立志却狠狠一摆手:“我觉得这样没什么问题,飞船那边做得初一,我们又怎么做不了十五呢?”

  所有人都噤了声,如果是杨方元,他们还敢抗争一下,但是柳立志,他们要是不想换工作,就只能老实听令。

  随后柳立志和杨方元简单讨论了一下事情的细节,就让杨方元去做了。

  会议结束,一位副总私底下找到了柳立志,他向柳立志表达了自己对这次事情的担心:“董事长,我认为这个计划还是有待商榷的,毕竟这是栽赃嫁祸,万一要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可不好收场。”

  柳立志却反问他道:“我们为什么要收场?”

  这位副总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柳立志接着说:“我知道你是一个正直的人,觉得这些是不光彩的歪门邪道,但商场如战场,就是得尔虞我诈无所不用其极才行,因为你不吃掉别人,别人就会把你连骨头渣子都不剩的吃掉。”

  “董事长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当初洋垃圾的事情是他们在背后搞鬼,现在我们只是报复,不过我现在担心的就在这里。”这位副总苦口婆心的解释,“既然这个事情是飞船公司搞出来的,那他们又怎么会不防着呢?要是我们举报查出来没问题,那最后难堪的还是我们呀!”

  柳立志戏谑的看着他:“我想你可能忘记了一件事,还记得当初我们跟飞船公司在零售市场上竞争,他们利用我们的销售补贴大批进货未来电脑的事情吗?”

  “当然记得。”副总点头,他明白了柳立志的意思,“董事长您是说……”

  “既然他们囤了那么多货,总不能拿回去压仓库吧?他们总得再卖出去,那么既然都是我们未来电脑的货,难道他们以为自己就能逃得掉洋垃圾吗?”

  柳立志接着又说:“好吧,我算那个周铭又魄力,他敢把所有货都藏起来不卖,就为避过这阵风头,那也没关系,因为我并没有指望这次简单的举报就能拉他们下水,我只不过是要借着这次事情转移全部对准我们未来集团的矛头,只是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使用洋垃圾这个事情并不是我们未来集团的错,而是整个行业的潜规则!”

  话说到这里,柳立志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他并不打算一个举报就能定性什么,毕竟飞船公司那边既然敢举报,哪能没点防备呢?

  但就算他有防备又怎么样,就算最后的结果能证明清白又怎么样,柳立志就没打算等结果,他会利用出结果这段时间,不断在背后跟媒体合作,不断递出一些“猛料”,表明现在国内的电脑行业就是这么黑,并不是未来集团一家,而是所有人都在这么做!

  等各路媒体的狂轰滥炸让普通人都相信国内电脑行业就是这么肮脏,大家都是在利用洋垃圾,那么最后即便质监局有了结果,也改变不了什么。

  “这么和你说吧,除非当初飞船公司在举报的时候连带他们一起举报了,否则这一局他们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避免的!但是……谁又会举报自己,无缘无故让质监局介入调查呢?”柳立志兴致昂扬的说。

  这位副总无话可说了,的确大家都是做企业的,谁都不想和官家打交道,哪怕明知道自己没问题也不想去多这个事,柳立志以这一点为突破口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杨方元的工作能力是没的说的,又或者是他也早就想到了这个办法,只是一直没说出来而已,总之当柳立志最后拍板决定以后,不过短短半天时间,杨方元就把一切安排妥当了,然后到了第二天,杨方元亲自带着一台电脑去了质监局,另一边他也安排人带着电脑去了消费者协会,在这两个地方,都事先安排了很多记者。

  当杨方元从车上走下来,这些早早过来蹲守的记者们立即全拥过来了,按照事先准备好的剧本七嘴八舌的询问他来这里是为什么,怎么会来质监局,是申诉还是别的什么。

  面对这些镜头,杨方元停下了脚步,十分坦然的接受了采访:“就在几天前,我们未来电脑在这里遭遇了很不好的事情,但是我们不抱怨不憎恨,我们完全信任质监局的抽查结果,不过我今天来这里,并不是要申诉或者别的什么,而是为了整个电脑市场的公平与正义,我们是来举报飞船电脑使用洋垃圾的!”

  杨方元说着随手一挥,他身后的工作人员就从车上搬下两台印着飞船电脑商标的电脑,杨方元告诉记者们:“这是我的一位朋友前几天买的飞船电脑,这几天洋垃圾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我朋友不放心于是委托我帮他检查,结果发现这两台飞船电脑,果不其然也都使用了洋垃圾!”